天域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 第七百四十章 生擒玉龍,副帥叛逃!【感謝賞花品玉10000打賞!】
    “只怕菩薩承受不起。”

    陸青峰腳下一動,就往廣力菩薩掠去。

    手中青竹杖揚起,作勢要砸。

    廣力菩薩持劍上前,欲要與陸青峰斗戰一處,口中還在笑道:“說起來,元帥與我佛門大有淵源——”

    顯然。

    這位廣力菩薩是知道陸青峰出身的。

    “淵源?”

    陸青峰見著廣力菩薩臉上笑意,心中厭惡,那青竹杖還未落下,背后便猛地升起五色神光,沖著廣力菩薩手中寶劍輕輕一刷,就將那寶劍刷走:“知道本帥根底,還敢如此拿大!”

    冷哼一聲。

    青竹杖這才砸了下去。

    “不好!”

    廣力菩薩也是得意忘形,見這位天蓬元帥持青竹杖來攻,以為要跟他比拼武藝,壓根沒往‘五色神光’這方面去想。

    一下子就著了道。

    砰!

    那青竹杖砸來,廣力菩薩只得雙手結金剛法印去擋。金光閃,瞬間破碎,被砸的倒飛出去,跌了幾個跟頭。

    陸青峰不喜這位菩薩。

    揚起竹杖,三兩步追趕上去,再次砸下。

    “好個天蓬!”

    廣力菩薩哪肯吃虧,忙將金剛法印換作不動明王印,穩住身形。念動間,就有一尊法相金身跳出,三頭六臂,金光閃閃。

    這是廣力菩薩西游之后,皈依佛門,修行佛門大法修持而出的金身法相,乃是他一身佛法彰顯。

    戰力之強,不下本尊。

    六臂各持兵刃,去打陸青峰。

    廣力菩薩穩住身形,大手一揮,就有萬水聽從,化為龍吟,向著陸青峰咆哮而來,欲要吞噬。

    “五色神光?”

    “倒要看看如何破我大法!”

    廣力菩薩畢竟是西游五圣之一,氣運在身,早已修成金仙道行。又是佛道雙修,手段不俗。

    “雕蟲小技。”

    陸青峰卻不懼。

    依舊將五色神光祭起,刷的廣力菩薩那法相金身連連后退。倒退三步,手上六件兵刃就全都不見。

    任由他施展何等神通,也難應付。

    陸青峰又持青竹杖,運轉神通,將那水龍打的破碎。

    自始至終。

    輕松寫意。

    全無半點勉強。

    “這天蓬的五色神光,已經得了一絲先天真意,假以時日,怕是不弱孔雀大明王。”

    廣力菩薩此前僅是聽聞,不以為意。

    紙上得來終覺淺。

    如今真正碰上,才知道厲害,曉得難纏。祭出神兵,就要被刷。不出神兵,又要處處吃虧。

    實在難纏。

    “難怪靈吉菩薩跟十八位羅漢尊者都沒在他手上討了好。”

    廣力菩薩心下一緊。

    陸青峰卻不管那么多。

    將青竹杖握在手中,閑庭信步間,往左邊揮一下,往右邊打一下。

    看著輕飄飄,但唯有廣力菩薩才知道,這竹杖內里有沛然大力,有加持種種詭異神通。

    他那法相金身根本承受不住,已經出現裂紋。

    再這樣下去,早晚要被打的破碎,損失不小。就連他這本尊,也被打的皮肉筋骨無處不痛,險些連法力都難匯聚。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廣力菩薩知道這次輕敵了,當下再不保留。

    嗷~

    一聲龍吟,即退了人身,換了頭角,渾身上長起金鱗,腮頷下生出銀須,一身瑞氣,四爪祥云。

    這是顯了玉龍本相。

    “等的就是此時。”

    陸青峰大笑一聲。

    當即也將肉身變化,顯出三頭六臂,各持兵刃。那斧鉞、弓箭、神戟、竹杖,各自加持神通,照著法相金身一齊砸去。

    轟!

    一聲巨響,金身被砸的粉碎,法相難顯化,散作漫天光點,就要回歸本尊。

    “走?”

    “哪里走?”

    這法相金身是這廣力菩薩修行不知多少元會,才凝練出來,內里有功德、有業力,更有無量法力。一旦煉化,至少能令一位金仙增長數十、數百個元會法力。

    如此寶物。

    陸青峰豈會放棄?!

    早就蓄勢,五色神光一刷,將破碎金身一氣刷走,空中金光頓時消失。

    “天蓬!”

    “還我金身!”

    眼見法相金身被奪,廣力菩薩怒極,龍爪擒瑞氣,織就蓮臺,就要向陸青峰鎮壓下來。

    陸青峰早有防備。

    在砸碎金身時,手中銅鐸就在蓄勢。蓮臺落下時——

    叮鈴鈴!

    銅鐸輕輕搖晃,發出輕響,霎時間,蓮臺頓住,連廣力菩薩這玉龍真身都有一瞬間的停滯。

    陸青峰要的正是這一瞬間。

    將手中仙索往著廣力菩薩一拋,在后者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便捆了個結實。

    跌落虛空。

    化為泥鰍大小,掙脫不得。

    “拿了!”

    陸青峰收了三頭六臂,手持青竹,喚來‘西路直月將軍’押助玉龍。六翅上前,手中兵刃散發森芒,寒意滲人,架在玉龍頸脖上。

    “還不住手?”

    “難道要本帥將你家三太子大好頭顱砍下來不成?!”

    陸青峰望著還在與天罡大圣爭斗的天龍大將,揚聲喝道。

    “元帥息怒。”

    那天龍大將忙的跳出站圈,不跟天罡大圣糾纏,來到陸青峰跟前,臉色難看。

    “元帥。”

    天罡大圣沒了對手,也折返回來。見被六翅架刀的玉龍,心下暗暗叫遭,有心爭辯。

    陸青峰卻不耐煩擺擺手,斥道:“速回陣中!”

    天罡大圣心中一沉。

    回轉陣中,冷著臉不說話了。

    另一邊。

    跟隨廣力菩薩的四位天龍將軍,一個個也都臉色難看。有的心驚,有的忌憚,不敢激怒跟前這位天蓬元帥,只得道:“我家菩薩多有得罪,還請元帥海涵。”

    陸青峰目光落在其中一位天龍將軍押解的惡蛟身上。

    那天龍將軍當即會意,忙將惡蛟牽著上前,道:“惡蛟在此,任憑元帥處置。”

    這惡蛟道行不低。

    倘若收服,廣力菩薩座下必將又添一位天龍將軍,實力大增。陸青峰索要,廣力菩薩自是不愿讓出。但眼下性命都在陸青峰手上,也顧不得再多了。

    “早該如此。”

    陸青峰臉色陰沉,看向這四位天龍將軍,冷聲道:“速將此地佛兵撤走,再去請‘托塔天王佛’、‘八寶金身羅漢菩薩’前來一見。三日后,若不見人,本帥便斬了這孽龍!”

    陸青峰伸手一指被縛在地,難以動彈的廣力菩薩。

    言語中。

    殺氣森然。

    “元帥。”

    “這——”

    天龍將軍看著玉龍,又看向陸青峰,臉色一變。

    陸青峰不愿多費口舌,只道:“膽敢多說半個不字,本帥這就斬下孽龍頭顱,讓爾等回去交差!”

    這般威脅。

    四位天龍將軍哪敢多說,連忙撤去數十萬天龍佛兵,急匆匆就往西境趕去。

    雖說他們覺得這天蓬也就是嘴上厲害,實則不敢下殺手,畢竟廣力菩薩身后,不但有佛門,還有西海,還有花果山。

    真的殺了,哪怕玉帝也護不住他。

    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他們對這個新任天蓬都不熟悉,萬一就是個愣頭青,氣不過下不來臺階,當真將廣力菩薩給斬了。

    那就可傻眼了。

    “天蓬厲害。”

    “速去請托塔天王佛與八寶金身羅漢菩薩吧!”

    一路急行。

    回轉西境。

    ……

    這一邊。

    陸青峰擒下廣力菩薩,命眾將安營扎寨,喚來諸將。

    主帥營帳中。

    陸青峰坐在上首。

    一眾天河上將匯聚,神色各異。

    場上眾將全都知道,自家元帥神通厲害,戰力超群。但也沒想到,居然這么輕而易舉就將大名鼎鼎的廣力菩薩給擒下了。

    回想元帥往日戰績。

    有的心驚,有的自得,有的卻有些心虛。

    陸青峰眸光掃過,落在高刁北翁神將軍、長顱巨獸大將軍、威劍神王大將軍這三位上將身上。

    三將渾身一緊。

    長顱巨獸大將軍心念急轉,最先動彈,幾步出列,沖著上首陸青峰拜下,口中道:“末將無能,沒能擒住惡蛟,還請元帥降罪!”

    高刁北翁神將軍、威劍神王大將軍兩位上將,低著頭,臉色難看。

    他們三人奉命去擒惡蛟。

    卻不愿出力,任由廣力菩薩將惡蛟擒了去,也不爭取。

    要說罪責。

    可輕可重,可有可無,全在乎上首那位元帥心思,還真是不好論。

    但想到方才陸青峰兇威,又感受到上首投來的不善目光,心下一嘆,也齊齊上前,拜道:“末將無能,請元帥降罪!”

    “這次姑且記下。”

    “再有下次,本帥定斬不饒!”

    陸青峰口中斥道。

    語氣不善。

    這些個上將,表面上一個個都服氣的很。大戰臨頭,卻個個都在渾水摸魚,欺他這個天蓬根基淺薄。陸青峰可不是昔日托塔天王,他執掌天河,天河部將認打認罰,生殺予奪全乎一心。

    沒有那么多彎彎繞繞。

    不服氣。

    不出力。

    要么走人,要么治你個不聽軍令之罪,斬了項上人頭。

    呵斥一聲。

    三將心頭反倒一松。

    陸青峰讓三將退下,眸光一轉,看向天罡大圣。

    這位副帥本是眼觀鼻鼻觀心,見陸青峰目光投下,才上前道:“廣力菩薩背靠佛門,又出身西海,與花果山也交情不淺。還請元帥三思,切莫意氣用事。”

    這天罡大圣卻不是自請降罪,反倒是勸起陸青峰來。

    這話若是青丁都司王立,亦或是天璣上將章庶來說,陸青峰能聽得進去,知道是真心為他。

    但你這個天罡大圣。

    先是抗命不遵。

    后又消極怠慢。

    此刻不但不知檢點,還說出這等話。只怕不是為陸青峰著想,純粹是要動搖軍心了!

    “意氣用事?!”

    陸青峰氣極反笑,喝問諸將:“違抗軍令,動搖軍心,該當何罪?!”

    “啟稟元帥,論罪當斬!”

    青丁都司王立出列,口中朗道。

    “好啊!”

    “來人,速將天罡大圣拿了,推出營門外斬首示眾!”

    陸青峰呼喝一聲。

    帳中一眾上將面面相覷,營帳外進來兩員軍法神將,望著天罡大圣,也不敢動手。

    陸青峰怒道:“軍法官還不動手?”

    一言出。

    手在案上一拍,就有一鐘一印落下。

    印是天蓬印。

    鐘是憾帝鐘。

    皆是玉帝賜下,代表天蓬權柄。

    但見那印照著天罡大圣頭頂一砸,頓時元神困頓。接著憾帝鐘落下,將天罡大圣困住,動彈不得。

    陸青峰抖手就將青竹杖拋出。

    六根清凈法施展,青竹杖化為青光,將天罡大圣捆了個結實。

    天罡大圣都還沒反應過來,也沒想到陸青峰會如此狠辣,如此果決,眨眼間就被擒住,心底發怒,張口罵道:“清凈道人!我為副帥,鎮守天河數個量劫。你這般乳臭未干的小兒,安能殺我!?”

    “聒噪。”

    陸青峰擺擺手,沖軍法神將喝道:“速速帶下,斬首示眾!”

    “是。”

    見元帥發怒,見副帥被擒。

    兩位軍法神將不敢遲疑,沖天罡大圣低聲道了句‘得罪了’,便一左一右,扶著天罡大圣除了營帳。

    一直未曾出聲的‘九天殺童大將’見狀,出列求情道:“天罡大圣言語有失,脾性惡劣,但罪不至死。如今正值用人之際,還請元帥饒他一命,讓他戴罪立功。”

    這才對嘛。

    主帥要斬將,自然該有人出來求情才是。

    其他諸將也會過意來。

    紛紛出列,給天罡大圣求情。

    陸青峰神色松動時。

    營帳外。

    卻有神將著急忙慌來報——

    “不好了!”

    “副帥打殺軍法官,打出營帳去了!”

    賬內眾將一聽,臉色全都大變。

    賬外青光閃。

    陸青峰探手一抓,青竹杖落在手中,臉色陰郁到極致。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