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253章 群狼撲虎
    已是深夜,五指山的霧氣如同風沙一般肆虐,氣溫驟降,原始叢林里又濕又冷。

    燕有何一行人跟死狗一樣縮在一個山洞里,他們舌干口燥,面色蠟黃,比乞丐還要慘。

    “衣服給我!”燕有何忽地伸手搶走了一個世子的外套,披在了自己身上。

    那世子敢怒不敢言,抱著雙臂縮得更緊了。

    “不知道秦龍浩死了沒有……”司徒宇恒嘶啞地開口,有點在意被他們拋棄的秦龍浩。

    “死了最好,那個廢物害死我們了!”燕有何大罵了起來,然后耳朵一豎,驚喜地看外面:“你們聽,直升機的聲音!”

    所有人精神一振,然后瘋狂跑了出去。

    只見高空上有亮光在移動,直升機螺旋槳發出的聲音劃破了夜空。

    “這里!這里!”所有人大聲叫喊,然而距離太遠,他們又毫不起眼,怎么可能被直升機發現?

    “手機,把電筒打開!”司徒宇恒掏出了手機,他們還算聰明,保留了手機的電量。

    很快,十幾道光芒亮起,叢林里有了光。

    直升機的探照燈一下子挪了過來,照出了眾世子的臉。

    眾世子喜極而泣,終于得救了!

    “秦龍浩自己失足掉下山崖了,你們懂了嗎?”燕有何一邊揮舞手機一邊說道。

    眾世子一滯,默默點頭。

    半小時后,救援大隊到來,叢林中頓時響起了狼吞虎咽的聲音,眾世子跟狗吃屎一樣,舌頭都要吃掉了。

    秦家的救援隊也在,詢問秦龍浩在哪里,但眾世子已經通了氣兒了,都說秦龍浩摔下山崖死了,還指了一個方向,讓秦家人去找。

    秦家人趕緊去了,而燕有何灌了十幾口水,冷冽詢問自家的人:“楚源回去了嗎?爺爺必須殺了他!”

    “少爺,我們得立刻帶你去江北,至于燕家的情況,我們也不知道?!本仍牭脑捔钏惺雷佣汲粤艘惑@。

    司徒宇恒眸光一閃,猜到了什么。

    燕有何難以理解:“為什么要去江北?莫名其妙!”

    “少爺請聽從安排,我們即刻出發?!?

    不顧燕有何的反對,救援隊把他強行帶走了,而眾世子心思各異地回天都,誰都沒有多說什么。

    翌日天明,世子們已經回到了天都,倒頭大睡。

    眾掌權者松了口氣的同時,也發現燕有何沒有回來,他被帶去江北了!

    這個舉動可不尋常,一下子引得天都勢力嘩然。

    但是,依然沒有人表態,各方勢力都縮在家中,靜等楚源行動。

    下午,楚源行動了。

    他等到了老胡,老胡帶來了幾個孤狼的高層,熱情無比地跟楚源喝茶。

    “楚先生,紅日已經徹底退出江南了,孤狼今日入駐,如果您沒有意見,我們就給各大家族發函通報了?!崩虾d奮得不行,他這次真是壓對寶了,一個狼女讓孤狼徹底翻身!

    楚源抿了一口茶:“你們可以發函了,不過發函人得是許家。許家世子今日設宴,邀請天都各家來參加許家世子繼承宴,孤狼組織也是受邀人?!?

    楚源的重心一直在許家,他要抬許少泉上位了。

    許少泉的世子繼承宴一直就沒有舉行,現在是時候了。

    孤狼眾人沒有意見,反正是做生意,只要不阻礙他們賺錢,咋樣都行。

    于是乎,下午三點,許家致函各大勢力,邀請他們晚上七點赴宴。

    這是個很微妙的宴席,誰去了就表示站在楚源這邊了。

    因此,各大勢力又陷入了為難之中,很多家主都悄悄通話,商議到底要不要去。

    最后他們也沒有商議出什么結果,誰也不想當出頭鳥。

    于是乎,直到傍晚六點,許家宴席都靜悄悄的,竟是沒有一個客人前來。

    楚源自然來了,孤狼也來了,正在跟許坤喝酒聊天。

    但偌大一個宴席,除了他們沒有別人了。

    許少泉安耐不住道:“大哥,這就尷尬了呀,沒人給我們面子?!?

    “等?!背次⑽⒁恍?,總有人會安耐不住的,因為孤狼已經來了,天都勢力敢不來嗎?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到了六點半,依然無人來。

    然而,在許家別墅的數百米開外,小區入口,已經停著十幾輛豪車了。

    這些豪車都靜悄悄地停在路邊,車內的人都在觀察對方。

    一輛黑色的豪車內,司徒家的人正在低語。

    “這些車以前都沒見過,不過肯定是其余勢力的車了,一個個都來了不肯進去!”司徒家主冷哼了一聲。

    司徒慧乖巧笑道:“爸,要不我們先進去吧,帶個頭?!?

    “別,燕家可還沒垮,誰帶頭誰遭殃?!彼就郊抑鲹u頭,繼續觀察外面。

    終于,臨近七點了,只剩下五分鐘了!

    豪車越來越多,可沒有一輛進去,各方勢力都很能忍。

    忽地,一輛幻影疾馳而來,一頭沖進了小區。

    “是秦家的車,竟然就這么開進去了?秦家不是燕家的狗腿子嗎?”每輛車里的人都吃了一驚,然后也松了口氣。

    燕家狗腿子帶頭沖鋒了,其余人能不進去嗎?

    七點即將到來了,必須進去!

    頓時,各家車子發動,跟著秦家的車進去了。

    許家別墅立刻熱鬧了起來,一輛輛豪車依次而來,各方掌權者碰頭,全都虛情假意地笑著。

    許坤和許朗前來迎接,熱情得很。

    不過每個人都對秦家主很好奇,他怎么帶頭沖鋒了?

    秦家主利索地下車,他滿臉怒色,一來就朝眾人喝道:“你們的世子呢?我要一個交代!”

    所有人都懵了,這秦家主竟然是來罵眾人的?

    他不想活了?

    “秦家主,你什么意思?”司徒家主不悅道,他的地位可是比秦家主高多了。

    “你們的繼承人拋下我兒子逃命,還說他摔下了懸崖,完全是瞎說!他中了蛇毒癱瘓,一直沒有蘇醒!”秦家主怒喝,氣得發抖。

    他找到秦龍浩了,秦龍浩壓根不是摔下懸崖了,而是中毒了。

    從現場的腳印可以明顯看出,燕有何一堆人都在場的,但他們跑了,而且還對救援人員說秦龍浩摔下了山崖,簡直是間接殺人!

    各方勢力都驚了驚,沒想到還有這么一茬事兒。

    “秦家主,你先冷靜,說不定有隱情呢?”許坤開口,當起了和事佬。

    而這時,楚源也出來了。

    秦家主終于冷靜了,他不得不顧忌楚源。

    一眾家主紛紛問好,對楚源十分客氣。

    楚源回禮,很平和:“秦世子中蛇毒了?其余世子應該回來了吧?不如等他們休息好了再問問?”

    世子們是回來了,但太累了,都在休息呢。

    秦家主又暴躁起來:“我兒子癱瘓了,他們還在睡覺?當我兒子的命是什么!”

    秦家主無法平靜,他必須討個說法!

    一眾人面面相覷,要不要找自己繼承人來對峙?萬一真如秦家主所言的話,事情就難堪了。

    各家繼承人聯合起來害了秦龍浩,這事兒……

    忽地,又有車來了。

    眾人齊齊看出,卻是司徒宇恒。

    他一臉疲倦,但硬是開車來了,前來拜會楚源!

    司徒宇恒非常聰明,他已經看出燕家逃去江北了,因此簡單地休息了一下就來了—他不來不行,因為他之前跟著燕有何跑了,是楚源的敵人。

    “宇恒,你怎么來了?”司徒家主皺眉,這可不妥,司徒宇恒要面對秦家主的怒火了。

    果不其然,秦家主張口就質問:“司徒宇恒,我兒子找到了,你們說他掉下了山崖,當我秦家好騙?”

    司徒宇恒臉色大變,顯然慌了。

    眾人察言觀色,心里都咯噔了一下,看來事情的確如秦家主所言。

    眾世子害慘了秦龍浩!

    眼見秦家主要發飆,楚源忽地皺眉道:“司徒公子,你姐姐都跟在我身邊,你怎么跟著燕有何跑了?是不是有難言之隱?”

    司徒宇恒心頭一動,已經明白了楚源的意思。

    他當即苦悶道:“秦家主,是我等不對,但我們也沒有辦法。燕有何逼我們跟著他走,不然就要對付我們。后來龍浩被蛇咬了,我們輪流背他,但燕有何覺得礙事兒,非要丟下他……”

    “諸位都知道,燕家勢大,我們一群世子哪里敢反抗他啊?!?

    司徒宇恒太機靈了,說得也合情合理。

    司徒家主目光一閃插話:“秦家主,不管怎么說,我們各家世子都負有責任,我賠償十億,希望你不要生氣?!?

    他這么一說,其余家主也紛紛表示歉意,也愿意賠償。

    秦家主終于消氣,但更大的怒氣在醞釀:“燕有何逼你們拋棄我兒子?”

    “對,當時情況太慘了,我們沒有水沒有食物,連王公子的外套都被燕有何搶了?!彼就接詈阏f得真誠。

    秦家主臉色發青,死死捏著拳頭。

    楚源一直看戲,直到判官跟他耳語:“楚先生,根據消息,燕家撤離天都了,主要人物全去江北了?!?

    楚源眉頭一挑,這倒是有趣,燕家竟然跑了?

    說他們慫呢,也不是慫,相反很聰明,很果斷。

    楚源思索一番,邁步走向眾人:“諸位,燕有何太過分了,我們得幫秦家主出頭,不如一道去燕家走一遭吧?!?

    此言一出,人人都變了臉色,場面死寂了。

    楚源不管眾人心思,他率先上車,要去燕家。

    秦家主遲疑了一下還是跟上了,司徒家主隨之跟上,很快,全部人都出發,浩浩蕩蕩殺向燕家。

    群狼撲虎之勢已成!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