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213章 與你飲茶
    隨著時間的推移,許少泉家也熱鬧了起來,管家已經在門口擺起了桌子,要迎接比較尊貴的客人。

    這種場面楚源見得多了,待會管家估計還會喊出某些人的身份名字,來彰顯許家的威風。

    楚源不感興趣,吃吃喝喝填飽肚子在說。

    與此同時,安靜的二樓,許少泉已經穿上了西裝,梳理了頭發,打扮得英俊瀟灑。

    他旁邊,一個上了歲數的老人正在跟他說話:“少爺,待會要熱情點,我們走到今天這一步不容易,天都的關系網錯綜復雜,一條都不能得罪了?!?

    “知道啦,對了,上次讓你調查楚源,你查清楚了沒有?”許少泉望著老人,老人叫許東,是許坤的管家之一,跟隨許坤幾十年了,姓都是許坤賜的。

    許東遲疑了一下搖頭:“還未調查清楚?!?

    “怎么那么慢啊,算了,我等不了了?!痹S少泉揮揮手,快步下樓去了。

    許東則緩步上三樓,三樓更加安靜了,是許坤住的地方。

    許坤正在沙發上坐著,旁邊兩個女仆幫他擦臉穿衣,尊敬有加。

    許坤已經八十歲了,雖然不需要靠輪椅,但行動也不便,時常會腦子不好使,精神也不行了。

    “老爺,有件事需要跟您匯報?!痹S東上前,示意女仆暫時退下。兩個女仆彎腰退下了。

    許坤咳嗦了一聲,用手帕擦了擦嘴角,他臉上很多老人斑,眸子也渾濁,但眸子深處始終有一抹亮光,顯示出他的不凡。

    “什么事?”許坤看向許東,目光柔和,儼然把許東當親人了。

    “前不久少爺得罪了江州王,他讓我調查了江州王,我還沒有告訴他事實?!痹S東沉聲道。

    許坤瞳孔一縮,手掌抓緊了沙發邊緣:“成華區的江州王?他來天都了?”

    “是的,并沒有任何勢力注意他,如果不是少爺跟他有矛盾,我也不會留意?!痹S東一一說來。

    許坤皺緊眉頭:“少泉跟他的矛盾有多深?”

    “不深,少爺還不成熟,心思不壞,估計就是想找回面子,他被江州王打壓了好幾次?!痹S東笑了笑,覺得許少泉太稚嫩了。

    許坤松了口氣:“如此便好,現在江州王在哪里?”

    “不知,我不敢派人跟蹤他,他的殺手過于可怕了?!痹S東說著話,臉色都變了變。

    發生在成華區的事其實并不出名,起碼天都大勢力沒幾個人關注的。

    許坤特意關注了是因為他有不一般的心思。

    許東自然也就知曉了狼女的存在,他當日親眼去看過的,著實被嚇到了。

    許坤又沉默了,半響才道:“此事保密,壽宴結束之后,找個機會幫我約江州王?!?

    “是?!痹S東點頭,恭敬退下。

    而樓下已經徹底喧嘩,因為尊貴的客人陸續到來了。

    許少泉站在門口迎接,他高大英挺,笑容和煦,一身定制的西服著實帥氣,引得不少女性客人都稱贊有加。

    街舞社的人在不遠處站著,張瀟優拉著夏冉茹激動道:“小冉,你看少泉,哇,太帥了吧!”

    “是挺帥的?!毕娜饺泓c頭承認,然后又偷眼看楚源,看看楚源是不是吃醋了。

    楚源一笑:“這小子的確帥,也不是惡人,就是不成熟,還處于喜歡出風頭的年紀?!?

    楚源的點評很到位,但張瀟優不服氣了,她哼道:“你憑什么這樣說少泉?一直都是你在出風頭,少泉出過風頭嗎?”

    “不不不,我出風頭是純屬意外,他是真的想出風頭?!背赐嫖兑恍?。

    這話讓張瀟優無法反駁,只能恨恨地不鳥楚源。

    那邊,許少泉看了這邊一眼,著重看夏冉茹和楚源,然后驕傲地迎客。

    管家也大喊了起來:“廣府裕豐企業集團有限公司老總,李裕豐前來拜壽!”

    這話引得一片喧嘩,因為裕豐集團可是廣府百強企業之一,排名第三十八的。

    張瀟優又興奮起來:“小冉,快看那個老板,哇,百億身家的大老板啊,他跟少泉握手了,太牛了!”

    許少泉彬彬有禮,待人接物都很有貴族風采,著實令人眼睛一亮。

    夏冉茹也夸獎:“社長很有范兒?!?

    “比楚源厲害吧?”張瀟優得意洋洋,夏冉茹卻搖頭:“不不不,不能這么比的,楚源也有他厲害的地方?!?

    楚源聽得好笑,往旁邊挪了兩步,偷偷去捏夏冉茹的手—迎客也太無聊了,還是玩一玩小冉的小手手吧。

    夏冉茹一僵,側頭瞪楚源,讓他不要瞎搞!

    然而楚源天不怕地不怕,他才不會傻乎乎站著聽管家報名字呢。

    大手一抓,夏冉茹的小手就逃不掉了。

    楚源心里一酥,感覺夏冉茹的手掌好嫩好軟,跟棉花糖一樣。

    楚源接觸過很多美女,但小手讓他愛不釋手的也就夏冉茹了,甚至,夏冉茹的小腳丫也是楚源喜歡的類型。

    “你……你干嘛!”夏冉茹掙脫不了,忍不住低聲羞惱。

    楚源壞笑:“你手心好多汗,我幫你擦擦?!?

    他還真用手掌去摩擦了,搞得夏冉茹難以平靜。

    但這么多人在場,她斷然是不敢暴露的。

    于是乎,她只能任由楚源玩她的小手手了。

    那管家又開始吼:“廣府金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敏前來拜宴!”

    “廣府有色金屬集團有限公司老總張家俊前來拜宴!”

    “南方輕工工貿集團有限公司王侯前來拜宴!”

    “……”

    太多大佬來了!

    整個別墅都沸騰了,平日里難得一見的廣府名流都現身了,實在讓人激動。

    許少泉別提多驕傲了,他尾巴都要翹上天了。

    一開始他還很謙和低調,能按捺住性子,但隨著時間推移,他是越來越飄,臉上的得意都忍不住了。

    再一次跟一位名流握手后,他快速看了一眼楚源這邊,本以為楚源會自卑,夏冉茹會對自己眼冒星星,結果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楚源跟夏冉茹牽著手晃呢!

    從許少泉的方向看過去,看得一清二楚,楚源大手牽小手,跟尼瑪玩玩具似的。

    可惱也!

    許少泉心態大崩,差點沒氣暈過去。

    不少人也發現他狀態不對,一時嘩然。

    還好屋里的許東走了出去,他跟許少泉低語幾聲,讓許少泉進去陪老爺了。

    老爺要出來了,許少泉得隨身陪伴的。

    許少泉強行穩住心態,快步上樓去了。

    許東則在門口迎客,他老練得很,也完全不得意,可比許少泉精明多了。

    楚源這邊,張瀟優詫異道:“少泉怎么了?好像臉色不對?!?

    “他可能拉到褲襠里了吧?!背葱υ捔似饋?。

    張瀟優瞪眼:“你怎么這么陰損?”

    她說完跑去找許少泉。

    眾成員對視一眼,也進別墅去了。

    但他們不敢上樓,張瀟優也在樓梯口張望上面,不敢再邁前一步了。

    楚源才不理會許少泉,他拉著夏冉茹坐下,又吃了起來。

    夏冉茹已經抽回了手,滿手都是緊張的汗水,她用餐巾紙擦了擦,低聲抱怨:“惡心死了……”

    “什么惡心?”楚源調戲。

    “你的手汗,你怎么這么壞??!”夏冉茹羞惱之余也有了底氣,她非得罵一罵楚源不可。

    “那是你的手汗,我手不出汗的?!背磾傞_大手,自己手掌干干凈凈的。

    夏冉茹又害臊了,在桌子下面踢楚源:“你是不是都這樣泡妞的?渣男!”

    這咋就渣男了呢?

    楚源斜眼,雙腿一夾,把夏冉茹踢過來的小腳丫夾住了。

    夏冉茹連連抽腳:“你松開啦,被人看到了怎么辦?”

    “手換腳,再牽波手?!背匆荒槈男?,他對夏冉茹的小手愛得很,老想捏一捏玩一玩。

    “不行!”夏冉茹當場拒絕,楚源攤手:“那我就不松,你金雞獨立吧?!?

    “你……”夏冉茹羞死,沒見過楚源這樣的無賴。

    還好這時樓梯口的張瀟優出聲:“少泉下來了!”

    楚源撇嘴,真晦氣。

    他不得不松開夏冉茹的腳,夏冉茹當即跑開了,跑去張瀟優身邊了,嘟著嘴別提多委屈了。

    張瀟優沒空搭理她,目光直勾勾盯著樓上呢。

    許少泉的確下來了,他扶著一位老者,身后還有幾個下人。

    老者衣著華貴,氣度不凡,行走間一身貴氣,顯然是出生名門世家的。

    楚源心頭一動,信步走了過去。

    結果許少泉就看見了他,當場呵斥:“楚源,一邊兒去,不要擋道!”

    許少泉是氣急敗壞了,他最后的裝逼機會也失敗了,小冉依然不鳥他。

    現在看見楚源冒了出來,許少泉那個氣啊,開口就是一頓罵。

    結果他一罵完,旁邊的許坤腳步一頓,張口驚疑:“楚源?”

    “對,楚源,這小子來找茬的,爺爺我們把他丟出去!”許少泉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趕楚源走人。

    許坤卻是抬手,讓許少泉閉嘴。

    許少泉當即懵逼,一頭霧水地看著許坤。

    許坤一邊下樓梯一邊看楚源:“你是……江州王?”

    楚源眸光一閃,輕笑點頭:“沒想到許老爺認識我,幸會幸會?!?

    許坤渾濁的眸光閃過精明的光,他沒想到江州王竟然來自己家了,這太突兀了。

    “你好你好,楚先生請上樓稍等,老朽見見朋友,馬上來與你飲茶?!痹S坤客氣道,雖說不卑不吭的,但這態度著實讓人震驚。

    許少泉、張瀟優他們又一次驚呆了。

    尤其是許少泉,他知道爺爺對茶的重視程度,飲茶是一種高雅文化,爺爺又極度愛茶,如果對方不是尊貴之人,爺爺斷然不會請他飲茶的!

    許坤老爺子的“與你飲茶”無疑于江麗貞的“見過楚先生”!

    這他媽到底怎么回事!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