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市井之徒 > 第0638章 歸來
    城堡里、餐廳。

    白山還坐在主位上,衣領掛了一塊白色的餐布,一手刀一手叉,享受著眼前的美食,一塊牛排,是從國外進口過來的純正牧場牛肉,一份鵝肝,倒是他自己養的,旁邊還放著一瓶羅曼尼紅酒。

    他一直都是個很有品味的人。

    或許是骯臟事情做的太多了,必須要用高雅的生活來充實自己,吸煙只吸雪茄,睡覺的被子一定要用鴨絨,諸如此類的小細節,還有很多。

    “白叔,真的能抓住尚揚?”

    蔣天鷹坐在剛剛尚揚他們那側,眼前放著同樣的食物,只不過沒有心思食用。

    尚揚在他心里已經留下陰影,被打兩次害怕是一定的,但不能說,更隱隱覺得尚揚這家伙無所不能,只要不在自己的視線之內,就一定能跑掉。

    所以心里很慌,不甘心。

    “天鷹…”

    坐在對面的蔣放低聲提醒一句,他已經把臉上的傷口清理完畢,只是鼻子不再流血,不過額頭和鼻尖的紅腫,還是難以消逝。

    其實他也很忐忑,但作為成年人城府還是有的,這么問,本身就是對白山的不尊重,尤其是剛剛發生了那樣的事,更是對他實力的質疑。

    即使有懷疑,也得憋著。

    白山知道父子倆都擔心,并不生氣,因為有蔣放的參與,自己以后又有了一項洗錢渠道,并且是萬無一失的渠道。

    他切起一塊牛肉,切口處隱隱還有些血絲,笑道:“人生無非四個字,衣食住行,其他的都是小事,與其有腦子想尚揚怎么樣了,還不如關心一下眼前的牛排…知道這快牛排是從哪運來的么?”

    蔣天鷹搖搖頭:“不知道…”

    “島國…神戶!”他說著,把牛肉放到嘴里,很仔細的咀嚼著,隨后道:“就在去年,一頭神戶牛售價五十五萬,真正能做牛排的只有那幾個部位,也就是說,我們吃這一口,價值在四位數以上!”

    蔣天鷹和蔣放對視一眼。

    他們家的情況與這類家族比不了,與尚揚也比不了,但絕對不是普通的小康家庭,其他情況不論,就是每年給他家送禮的禮品價值,加在一起都夠天天吃這種東西了。

    見過世面,沒感到驚奇。

    白山見他們倆都不開口,又笑道:“你們得有追求!不要為小事計較,就像這塊牛肉你們都不覺得驚奇,可還有一種牛肉,是在歐洲,叫黃金亞奎丹,售價大約在幾千美元每斤”

    兩人都不知道他說這個是什么意思。

    但也不能冷場。

    蔣放附和道:“我確實聽過這種牛肉,是用新鮮牛肉速凍,然后再用冷風吹,時刻保鮮,據說很好吃,但沒吃過…”

    “有見識!”

    白山對他豎起大拇指,放下手,歪頭看著眼前的紅酒又道:“再說這瓶紅酒吧,羅曼尼,康蒂羅曼尼,康蒂酒莊特級紅酒,目前市場上的售價,大約在兩萬美元一瓶,當然,這是平均價格…”

    聽到這。

    蔣天鷹下意識看了看自己酒杯中的紅酒,之前滿腦子都想著尚揚,根本沒看這酒是什么,羅曼尼他喝過,但那是孔蒂…價格差了近三分之二。

    蔣放也愣了愣,沒想到這么貴:“好酒!”

    “好么?”

    白山抬頭看了看他,笑道:“這瓶酒買的時候大約花了三萬美金,換算成本國貨幣,也就二十萬左右,聽起來很多吧?”

    兩人同時點點頭。

    “但這瓶酒,年份好的,最貴的一憑拍出三十幾萬美金的價格,換算成本國貨幣多少?你們再想想喝一口會是什么味道?”

    兩人同時語塞。

    “呵呵…”

    白山松開酒瓶道:“所以啊,人得有追求,窮人幻想富人的生活,不過是一日三餐,食能果腹、衣能蔽體,最多是花天酒地、夜夜笙歌,但真的是這樣么?”

    “不是的!”

    “我最粗俗的說,小孩吃一根雪糕不心疼”

    “成人吃一頓飯店,理所應當”

    “到你們,可以把茅臺當成水喝”

    “但上面還有人,能頓頓喝羅曼尼…”

    “最上面還有人,能喝拍賣會上的羅曼尼”

    “這是追求,是品味,也是境界!”

    燈光下的白山侃侃而談,看起來大有一副學者的樣子。

    蔣天鷹腦子轉不過來,只覺得他說的有道理,以前自己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后來被尚揚給揍了,直到父親帶著自己見到白山才知道,原來這世界上還有尚揚見到都不敢動的人,一層一層向上…

    然而,蔣放卻沒有兒子這么單純。

    聽出白山長篇大論的意味,是在諷刺自己!

    簡單的說就是,在自己眼中值得擔憂的尚揚,在他眼里根本不值得多看,就像是小孩與喝羅曼尼的人吃了一頓飯店,小孩還在擔心飯錢貴不貴,可在喝羅曼尼的人,一口酒都比整頓飯值錢…

    意識到這點。

    蔣放頓時端起酒杯,尷尬道:“白總,是我膚淺了!”

    白山眼里閃過一絲滿意的目光,如果再說不好,也就把話挑明了,端起酒杯道:“我這個人生平兩大愛好,一是享受生活,二是交朋友,放心吧,為了我的朋友,沒有任何人能在哈市撒野,不要說哈市,就連整個北方,敢蹦跶的人也沒有…”

    “明白!”

    蔣放趕緊把另一只手也搭在酒杯上,看起來愈發恭敬。

    蔣天鷹還是沒反應過來,不明白怎么回事。

    父親怎么突然說自己膚淺?

    是菜不好吃?

    酒不好喝?

    知子莫若父。

    蔣放見兒子還處于迷茫之中,繼續下去一會兒未必能問出什么話,況且讓他擔心這頓飯也吃不好,想了想,直接解釋道:“天鷹,白叔和爸爸都知道你心里有仇恨,也很關心,但是尚揚值得你關心,但你白叔出手,就像是捏死一只螞蟻一樣,明白么?剛才那個叫丁小年的,被你白叔用嘴掐滅煙頭,尚揚敢說一句話了么?”

    白山高深莫測,不開口。

    蔣天鷹迷茫的左右看看,好像也反應過來,眼前一亮,隨后道:“白叔,爸,我懂了…我懂了!”

    “吃飯吧”

    白山主動打斷:“討論這些沒有意義,吃飯、喝酒,這才是人生大事!”

    他說著,重新拿起刀叉。

    蔣放想了想,腦中也靈機一動,其實是被白山這么一說,變得更加認清現實,在認清現實的同時,更能把彼此的關系拉近一步,主動問道:“白總,我印象里,你沒有兒子吧?”

    白山手中動作一停。

    他很重男輕女,奈何就是生不出來…

    蔣放裂開嘴,笑道:“白總,其實天鷹這孩子從小體質就弱,當年有個先生說,讓他認個干爹,有了干爹,孩子的福氣就能大一些,能避禍…要不然…讓天鷹認你當干爹?”

    有了白山,以后在北方還有誰?也就更不擔心尚揚報復!

    白山顯然對這個話題也沒有準備,扭頭看了看蔣天鷹。

    蔣放趕緊道:“天鷹,你還愣著干什么?趕緊跪下,給你干爹磕頭!”

    “嘭!”

    蔣天鷹動作極其迅速,雙手推開輪椅,雙膝登時砸在地上,跪的毫不猶豫,他清楚,眼前這個爹,可比自己的親爹厲害多少倍,雖說聽過的人不多,但他發起火來,能承受的住的人很少…

    “干爹,兒子給你磕頭了!”

    “嘭”

    說完,毫不猶豫的磕下去。

    白山有點懵。

    從個人角度來說,蔣天鷹是干什么的?能是我干兒子?

    但從生意角度來說,這么敢也沒有什么不可,反倒是更有益。

    “哈哈哈…這小子!”

    白山笑容滿面的從椅子上站起來,拿開餐巾,走到蔣天鷹正前方:“既然你認我是干爹,那我是不是得有所表示?”

    蔣天鷹跪的筆直,昂著頭,充滿幸福的笑道:“全憑干爹心思,兒子不挑!”

    蔣放也站起來,笑道:“沒想到還能這樣,這是緣分,全都是緣分啊…”

    白山想了想道:“這樣吧,當下我也拿不出什么,就…再廢了尚揚一條腿,怎么樣?”

    哪是怎么樣?簡直是太好了!

    蔣天鷹做夢都想讓尚揚跟自己一樣,奈何實力不允許,現在白山主動開口,那就證明尚揚后半輩子注定是坐輪椅的命,大仇得報??!

    聲若驚雷的喊道:“干爹再上,再受孩兒一拜…”

    說完,腦袋狠狠向下砸,砸的嘭一聲。

    兩人都滿面笑容。

    可這時。

    就聽“咣當”一聲。

    飯廳的房門突然被人踹開。

    門口站著一個人,滿身是血,臉上也是血,頭發已經被血液沾到一起,完全沒有形狀,整張臉上,最為顯眼的莫過于兩顆黑白分明的眼珠,一手拎著刺刀,怒視著他們。

    “唰…”

    三人同時轉過頭。

    當看到門口的人,同時震驚的叫出來:“尚揚!”

    他們滿心震撼,萬萬不敢相信,他怎么出現在這,怎么可能出現在這?

    尚揚拎這刺刀,一瘸一拐的向里面走,一邊走,一邊笑道:“認爹呢?”

    “你們認吧,我沒什么事,等你們認完爹,我認認兒子、孫子啥的…”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