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六十六章 我喜歡長發
    酒吧里彌漫著驚悚般的死寂,莫說何菀昕和蘇塵一行人了,就是不認識楚源的人都被震住了。

    法拉利488??!

    最近在江州大學盛傳的那輛豪車莫非就是眼前這個開大眾朗逸的男人的?

    “臥槽……”不知道誰叫了一聲,雖然聲音不大,但飽滿了驚訝,撕破了死寂。

    一瞬間,人人都仿佛活過來了一樣,言語不停。

    “我日,真是488!學校那輛車是他的!”

    “這尼瑪老子還是第一次見法拉利的鑰匙,太酷炫了吧?”

    “土豪也太低調了,有法拉利都不開!”

    各種議論中,酒吧喧嘩沖天,豪車刺激得人們興奮異常。

    蘇塵呆滯地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這番打擊對他而言實在太大了。趙茜也是如此,她心臟都仿佛被撕裂了。

    以往楚源買古馳也好、租公寓也好、甚至是住別墅也好,趙茜都覺得自己依然高傲,楚源就是個惡俗的暴發戶!

    但此刻,面對著法拉利488,趙茜高傲的頭顱終于垂下了。

    她再也扛不住楚源帶來的震撼了!

    如果當初沒有甩了楚源,自己是不是已經坐在法拉利488里了?

    趙茜嘴唇發抖,看都不敢看楚源一眼。

    蔣杉和趙博然震驚之余還算可以主事,他倆趕緊道:“我們走,扶好蘇塵和趙茜!”

    他們一幫人難堪得想死,在眾多視線中,扶著蘇塵和趙茜宛如喪家之犬一樣跑了。

    何菀昕一個人跟在后面,也有點失魂落魄的樣子,此刻她的精致被楚源碾碎了。

    楚源收回鑰匙,對這群蒼蠅一點興趣都沒有。

    楊家豪反應過來,狂拍馬屁:“楚老板,我就知道你不簡單!請請請,這邊請,千笠在里屋等你!”

    蘇塵已經走了,那勝者自然是楚源了。

    能進里屋的也只能是楚源。

    人群再次喧嘩,人人羨慕妒忌恨,但沒辦法,誰能比得過法拉利488???

    在無數道視線和竊竊私語中,楚源進入了里屋。

    說是里屋,其實就是酒吧后面的辦公區,這里不止有楊家豪的專屬辦公室,還有休息室以及二樓的禁止入內區域。

    這個禁止入內區域很幽靜,跟酒吧的氛圍格格不入。

    “二樓有健身房和臥室,一般只有千笠小姐才能進入的?!睏罴液拦ЧЬ淳吹?,帶著楚源上了二樓。

    二樓門是關著的,楊家豪敲了敲門,里面就傳出千笠的聲音:“請進?!?

    楊家豪當即推開門,示意楚源進去就是了。

    楚源好奇地走了進去,然后詫異不已。

    里面滿是健身器材,什么跑步機橢圓機的自然不用多說,連拳擊臺都有。

    此刻千笠背對著門口,正在拳擊臺上打沙袋,看起來英姿颯爽。

    她穿著清涼的健身服,是那種露肚臍的,不過她還套了一件外套,所以露在外面的只有大腿。

    楚源有點懵,千笠這是打算請蘇塵來里屋打拳擊嗎?

    “這就是獨處的福利嗎?”楚源笑瞇瞇問道。

    正面無表情打拳的千笠一愣,迅速回頭。

    “怎么是你?”千笠的表情瞬間緩和了,她雙拳互擊,手套發出砰的一聲輕響。

    “是我啊?!背刺统龇ɡ€匙晃了晃。

    “488?楚先生果然不簡單啊?!鼻易旖巧蠐P,然后朝楚源勾手指:“上來吧,我是你的了?!?

    “我有點怕,還是不上了?!背创蛉さ?。

    千笠用手腕擦了擦額頭,將發絲上的汗水拭去,隨后又將外套脫掉:“熱死了?!?

    外套一脫,她那健身服就跟束胸衣似的,只遮住了最重要的部位。

    雪白的脖頸和上胸,平坦的腹部和結實的馬甲線一覽無余。

    楚源眼睛一亮,不由自主盯著看。

    “好看嗎?這本來是要給你的仇人看的哦?!鼻倚σ庥?,身體靠在了欄繩上。

    “你不會給他看的,不然你何必穿著外套?”楚源走前幾步,“多謝你幫我,說實話我挺意外的?!?

    “嗯?這么感動嗎?你不會以為我愛上你了吧?”千笠似笑非笑,又開始調戲楚源了。

    楚源聳肩:“我猜不透你的想法,不過現在我建議你跟我出去跳舞?!?

    “為何?”千笠眸子一閃,露出意外之色。

    “人人都會覺得你在跟我干茍且之事,往后你名聲沒了,藍夜千笠的招牌也就沒了,不值得?!背唇忉?。

    “所以你要帶我出去,讓他們明白我是清白的?”千笠歪了一下腦袋,棕色的短發晃了一下,顯露出幾分俏皮來。

    “是?!背袋c了點頭。

    千笠嘴角一彎,摘下手套走下來站在楚源面前,楚源又聞到了熟悉的體香,千笠的汗水都仿佛有股香味。

    “楚先生真的很會撩妹,我有點心動了?!鼻业氖种冈诔葱靥派蟿潉?,“不過我本就是要與你的敵人行茍且之事,既然他輸了,那我應當在你身上綻放?!?

    千笠的話語充滿了曖昧與挑逗,加上柔軟的手指滑來滑去,實在讓人心跳加速。

    楚源心里有了一番悸動,這個妖精太獨特了,說她騷吧又不是,說她不騷吧,她又專門干些騷里騷氣的事。

    “千笠,你別玩火,我可是個正常的男人,有欲望的?!背醋プ×饲业碾p手,她雙手涼涼的,軟軟的,手感極佳。

    千笠睫毛往上一挑,踮起腳尖耳語:“等我?!?

    她抽回了手,帶著笑意去浴室了。

    楚源冷靜了一下,看看那拳擊臺不由好笑。

    若是蘇塵進來了,估計會被千笠邀請打拳,然后被打得個半死,有個毛線的福利哦。

    不過那樣千笠的名聲依然沒了,因為蘇塵進來了。

    要想挽回千笠的名聲必須帶她出去,讓所有人看見。

    半響后,千笠從浴室出來了。

    她裹著薄薄的睡衣,里面不著一物,潔白細嫩的腳掌踩在地面上,留下了一行水印。

    楚源看過去,男人的欲望又上來了。

    “楚先生眼睛都直了,如果想要就過來唄,我與你行茍且之事?!鼻铱┛┮恍?,故意把睡衣的衣擺提起,露出了大腿。

    楚源咳了咳,轉身道:“快點啊,磨磨蹭蹭的?!?

    身后傳來忍俊不禁的笑,千笠去換衣服了。

    很快,她穿上了旗袍和高跟鞋,宛如一個端莊的民國女子,又媚又純。

    “楚先生,走吧?!鼻彝窦s似水,該回酒吧了。

    兩人重回酒吧。

    酒吧里甚是喧囂,不過不是蹦迪的喧囂,而是議論聲太多了。

    每個人都在議論千笠和楚源,猜測他們是不是滾床單了。

    一些人的言語下流了起來,肆無忌憚地討論千笠的身體。

    不過下一刻,千笠的倩影出現,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酒吧當即安靜了。

    大家驚訝不已,這是什么情況?

    千笠不是跟楚源獨處嗎?今晚又是綻放之夜,他倆肯定要干壞事的啊,怎么突然回來了?

    “千笠小姐,多謝你親自為我泡的茶,不過我可不會滿足于此,舞還是要跳的?!背催@時開口,有意讓所有人聽見。

    眾人再次一愣,然后神色各異。

    “原來是喝茶,千笠沒有上床!”不知道誰說了一聲,安心了。

    很多人都喜出望外,尤其是覬覦千笠的富二代。

    千笠還是清白的,不過是喝茶而已,楚源沒有讓她綻放!

    太好了!

    經理楊家豪這會兒也識趣大叫:“放音樂,燥起來!”

    頓時,酒吧音浪再起,整個舞池被炫目的燈光籠罩,一對對男女投入舞池,瘋狂扭動身體。

    千笠輕笑:“楚先生,來吧?!?

    她拉著楚源進入舞池,在眾人圍觀中與楚源共舞。

    楚源壓根不會跳舞,還好千笠穿了旗袍,并不能蹦迪,她就跳交際舞,跟大上海的舞女一樣,優雅知性,讓楚源不至于出丑。

    楚源身體很僵硬,還老踩千笠的腳,相當的蛋疼。

    “楚先生,我的這雙腳可是有人曾出十萬求一吻的,沒想到今晚卻被你踩腫了?!鼻易旖菐е?,還是有一絲郁悶,意外的萌。

    “我真不會跳舞,要不算了?!背锤砂桶团ど眢w。

    “為了我的腳著想,我也覺得不能跳了,不過楚先生今晚的表現很好,你想要什么報酬嗎?”千笠稍微貼近了楚源,帶著一絲調戲的意思。

    楚源看了看她的棕色短發:“我喜歡長發,不知道你以后會不會留長發?!?

    千笠眉毛一彎:“不行哦,除非我愛上了你?!?

    她收回手,跳舞結束了。

    楚源聳肩:“那我走了?!?

    “嗯?!鼻彝炝艘幌露贪l,目送楚源離去。

    很多人也在留意楚源,見他走了當即大喜,一個個跑去邀請千笠跳舞,想撿漏。

    可惜千笠全都拒絕,她雙手交叉在身后,有點調皮地回自己的里屋去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