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267章 你的情人真多
    運輸隊長風波之后,楚源離開了南宮昱的莊園。

    他獨自一人在城市偏僻的街巷里走動,這是他早已熟稔的狼女召喚術。

    很快,狼女現身了,手上還抓著一把短刀,正是當日殺死韓濤的殺手的短刀。

    “哇,小狼崽,你去了我的少男閨房?偷我的刀?”楚源打趣,狼女呼出一口熱氣:“這是我的刀?!?

    “你說是那就是?!背醋哌^去,能看到狼女單薄的黑色外套,她大冬天都穿這么點。

    “你不冷嗎?要不要本暗影狼王幫你買羽絨服?”楚源還是有點心疼狼女的。

    狼女冷眼掃來:“說正事!”

    還是一如既往的不近人情啊。

    楚源不皮了,指了指天上:“我要坐飛機去京城見洪權了,我怕你跟不上,你還是換一身衣服跟我一起走吧?!?

    楚源考慮得很周到,他怕狼女跟丟了,畢竟狼女不是神。

    “我自然有辦法坐飛機,無需你擔憂?!崩桥p哼,她可以變成普通人坐飛機,但絕對不會在楚源面前露面的。

    楚源眼眸一轉:“狼小姐,請問你打算坐幾點的航班?或許我們有緣可以坐在一起呢?!?

    狼女聽得深呼吸,她想捅死楚源。

    “楚少爺,我希望你明白一個道理,真正的殺手一輩子都不可能露面的,你見不到我,除非我要殺你?!崩桥f得肅然。

    楚源表示不服:“楚家主都不能看你的臉?”

    “八歲之后,他就再也沒見過我的臉?!崩桥D身而去,不想深談這些事。

    楚源嘆了口氣,這小狼崽是真的難調教啊,家主都看不到臉,那自己就更難了。

    不多想,楚源買了飛機票,直飛京城。

    落地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楚源在機場左看右看,看見每個身材符合的美女都感覺是狼女。

    但究竟誰是狼女呢?

    楚源怕是一輩子都弄不清。

    他也不多看了,掏出手機給洪權打電話。

    洪權目前還在等待上官家的答復,因此就住在京城的酒店里。

    電話接通,洪權有些喜出望外,趕緊給了楚源地址。

    楚源照著地址找去,在一家酒店樓下見到了洪權。

    洪權身邊有兩個保鏢,他本人則顯得十分疲倦,這些天累壞了。

    “少爺,去房間說,外面太冷了?!焙闄嗖粡U話,帶楚源去了酒店的房間。

    這房間在酒店最高層,晚陽透過玻璃窗投射進來,帶著一絲金色。

    楚源在窗邊看遠方,看不到城市的邊際,遠處的建筑仿佛藏在迷霧中一樣。

    洪權取了一個望遠鏡給楚源:“少爺看東邊,那里有莊園,上官家就在那里?!?

    楚源用望遠鏡看去,果然看到天盡頭有一大片的莊園,跟植物園似的,大得夸張。

    那就是上官家!

    “上官家是京城十大家族之一,那塊土地是無價之寶?!焙闄喔袊@了一聲,縱然是他也沒見過那么奢侈的莊園。

    楚源點了點頭,想再看仔細點,可惜天已經暗了,他看不清了。

    放下望遠鏡,楚源詢問:“你見到上官家的人了嗎?”

    “只見到了管家,一直說家主忙,我等了一個星期了,家主都沒有現身,所以我只能回酒店了?!焙闄嗫嘈Φ?。

    作為楚氏家族的一員,他第一次這么憋屈。

    不能動用楚氏的力量,他面對上官家就是條咸魚。

    “沒事,我親自去?!背闯烈鞯?。

    洪權搖頭:“少爺,人家不見我,就是看不上江南的權勢,你去了怕是也沒用?!?

    洪權有一說一,勸楚源不要自討沒趣。

    楚源神秘一笑:“我先偷偷去,三天后再光明正大從門口進去?!?

    “???”洪權一頭霧水,少爺這是什么操作?

    楚源也不多解釋,他讓洪權好好休息,然后一個人裹著羽絨服戴著手套出發了。

    一路地鐵公交換乘,楚源終于靠近了上官家。

    這里是算是三環外了,但依然很繁華,上官家就像三環上的夜明珠,閃閃發光。

    楚源觀察了一陣,然后走進了附近的樹林。

    這里有個山坡,可以遠遠看見上官家的別墅樓,還有滿是探照燈的圍墻。

    那圍墻高達五米,跟城墻似的,用的材料都是極品博德磁磚,就這么一堵圍墻怕是比別人家別墅還要貴。

    “狼女?在嗎?”楚源看了一會圍墻,回頭看黑漆漆的小樹林。

    “說?!鳖^上傳來聲音,楚源抬頭一看,狼女坐在枝頭上,跟貓頭鷹似的。

    楚源一笑:“說起來,我坐飛機的時候,旁邊有個美少女一直朝我拋媚眼,是不是你?”

    “說正事!”狼女要發飆了。

    楚源當即一正:“你去上官家溜達一下,找一個女人,一米六五高,黑色短發,酷酷的……”

    “又是你情人?”狼女呵了一聲。

    楚源一嗆:“你怎么能這么說?我可是正經人?!?

    “呵,別忘了,我保護你的同時也在監視你,你的某些行為令我作嘔?!崩桥谷槐梢暳似饋?。

    楚源抽抽嘴角,莫非狼女連某某某給自己提供口舌服務都知道?

    “誤會誤會,都是你的幻覺?!背创蛩啦怀姓J。

    狼女已經懶得跟他廢話了,一翻身落地,朝著上官家跑去。

    楚源盯著她背影,結果瞄了一會就瞄不到了,狼女跟憑空蒸發了一樣,太神奇了。

    楚源只能看圍墻了,想看看狼女從哪里翻進去。

    結果還是沒看到,或者說,以楚源普通人的眼力勁,他壓根看不到狼女的動向。

    燈火通明的上官家,也沒有狼女的蹤影。

    楚源等了大概半小時,眼睛都看痛了,忽地感覺身后掠過一道冷風。

    他回頭看去,狼女已經站在他身后了。

    “找到了嗎?”楚源忙問,狼女卻意外地有點小興致:“很有挑戰性的莊園,我喜歡這里?!?

    “你先別喜歡,找到我的情人……啊不,找到我的朋友了嗎?”楚源知道狼女喜歡挑戰,她盯上上官家了,殺手的本能來了。

    “里面有一座木屋,有個女人在寫日記,應該是你要找的人?!崩桥S口道,目光盯著上官家,似乎在思考如何征服這個莊園。

    楚源一喜,想了想跑向遠處的居民區。

    他在居民區一番走動,買到了筆和紙,寫起了信。

    寫完后,他回到樹林,將信交給了狼女。

    “小狼崽,把信送給她吧?!?

    狼女隨手接過,再次消失在了黑暗中。

    莊園內,風平浪靜,冬日里的雪花已經消融了,寒氣消散了許多。

    上官千笠坐在木屋內,又寫下了一篇日記。

    隨后她合上日記本,伸了個懶腰,又倒了一杯熱水,小口地抿了起來。

    窗外寒風拂過,冬日的夜晚顯得有幾分陰森。

    上官千笠走到窗邊,推開了一條縫。

    寒風刺骨而來,但她任由自己的發絲被吹亂,深邃的目光眺望圍墻之外。

    南方的天或許依然很暖和吧。

    上官千笠微微一笑,將熱水喝完,收回了目光。

    而這一刻,她發現窗戶的縫隙里不知何時夾著一封信。

    上官千笠有點驚愕,抓起看了起來。

    “千笠,見字如面,我來找你了,我一直忘不掉你的腿,不摸一下一輩子都不甘心,你懂的吧?”

    無需質疑,就是楚源寫的信。

    上官千笠的眸子睜大了,她迅速推開窗看外面,只能看到明亮的莊園和一隊隊經過的保鏢。

    “他?”上官千笠難以置信,見保鏢走近了才關好了窗戶。

    寒風被隔絕了,木屋里暖洋洋的,令得上官千笠的心也暖了起來。

    她有很多疑問,但都不重要。

    片刻后,上官千笠坐在書桌前,嘴角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美得讓人心驚。

    “楚先生,你的心意千笠明白了,明天我去女兒橋放燈船,有緣即見?!?

    調皮的筆尖在紙上雀躍,如那藍夜酒吧的午夜薔薇,悄悄地攀上了枝頭。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