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六十九章 外賣和豪車
    臨近暑假,江州大學的氣氛燥熱了起來。

    畢竟長假要來臨了。

    楚源也準備好放假了,他送了蘇碧玉去市里學院進修,又跟林思涵和劉義他們說了自己要回老家。

    也沒過多少時日,暑假正式來臨。

    楚源也徹底掌握了開車技巧,收拾好行李,開著自己的法拉利488就走。

    雖說現在法拉利488的熱度已經不高了,可當學生們看見法拉利從校道駛過依然震驚不已,很多人甚至追著拍照。

    “我靠,488啟動了!”

    “車主是誰啊,有人看到嗎?”

    “媽耶,太低調了,不愧是開法拉利的土豪!”

    楚源并不在乎外人的目光,他現在心思比較復雜,腦海里總是想著老家的事。

    一路走走停停,由于楚源還不能上高速,也不敢開太快,所以三百公里的路他愣是走了一個白天。

    早上從江州出發,傍晚才到高州。

    一入高州,楚源立刻感覺到了一股撲面而來的熟悉氣息,這是他童年的記憶。

    高州是個十八線小城市,繞城一圈都不用一小時,楚源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這里的繁華程度自然遠遠不及江州,因此楚源的法拉利488一入城就引發了轟動。

    他在等紅燈的時候,連旁邊車里的人都開窗拍照,路邊的行人更是停下來張望,驚嘆不已。

    楚源不由有點恍惚,想起上一年的暑假,他還在街邊發傳單賺錢,今年暑假卻坐在法拉利里面吹空調。

    有錢真好啊。

    楚源感嘆了一聲,而紅燈也結束,他踩下油門往表妹家駛去。

    不料一輛電瓶車忽地竄出來,驚得楚源趕緊踩剎車,輪胎發出劇烈的摩擦聲。

    而那電瓶車主也嚇得個半死,不受控制歪了車頭,啪地摔地上去了,車上的外賣都滾了出來。

    他是送外賣的,急著趕路闖了黃燈,差點跟楚源相撞。

    楚源有點冒火,這人不要命啦?

    他當即下車,那地上的小伙子捂著腿站起來,滿頭大汗,驚慌失措。

    他自然認出了法拉利488,知道自己完蛋了,自己差點撞了法拉利488!

    “對不起大哥,大哥饒了我……”小伙子直接就哭了出來,頭發濕漉漉打結,一邊彎腰一邊去撿地上的外賣,狼狽不堪。

    楚源心里一軟,然后覺得這小伙子眼熟,湊近看了兩眼不由驚道:“三謙!”

    “???”小伙子一臉懵,顫顫巍巍看楚源,也是驚叫:“楚源!”

    這小伙子叫王三謙,是楚源的中學同學,兩人一起上了初中和高中的??上跞t學習不好,最終只考上了???,他就干脆不讀了,在高州打起了工。

    當年兩人可以說是同病相憐,沒少受到同學們的嘲諷戲弄,因此關系特別好。

    王三謙可以說是楚源中學時代唯一一個真正的朋友了。

    此刻重逢,沒想到卻是這般狼狽的境地。

    “楚源,你……這車……”王三謙認出楚源后更加懵,盯著法拉利傻了眼。

    “到路邊說?!背词怯指吲d又同情,趕緊把法拉利開到路邊去。王三謙也撿起外賣,推著電瓶車走到了路邊。

    他有點失魂的樣子,說不出什么感受來。

    欣喜、尷尬、難受,各種各樣的情緒都有。

    楚源看他一身臟兮兮,還頂著兩個黑眼圈就知道他最近很辛苦,壓力極大。

    “三謙,你不是在皮革廠當小組長嗎?怎么跑出來送外賣了?”楚源從車里取了一瓶飲料給王三謙。

    王三謙愣是沒有接,他覺得楚源跟他已經不是一類人了。

    社會的階層就是這么殘酷,王三謙在法拉利面前覺得自己十分渺小,他跟楚源的友情似乎都消失了。

    “你喝啊,不把我當朋友了?”楚源強塞過去,還幫王三謙拍身上的臟灰。

    王三謙抖了一下,眼見楚源低頭給自己拍褲子,瞬間淚奔。

    “楚源,我他媽……我他媽活不下去了……”王三謙哭得那叫一個慘,鼻涕眼淚一起掉,不知道積累了多少天的壓力傾盆而出。

    楚源用力抱住他:“好了,沒事沒事,有兄弟在呢,你先喝口水?!?

    楚源把飲料擰開,王三謙咕嚕嚕一口氣喝光了,可算恢復了一點精神。

    “進車里吹空調慢慢說,外面太熱了?!背从值?,讓王三謙上車。

    王三謙擦著眼淚搖頭:“我太臟了,不上去?!?

    “上來!”楚源不由分說,推王三謙進去。

    王三謙不得不進去了。

    這下兩人都涼快了,而且不怕被人圍觀。

    王三謙也驚奇地摸法拉利的儀表盤和方向盤,一臉驚嘆。

    “楚源,你怎么有法拉利?這太尼瑪漂亮了!”王三謙吸了吸鼻子,仿佛想多吸一口法拉利的空氣。

    楚源不方便解釋,只道:“江州朋友的?!?

    “哇,你朋友連法拉利都借給你,太牛逼了!”王三謙震驚了,然后又黯然神傷,“我只能借電瓶車給你?!?

    以前王三謙經常照顧楚源,也承諾以后帶楚源發達,結果現實殘酷,他混到了這個地步,因此心里難受。

    楚源給了他一拳:“你別跟個娘們似的,咱們相互照顧,說,你咋送外賣了?”

    說到這個,王三謙唉聲嘆氣:“我現在還是在太和皮革制品有限公司當小組長,一個月三千工資,在咱們這小地方還算能活得下去。但我女朋友想買房,還要買高州最好的,首付就要三十多萬?!?

    “我哪里買得起啊,只能下班后送外賣賺點外快,我已經干了快半年了,存了三萬塊了?!蓖跞t說到存款終于有了一抹色彩。

    楚源聽得難受:“我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休息嚴重不足,是不是天天送到半夜才休息?”

    “一般過了午夜就沒有外賣送了,我其實還是能睡六個小時的,就是壓力大,買了房還要還房貸,以后三十年都得這樣過?!?

    王三謙痛苦地抓了抓頭發,這個男人快要被壓垮了。

    這時,他手機響了,他抓起一看不由露出笑容。

    “我女朋友打電話來了,她很關心我的,知道我辛苦?!蓖跞t笑道,整個人跟回光環照似的。

    楚源拍拍他肩膀,讓他先接電話。

    王三謙立刻接了,興沖沖道:“雅靜,怎么啦?我今晚早點回去……”

    “我們電子廠組織公司領導去旅游,我待會就走了,大巴車會來公司門口接的?!彪娫捘穷^傳來不太自然的聲音。

    王三謙一愣:“你不是文員嗎?怎么也能去?”

    “我現在是經理的秘書了,陪他去?!鼻匮澎o呼了口氣,“王三謙,你以前說過帶我去旅游,但根本不可能實現,所以我陪經理去了,我也不想瞞著你,其實我早就是經理秘書了,工資六千一月,經理親自給我開的?!?

    王三謙如遭雷擊,就是傻子都明白這話的意思。

    秦雅靜被他經理包養了!

    “雅靜,你說什么?你說什么!”王三謙瘋了一樣吼道,但秦雅靜把電話掛了。

    楚源也沒想到會見證王三謙被甩,自己最好的朋友也太凄慘了。

    “三謙……”楚源試圖安慰,但王三謙徑直下車,如喪考妣。

    他呆呆地站了一會兒,然后騎上了電瓶車。

    “三謙,你要干嘛?”楚源追了過去。

    王三謙嘴唇發抖:“楚源,我沒事,其實我早就覺得不對勁了,是我自欺欺人罷了……我還有一份外賣要送,不能耽誤了?!?

    他啟動電瓶車,結果又摔倒在地,整個人精氣神都仿佛被抽干了。

    楚源把他扶起來:“三謙,我給你買房,買他媽一棟別墅!你給我振作起來,現在去跟你的女朋友分手,堂堂正正地分手!”

    王三謙傻愣愣看楚源,然后痛苦抱頭:“不要,楚源,你走吧,我太難受了,真的太難受了!”

    他哪里會接受楚源的別墅。

    “我借錢給你,你慢慢還,房子我先幫你弄好,沒事的,想想你父母,想想你未來,不就是一棟房子的事嗎?”楚源大聲道。

    王三謙一抖,終于意動了。

    是啊,還有父母,還有未來,現在怎么能放棄?

    “起來,開我的車去找你女朋友,告訴她,你把她甩了!”楚源將王三謙拉了起來,要他去找女朋友。

    現在不找的話,那個女朋友可能會成為王三謙一輩子過不去的坎。

    王三謙再次淚奔:“楚源,我……”

    “別磨蹭了,是不是男人?我知道你會開車,法拉利的原理也差不多的,來試試?!背从舶淹跞t塞了進去。

    王三謙不敢亂碰,結巴道:“還是算了,我還有外賣要送?!?

    “我幫你送,今天開始你重新做人,只要你把你女朋友甩了,我就借錢給你買別墅!”楚源又同情又恨鐵不成鋼,必須讓王三謙當個男人!

    “我……我……”王三謙一把鼻涕一把淚,楚源直接罵他:“給老子開!”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