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地球求生指南 > 757、光復會的陰影(下)
    這句話說出來,莊園的主人當時就蒙了,他眼神閃爍了好幾下,然后看著谷濤似乎在確認這句話的真假,看了很長時間發現谷濤似乎沒有騙他的意思,而且剛才那張名帖有自驗證系統,老頭趁著谷濤不注意驗證了一下,真真正正是那位大東方女王的人。

    軍火女王、地下世界的皇帝,她的派系根深葉茂、她的勢力盤根錯節,她在南非的傭兵集團能夠支撐一場小型的戰爭,她的武器可以顛覆一個王國的政權。

    可能這樣都不足夠描述她到底有多么強大,但即使是最猖狂的家族都明白她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同時也明白她的青睞代表著什么。

    雖然已經歷經多代,在黑手黨里也算是呼風喚雨的教父,可聽到這句話時,還是免不了驚心動魄,因為他知道,這是個拒絕不得的誘惑,任何一個家族如果能夠爭取到這個勢力的幫助和合作,那么就可以在短時間內發展成為最強的黑手黨家族。

    但這真的是好事嗎?他帶來合作意向的同時,還帶來了無盡的紛爭和殺戮,為了這僅有一份的合作條款,幾個家族會毫不猶豫的殺了對方。

    但即使是明白,這老頭也清晰的知道,他們這些人的命運在這一刻已經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給握住了,連抗爭的權利都沒有了。

    老牌的黑社會怎么了?人家要人有人要錢有錢,來明的人家不怕,來暗的人家更不怕,玩以暴制暴這一套,人家女王可是比誰都擅長,至于暗殺什么的,雖然女王從來不參與暗殺,但沒有人懷疑他們的暗殺能力,因為世界上任何一個暗殺組織都不會去接他們保護的單子,成功率為零不說,而且通常情況下殺手也是回不來的。

    所謂殺手界天榜在他們面前就是笑話,而且女王有個神奇的情報網絡,不管是誰接到了什么生意,他們都會進行聯系和溝通,如果生意內容有越界的話,他們會發出警告。

    對,一個地下組織給另外一個地下組織發出警告,說你的生意越界了,越界到了幾級。而如果一旦達到了頂級,他們就會出手干預,哪怕是藏到天涯海角都躲不開女王的魔爪。

    有人說這個軍火女王是地下秩序的維持著,但這個黑手黨的老教父知道,她能做到這一步其實并不是完全依靠著自己的能耐,而是她身后那張天羅地網,除了雄厚的經濟實力之外,還有就是得天獨厚的人力資源。

    黑手黨厲害嗎?當然厲害了,他們滲透到了各個方向,但如果真的和這種龐然大物相比的話,那真的是就像特種部隊碰到了正規軍,再牛逼的特種部隊也扛不住人家一輪炮火覆蓋啊。

    金三角厲害嗎?現在金三角干啥?全世界最大的草藥生產種植基地,還有香菇和煙草,亞洲的毒品種植區早就已經被打得只剩下一段輝煌的歷史了。那些毒梟敢不敢玩命?那是真的敢啊,可是有什么用的,人家女王通常不會直接進攻,二是會先發個消息過去,說“你這里不合規矩,限期整改”,在發通牒的同時,人家還有一張表格,會詳細細致的把那個毒梟手底下的種植園適合種植的經濟作物列在一張表上,讓他們自己勾選種什么,然后還有一份收購的合同清單。

    有人簽了自然就有人不簽,他們不服,特別是當地幾個勢力比較大的,直接旗幟鮮明的就拉起來對著干了,甚至還有一個襲擊了過去送去簽單的小姑娘。

    可是哪里能想到,那個送信的看上去是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子彈打在身上跟玩一樣,反而慢條斯理的把文件放進了可愛的HelloKitty包包里,然后笑嘻嘻的說了一句“開飯了”,接著那個襲擊她的毒梟,從上到下二百二十口子人是一個都沒有活下來,每一個都被吸干了魂魄。

    這件事之后所有人都慫了,很快金三角那個原本巨大的毒品種植基地就變成了巨大的瓜果蔬菜供應基地,瓜果蔬菜哦……

    后面就有人仔細琢磨這事,總感覺不對勁,這么大個地方,種有機瓜果蔬菜能值多少錢?有人收?甚至風聲都傳到了歐洲美洲,所有的黑幫都在觀望。

    后來還真的是就如同合同上說的那樣,這些優質的瓜果蔬菜真的是確定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因為都是比較高級的水果和蔬菜,所以價值不菲,來回一算,發現比賣毒品原料掙少不了多少,而且還有好幾個廠過來建了幾條加工生產線,專門做專供、特供水果的加工產業鏈。

    全年有收益,前后一計算,發現產業轉型并沒有帶來多么惡劣是后佛,而且相比較而言反而更加平穩和安全。反正這種事嘛,說白了就是利益和暴力參和在一起。單純的利益,人家肯定不會服,因為大部分人是不愿意涉及陌生領域的。而單純有暴力,那自然也是不行,得給人家一條活路。

    其實之前谷濤說過,最討厭的人是什么樣的人呢,就是那種跟自己信念不合但卻有堅定的自己三觀的人,谷濤從一開始就在致力于消滅所有不同的價值觀,什么玩意就求同存異,不存在的。在他的思維框架下,允許有相似的價值觀但是絕對不允許有相悖的價值觀誕生。

    認同,否則消滅。這就是他的行事方針,因為他的業務是這個世界上頭一份的,只要膽敢阻攔者就是敵人!

    其實也不是他膨脹,他不是天選之子,只是因為他要做的事情有些超乎想象的偉大而已。

    當然,現在面前的這些人不能知道他的偉大,而偉大的他也并不是來拯救這些人的,他又不是上帝。他過來的唯一目的就是玩一場游戲,一場小游戲。

    他跟著教父走進莊園大宅子的里面,這里有很多西裝筆挺的帥逼正在里頭把酒言歡,氣氛沒有想象的那么嚴肅,反而帶著幾分輕松愜意。

    谷濤看了一眼身旁那個教父一般的人物一眼,面帶笑容的走到最前方,看著面前一群面帶疑惑的人,畢竟一群白人中間突然出現一個黃種人和一只狐貍這是非常詭異的事情,而且這種地區特征十分明顯的組織里,本身自帶種族歧視。

    他走上前,仰起頭露出微笑,輕輕的拍了拍手:“我是女王的人。”

    這一句話就讓下頭開始交頭接耳起來,他們都很驚訝這個男人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黑手黨一直以來和女王那邊井水不犯河水,這次她的人突然過來是幾個意思?

    當然,冒犯是不可能冒犯的,地下世界就那么幾個人說的算,真的要把這男人趕走或者干出一些其他事情,那下一次可能就是黑手黨的滅頂之災了。

    不得不說,妖靈和超能力者介入到這個世界之后,的確是給這個地下世界的局勢造成了不可逆轉的改變,以前子彈和刀就已經是足夠威懾他人的東西了,而現在……

    看到他身邊那個有著四條尾巴的狐貍小姐了嗎?她雖然看上去溫柔典雅,但如果真的想去襲擊上頭那個奇怪而傲慢的男人,那么全場人摞在一起恐怕都不是這個狐貍小姐的對手,她也許可以一瞬間就吞下一個活人,而且子彈對她沒有任何作用,除非用女王的破魔彈,然而黑手黨并沒有這個東西。

    “這次來,是為各位帶來一個訊息,那就是女王決定跟你們其中一個家族進行深度合作,合作的內容包括三大特殊彈藥的買賣、違禁品走私許可和妖靈招募。”

    三大特殊彈藥其實就包括了破魔彈、遏制手雷和碎靈彈,這三種是專為妖靈設計的彈藥,破魔彈是廣泛適應性的彈藥,遏制手雷是可以形成一個暫時的力場來扼制妖靈高速的能力,而最后一個碎靈彈則是主要用于超能力者和修行者。這三個彈藥是女王那邊的特產,也是現在唯一能夠克制這些“超人”的裝備,她如果沒授權,誰使用誰倒霉。

    有了這些東西,槍又會成為最有效的武器,曾經黑手黨的威風就能再一次的重振起來,接下來就是違禁品的運輸了,這些違禁品當然不是毒品,女王似乎第毒品有著嚴格的限制,她的違禁品大多是一些極賺錢的暴利產業,基本上都是她的單邊產業,別的企業是邊都摸不著的東西。

    第三個條件也是同樣誘人的,現在黑手黨里也有些一些妖靈,但大多數是見不得光的、低階的妖靈,因為真正高階的、強勢的妖靈在這個時代的大背景下賺錢的途徑越來越多,比如西西里島上那個賭場里就有一個妖靈,這也是黑手黨一直容忍放縱它的存在的理由之一。

    而如果能以合理、合法的方式從女王的保安公司里雇傭正經的妖靈,這簡直是難以想象的,首先安全就可以得到保障了,接著很多業務也可以拓展了。

    那么換個角度說,這些東西全部摞在一起,那那個跟她有合作的家族真的是可以快速的膨脹成為歐洲的第一把手,家族的首領也會成為整個黑手黨的教父。

    他們的訴求可不是改變世界,他們需要的東西可簡單了。

    所以這三個條件,幾乎就成了他們不可拒絕的,他們在下面聽得是血脈噴張,每個人心里都盤算著自己的打算,拼一拼嘛,不管怎么樣只要拼一拼萬一就成功了呢?

    但他們雖然激動,可也不是傻子,因為……

    “我知道,你們有些家族正在和人類光復會有接觸,但你們應該知道,他們已經被定義為邪教,我希望各位能夠懸崖勒馬。”

    這個詞出來的時候,旁邊的教父心里咯啶一聲,這個詞……聽著可不像什么一個好詞啊,他緊張的看了谷濤一眼,但谷濤卻只是笑了笑。

    “名額只有一個,請大家自己推舉一個吧。”

    谷濤微微鞠躬,面帶笑容的走了下來,挽著狐貍醫仙就走了,全程沒有人攔他們,就這么走到門口,他們的車剛好緩緩開來,他們慢慢的上了車,在眾目睽睽下揚長而去。

    狐貍醫仙眨巴著眼睛盯著谷濤的側臉:“鋪墊那么久你就說一句話?”

    “一句話足夠了。”

    谷濤點上煙,搖下車窗:“三天,最多三天,見到成效。”

    小玉沉默片刻,靠在靠墊上:“搞不懂你們這些人,臟的很。”

    谷濤不置可否,這的確是臟啊,但小游戲嘛,不就應該這么玩的嘛。兩桃殺三士這一招,好用的很,只要把誘餌拋出去,基本上就等著魚兒上鉤就行了。

    其實有時候谷濤也覺得自己挺可憐的,整天干的事都很瑣碎,明明有很多人在下頭,但就是得自己去干很多事。青黃不接,事情又多,他能干的不就是開個頭然后再交下去么。

    人生在世,什么事是簡單的啊,作為一個硬核的專業選手,他在內心深處其實是對其他人深切不信任的,大概是因為自負吧,清單表上的事情歷歷在目,能幫上忙的人卻寥寥無幾。

    人間不值得,真的。

    “滿臉深沉的想什么呢?”

    “我在想,我總是說誰誰誰小看天下英雄,現在看來可能是我一直小看天下英雄了。”

    “因為你太傲氣了?我覺得還好吧,你可不是那種尾巴翹上天的人啊。”

    驕傲和狂傲還是有區別的,不過指望這只小狐貍去了解,恐怕是有點難,所以谷濤也懶得再解釋了,靠在座椅上吹著從佛羅倫薩飄來的文藝騷味。

    雙目無神的靜靜的等待著到達目的地。

    “不過你為什么不試著完全放手呢?我聽說過一些事,他們就說你是個家長心態,總是憂心忡忡他們搞砸,可是我師父說搞砸就搞砸了,大不了就是病人死掉嘛。”

    谷濤一愣:“握草,你講真?”

    狐貍醫仙一下沒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之后,她當時就慌張了,眨巴著無辜的眼睛:“啊……今天天氣真好ho。”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