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252章 逃向江北
    燕家莊園入口,匯聚了天都所有頂級勢力的掌權者,起碼三十余人。

    他們代表著天都最高的權勢,此刻卻面面相覷,為難之極。

    誰也沒想到,閻羅死了,楚源的小美人得了第一!

    這可不是單純的排名,而是象征著亞洲殺手格局的變動,燕家最大的王牌,紅日組織會退出江南,而孤狼組織會進入江南—看燕有卿的神色就知道不妙了。

    但凡有點頭腦的掌權者都想到了這件事,楚源是跟孤狼一伙的,那他不僅代表著許家,更代表著孤狼!

    場面沉悶,一道道目光匯聚在楚源和燕有卿身上。

    燕有卿第一次失態,他陰沉地站在庭院門口,等著楚源進去赴宴。

    可楚源不進去,他反問眾掌權者,你們敢進嗎?

    這實際上是要眾人站隊了,天都各大勢力是站在燕有卿那邊還是站在楚源這邊?

    燕有卿自然也知道楚源的意思,因此他更憤怒。

    從來沒有人敢當著他的面逼迫天都勢力站隊的,而且,看眾人的模樣明顯不太敢站在自己這邊了。

    “諸位莫不是被一個小小的江州王嚇破膽了?閻羅死了又如何?我燕家豈是他能撼動的?”燕有卿冷聲道,銳利的目光掃視眾人。

    眾人無不移開目光,就連顧家主和司徒家主都有點心虛。

    其實,眾人并不會立刻站邊,因為誰也搞不懂具體情況,閻羅死了,然后呢?

    紅日、孤狼他們具體會怎樣呢?

    楚源究竟能獲得多大的支持?

    這些都是天都勢力必須謹慎思考的問題,因此他們一方面挽留楚源,一方面又不敢離燕家,就干站著。

    楚源已經不說話了,他也如燕有卿一般,只是看著眾掌權者,靜待他們的“答復”。

    一干掌權者再次對視,忽地,司徒家主開口:“楚先生,我兒子司徒宇恒呢?”

    這個問題很有水平,直接把矛盾給推到一邊兒去了,其余家主也紛紛詢問,自家世子何在?

    這次去五指山的世子起碼有二十人,在場大半家主的孩子都去了,但至今沒有回來。

    “弟弟還沒回來嗎?他們不是提前走了嗎?”司徒慧開口,臉上有不少疑惑。

    顧語嫣也開口:“燕公子已經帶人先走一步了,并沒有跟我們一道?!?

    眾家主一聽不由急了,情況不對啊。

    頓時,一堆人掏出手機打電話,要聯系自家世子,結果無一打通!

    燕有卿臉色變了變,他忽地呵斥:“楚源,你干了什么?我天都世子呢?”

    燕有卿找到了機會,要用天都世子來污蔑楚源。

    楚源嗤笑:“你的孫子是成年人了,他既然帶人走了,那責任就在他身上,或許他把人帶進森林里去了?”

    楚源自然是反諷,他也不知道世子們跑哪里去了。

    眾家主亂了,自家繼承人沒有回來,這也太奇怪了。

    “燕老爺子,我必須派人去找我兒子,先行告辭了?!彼就郊抑鏖_口,第一個走人。

    他引起了連鎖反應,其余家族也紛紛告辭,理由都是去找繼承人。

    不過幾分鐘,眾掌權者近乎走光了,只有秦孔二家的人略顯緊張地杵著。

    秦孔二家是燕家的狗,自然不會走,哪怕他們也擔心繼承人。

    看著空蕩蕩的門口,燕有卿臉色變得極其難看,跟吃了屎一樣。

    眾掌權者明面上是說去找世子,實際上就是找個理由離開罷了。

    他們精明得很,要脫離楚源跟燕家的矛盾中心,坐觀其變。

    楚源自然也看出了,天都大佬不愧是大佬,腳底抹油跑光了。

    但這對楚源而言是勝利了,只要眾人不站在燕有卿那邊就代表燕有卿輸了。

    “燕老爺子,你也快去找燕有何吧,免得真出事了?!背催肿煲恍?,上車走人。

    現在就他一個人了,司徒慧和顧語嫣跟著自家人走了,許少泉也和許坤走了。

    不過許少泉他們在外面等楚源,楚源一出去就看到了他們。

    “大哥,太爽了,大家都走了,燕家威嚴受到了極大的挑戰哈哈?!痹S少泉爽歪歪,要抱著楚源親幾口。

    楚源推開他,跟許坤說話:“許老爺子,你要準備好了,天都要變天了?!?

    許坤壓抑著興奮:“孤狼是否要全面進入天都了?”

    “當然,你許家要崛起了,孤狼的大本營就會設在許家?!背次⑽⒁恍?,他早已規劃好了天都的格局了。

    許坤大喜過望,他本以為自己能回歸家族已經是極限了,沒想到現在還能取代燕家。

    楚源簡直是神??!

    “楚先生,若我許家取代燕家,必奉你為江南王!”許坤信誓旦旦,他不奉都不行,因為一切都是楚源給他的,楚源也可以隨時收回。

    “行,你先回去準備吧,孤狼很快就會進入天都?!背磾[擺手,走人。

    現在還不必著急,等孤狼安排好了再說,畢竟燕家家大業大,不可能一下子懟死他們的。

    楚源先回別墅,美滋滋洗個澡,天已經黑完了。

    他有點累,畢竟長途跑了一趟,但他并沒有立刻睡覺,而是披上外套到別墅附近的小樹林轉悠了起來。

    “小狼崽?小狼狼?嗷嗚?!币环纸?,楚源滿臉笑容,結果一把短刀貼著他耳邊劃過,插在了樹干上。

    楚源嚇了一跳,摸著臉轉身,見狼女靠在一棵樹上,整個人跟鬼魅似的。

    這大晚上的,她還挺嚇人的。

    “狼女,你也太暴躁了,我是來給你獎勵的?!背丛野芍?,“要吃冰淇淋嗎?進屋吧?!?

    “說正事?!崩桥浔貞?,不吃楚源這一套。

    楚源攤手:“我沒啥正事,就是看看你,你沒受傷吧?”

    “你覺得那些亞洲的小丑能傷到我嗎?”狼女還是冷冰冰的,自傲得很。

    楚源斟酌道:“也是,你這次大展雄風,把亞洲最強的殺手殺光了,不是一個層次的?!?

    “他們也算亞洲最強?真正的強者是不可能服務于殺手組織的,也不可能露面爭奪排名的。但凡露面的殺手,都只是可笑又弱小的蟲子?!崩桥c評,他很瞧不起秋殺的殺手。

    楚源心頭一動:“亞洲還有更強的?”

    “自然,你還沒有到那個層面,接觸不到他們?!崩桥梢牧艘徊ǔ?。

    楚源一想也對,那些為了名次和金錢的殺手能厲害到哪里去?

    真正厲害的是像狼女這樣的,無人知道她的名字和來歷,她是真正的鬼魅,殺人于無形。

    “懂了,說正事,你要不要吃冰淇淋?”楚源搓了搓手。

    狼女不理,三兩步上前,抽出樹干上的短刀就沒入了黑暗,壓根不鳥楚源了。

    楚源嗅到了一絲體香,很獨特的少女體香,狼女怕是洗了澡的,不曉得她在哪條河洗的。

    搖搖頭,楚源吹著口哨回到別墅,終于可以睡覺了。

    而此時,整個天都都亂了,因為世子們沒有回來!

    各方勢力都慌了,緊急派出了人手去海南島尋人,徹夜難眠。

    燕有卿也難以入眠,不僅僅是因為燕有何不見了,更因為他燕家的最大危機來臨了。

    他數次跟紅日通話,但每一次得到的都是無奈而厭煩的答復:紅日不可能再跟燕家合作了!

    燕有卿驚怒交加,他燕家雖然主宰了廣府,但若失去了紅日組織,也不過是個強壯點的普通人。

    “父親,人員已經入山去找了,有何應該沒有出山,大概率是在山中迷路了?!毖嗳~冀前來匯報,憂心忡忡。

    “廢物,連路都找不到!”燕有卿氣得不輕,這個老人哪里還有往日儒雅鎮定的風采。

    “父親,現在怎么辦?要不派人刺殺楚源?”燕葉冀反而要沉穩許多。

    “你懂什么?真正的威脅是孤狼組織,孤狼馬上要來了!”燕有卿咬牙徹齒,怒火中冷汗也在流。

    燕葉冀不敢吭聲了,只是等著燕有卿下令。

    半響后,燕有卿一拍桌子:“找到有何后直接帶去江北,還有,今晚連夜整合燕家資產,能帶走的全部帶去江北?!?

    “什么?”燕葉冀驚呆了,父親這是要逃亡!

    “你不知道情況的嚴重,我們去江北還有翻身的機會,留在江南反而會成為困獸,遲早被楚源吃掉?!毖嘤星渖钗豢跉?,終于冷靜了下來。

    “可是……江北沒有我們的勢力,人生地不熟?!毖嗳~冀十分遲疑,他不甘心就這么認輸。

    燕有卿眸子冰冷,他推開窗看北方:“我有老友在江北,江北的經濟雖然不如江南,但宗族勢力反而更甚,亦是殺手組織的樂園,我們若能再找到一個殺手組織合作,可從江北俯沖而下,拿下江南,奪回天都!”

    燕有卿霸氣十足,不愧是天都第一人。

    燕葉冀咬牙點頭,眼睛發紅道:“父親,此仇不報誓不為人,他日必殺楚源!”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