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六十八章 青春記憶
    劉義他們全跑了的,留下楚源和蘇碧玉。

    楚源還是挺淡然的,而且他也餓了,所以多吃一點。

    蘇碧玉胃口小,喝了茶都感覺半飽了。

    她偷眼看楚源,見楚源只顧著吃不由想笑。

    “那個……楚源,你要低調,盡量不要開著法拉利招搖過市,免得招來嫉恨?!碧K碧玉打開了話題,她還是念叨著488.

    楚源笑了一聲:“你看我還不低調嗎?我每天開大眾朗逸呢?!?

    “過兩天你就開法拉利了嘛,對了,很快暑假了,你還是把法拉利開回老家吧,不要放在學校?!碧K碧玉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楚源手指一緊,老家嗎?

    他點了一下頭:“看情況吧,你不用擔心我,一起吃吧?!?

    蘇碧玉終于吃了起來,話匣子也打開了:“楚源,你是哪里人???你父母知道你買法拉利嗎?他們會不會責怪你?”

    “我是高州的,一個十八線小縣城。至于我父母,我沒見過,他們不知道去哪里了?!背凑f著,情緒難免有點低落。

    他現在知道自己的身份吊炸天,父母大概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離開的,但那又如何?

    從小缺少親情,他內心總是有一塊空缺的。

    “???失蹤了嗎?那誰照顧你?”蘇碧玉心立刻緊了起來,已經想到楚源受了很多苦了。

    “我從小寄住在小姑家里,習慣了?!背创鸬?,手指又捏緊了。

    蘇碧玉看出了楚源的異樣,小心翼翼詢問:“你小姑對你不好嗎?”

    “挺好的,也只有她對我好?!背匆槐葡露?,腦海里卻浮現了一個青春潮流的女生模樣,那是小姑的女兒,自己的表妹。

    楚源搖搖頭,呼出了一口濁氣。

    蘇碧玉頓時覺得楚源的情緒變了,似乎很氣憤似乎又很抑郁。

    蘇碧玉想詢問怎么了,但又不便問出口,只能默默地吃飯。

    兩人再無話語,直到吃完了楚源情緒才穩定下來。

    “我送你回宿舍吧?!背串斊鹆思澥?,大晚上不送女生回去可說不過去。

    蘇碧玉沒有拒絕,略顯欣喜地點頭。

    兩人一起走回學校,向著女生宿舍樓走去。

    一路上學生眾多,很多人都看蘇碧玉,畢竟蘇碧玉聲名大噪了,這個藝術系系花已經是全校女神了。

    至于楚源,他名氣不大,也就藝術系的人認識他,并且把他當敵人。

    “那是蘇碧玉吧?太可愛了吧,動漫美少女!”

    “真的是藝術系系花,媽的,她有男朋友了?”

    “那男的是誰?老子不服!”

    一路上都有不少目光,但楚源已經習慣了,才不在意。

    蘇碧玉也不在意,她甚至有點小歡喜,自己跟楚源看起來是情侶了。

    不過,作為女孩子一定要矜持,所以蘇碧玉一臉平靜,完全看不出歡喜來。

    終于,兩人到了女生宿舍里樓下,楚源擺手一笑:“我走了,你早點休息吧?!?

    蘇碧玉眼眸眨動:“等等……”

    “怎么了?”楚源回頭。

    蘇碧玉咬了一下嘴角,開始郁悶了。

    你個楚源是木頭嗎?有你這樣送女孩子的嗎?一點溫情都沒有了,送到了就走人,還問我怎么了?

    “沒什么……”蘇碧玉生悶氣,故意撅了一下嘴表示不開心。

    楚源卻徑直點頭:“那好,我走了?!?

    “你……”蘇碧玉著實氣死了,但一看楚源的目光又趕緊低頭擺弄衣角,“你也早點休息?!?

    “好的,祝你取得好成績,在香港一炮而紅?!背淳痛穗x去。

    蘇碧玉別提多氣了,抱著腦袋進宿舍樓,一路踢墻。

    死木頭!

    不能抱一下嗎?不能說點柔情的話嗎!

    直男!

    其實楚源不是直男,起碼不算鋼鐵直男,他只是有點心不在焉,腦海里還是想著老家的事。

    他一個人走到遠處的草坡坐下,抱著后腦勺躺著看起了月亮,腦海里又浮現了一個青春女孩的身影—表妹夏冉茹。

    楚源從小就跟小姑一家住在一起,由于姑父的冷眼,他飽受寄人籬下之苦,每天干盡了苦活,八歲的時候手上就滿是老繭了。

    雖然小姑對他還不錯,但畢竟姑父才是一家之主,楚源的寄住之路充滿了艱辛,比童工還要童工。

    可以說,楚源的童年是灰暗的,他不知道哭了多少次,而讓他一直堅持的大概就是表妹了。

    表妹夏冉茹比他小兩歲,現在還是個高中生,從小就是美人胚子,小區里人見人愛。

    小時候夏冉茹經常帶楚源玩,給他買好吃的,兩人比青梅竹馬還要親密。

    在童年那段極度晦暗的日子里,是夏冉茹給了他亮光,是夏冉茹讓他萌動了青春幻想。

    楚源至今還記得夏冉茹笑出小虎牙的樣子。

    但好景不長,夏冉茹上了初中后開始發育了,開始愛美了,同時也開始不樂意跟楚源玩了。

    因為楚源總是臟兮兮的,在家里又是傭人地位,帶出去唱歌都會被同學嘲笑。

    楚源生命中不多的一抹色彩就這么消失了。

    “呼?!背撮L呼一口氣,掏出了手機。

    他有小姑的微信,不常聯系,不過要放暑假了,他總要知會一聲的。

    “姑姑,我今年暑假回去?!背窗?此時,三百公里之外的一個小城市,燈火通明的豪華小區里,正在廚房做宵夜的楚寧掏出了手機。

    她旁邊,一個挺著肚腩的中年男人看了一眼:“誰???”

    “是小源!”楚寧喜出望外,忙放下鏟子道,“他說暑假回來,我得給他洗洗被子?!?

    中年男人當即冷了臉,罵罵咧咧道:“他都讀大學了還回來干嘛?不去打暑假工賺錢,整天想著白吃我們的,不準他回來??!”

    中年男人叫夏榮,是楚源的姑父。

    楚寧臉一皺:“老夏,不要這么說,小源也不容易……”

    “他哪里不容易?啥都不用干,你每個月就給他六百塊零花錢,他還想怎樣?”夏榮越說越氣,一巴掌拍在了砧板上,嚇了楚寧一跳。

    楚寧當即不敢頂嘴了,就是抿著嘴默默地做宵夜。

    而一間臥室門打開,一個身穿校服腳穿白襪的高中女生不悅道:“爸,你干什么?”

    “你問你媽,她又要你那寶貝表哥回來住,神經??!”夏榮一肚子火,恨不得給楚寧一巴掌。

    高中女生瞬間沉默。

    楚寧看她:“小冉,你表哥暑假回來,不會影響你吧?”

    楚寧想讓夏冉茹幫她說情。

    夏冉茹嘴角輕抿:“他那么大了,不方便,我同學來玩看見了怎么說?”

    楚寧神色一暗,嘆了口氣。

    夏榮這才消氣,坐在沙發上翹起了腿。

    “我們養他這么久已經仁慈義盡了,照我說啊,必須遠離窮親戚,你要是還照顧楚源,他以后畢業了肯定得賴上我們,到時候還得給他找房子找工作,甚至找老婆,那得多麻煩?”

    夏榮說個不停:“他這一輩子就那樣了,幫不了,是死是活隨他,總之別煩我們就行了?!?

    楚寧聽得一臉苦澀,不死心地問夏冉茹:“小冉,你跟楚源那么要好,讓他住一下有什么大不了?”

    夏冉茹轉身回房:“他成年了,該自己賺錢養自己了?!?

    “小冉哪里跟他好了?那都是小時候的事,說到小時候我倒是樂了?!?

    夏榮嗤笑起來:“還記得小冉十歲生日那天嗎?楚源竟然說長大了要娶她,要給她買車子,讓她住別墅,當時我就給了楚源一巴掌,小小年紀就癡心妄想,我們小冉是他配得上的嗎?”

    夏榮對自家女兒十分自豪,女兒不僅成績好長得好看,而且為人處世十分靈活,每次帶去公司都能惹得老板笑呵呵。

    而且小區里住別墅的有錢人竟然都來提親了,雖然只是開玩笑的,但不可否認,只要夏榮愿意,他的女兒隨時可以嫁入富裕家庭,自己的事業也能順風順水。

    現在當經理,以后就能當董事長!

    “好啦好啦,我幫小源找個租房住吧?!背幍皖^道,放棄讓楚源住家里的想法了。

    江州大學草坡,楚源收到了小姑的回信。

    “小源啊,最近小冉學業繁忙,你姑父又剛當上總經理,每天要在家處理文件,你住進來不太方便。你放心,我會為你找一個特別好的公寓的,歡迎你回來!”

    楚源看后回了一個嗯,收起了手機。

    月亮半缺,夜涼似水,楚源腦海里又不禁浮現了那個笑出小虎牙的少女,現在,她還會對自己笑出小虎牙嗎?

    或許再無交集了吧。

    楚源起身,拍了拍腿上的雜草,大步離去。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