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284章 去看風花雪月
    歐陽寧遠的話相當直接,也相當的沒有情商。

    他貶低了千笠,還妄想他那一脈來提親把千笠娶走。

    歐陽家家大業大,旁系分脈都有好幾支,歐陽寧遠不過是其中一支罷了。

    他覺得他的身份比千笠高貴,如果不是貪圖千笠的美色,他恐怕壓根不會來。

    上官鴻升和上官奕都沉了臉,內心在冒火。

    但對方畢竟是歐陽家的子弟,他們也不敢呵斥,只是找個借口推辭:“這個嘛,要看千笠怎么想的,如果她沒有意見,我們也是同意的?!?

    “你們把千笠嫁給南宮昱的時候她沒有意見?”歐陽寧遠不爽,上官家實在太墨跡了。

    一個被退婚的私生女都不肯嫁?

    氣氛很僵硬了,歐陽寧遠的低情商和咄咄逼人讓上官家很不悅。

    楚源也不悅,他開口就懟:“你有病吧?就是歐陽家的世子來了也不會這么說話,你當千笠是丫環?”

    楚源這一懟把三人都驚了,上官鴻升和上官奕連忙眼神示意,讓楚源克制。

    歐陽寧遠則拍案而起:“楚源,你他媽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罵我?你以為這里是江北鄉下?”

    歐陽寧遠氣炸了,他哪里想過一個鄉下人敢罵他?

    “罵你咋了?你把這事兒跟歐陽家說說,看看你該不該罵!”楚源繼續懟,毫不客氣。

    歐陽寧遠眸子發狠,跟頭發飆的野狗一樣。

    不過他還真不敢上報歐陽家,更不敢動用歐陽家的力量強迫上官家,他不配。

    至于楚源,原本就是江南王,現在更是江北王,壓根不是歐陽寧遠能對付的。

    他旁系的力量太弱了,歐陽家也不可能因為這點小事對付鄉下的王的。

    “好好好,你有種!”歐陽寧遠怒極反笑,“你厲害,雙王加冕,還有上帝之矛幫你,又有亞洲第一殺手,真是了不起啊,了不起!”

    歐陽寧遠這么說著,但臉上卻滿是不屑。

    “但有什么用?你十王加冕又能如何?除了京城,其余地方都是垃圾!你楚源也是垃圾,你連京城的門檻都踏不進去!”歐陽寧遠肆意嘲笑,跟失心瘋了一樣。

    他在京城過得很壓抑,表明風光,但在歐陽家屁都不是,每天要巴結歐陽家的正統少爺們,累得慌。

    現在逮住楚源就侮辱,楚源這個鄉下人就是垃圾!

    楚源站了起來,抬手就要打。

    上官鴻升連忙抱住他,上官奕也攔住。

    罵人可以,打人絕對不行,如果傷了歐陽寧遠,歐陽家就不會坐視不理了。

    “垃圾,就你還想打我?看看你的身份吧,老子在京城逍遙快活,你在京城就是一條蟲!”歐陽寧遠哈哈大笑,爽翻了。

    他比街頭混子還要粗俗,把在家族內的憋屈全發泄到了楚源身上。

    而此時,有下人急匆匆跑來匯報:“寧遠少爺,千笠小姐想見你?!?

    正在發泄的歐陽寧遠狂喜,當即跑了過去:“好好好,去見千笠?!?

    他還不忘回頭鄙視楚源,囂張上天了。

    楚源著實被氣到了,怎么有這么惡心的人?

    “楚先生,萬萬不可動手,不要讓歐陽家抓到把柄?!鄙瞎嬴櫳齽竦?,讓楚源重新坐下了。

    “歐陽寧遠性格乖戾,不要把他當正常人?!鄙瞎俎纫查_口,他難得站在楚源這邊了。

    楚源看向外面:“千笠見他干什么?”

    “可能是怕你沖動吧,所以把歐陽寧遠叫走了?!鄙瞎俎葒@了口氣。

    楚源暫時忍下了怒氣,先談談正事。

    他跟上官鴻升聊了一下南宮家的事,上官鴻升表示驚嘆,他直到現在還覺得楚源成功了是個奇跡。

    “楚先生下一步有何打算?我看你從江州入主廣府,又從廣府入主江北,下一步莫非要進軍京城?”上官鴻升經驗老道,他目光閃爍著打探楚源的心思。

    楚源反問:“我若進軍京城,上官家會幫我嗎?”

    上官鴻升當即沉默了,上官奕則擺手:“楚先生莫開玩笑了,這可不是口上說說那么簡單的?!?

    “對啊,上層社會有句俗話,叫做京城不可侵,王族不可犯。沒有人能撼動京城的勢力格局的,你可莫要作死啊?!鄙瞎嬴櫳查_口。

    他把楚源當做合作伙伴了,因此說了一些隱晦的話。

    楚源微微一笑:“不可侵犯可以加入嘛,我是生意人,最喜歡投資了,京城應該很需要投資的?!?

    上官鴻升跟上官奕對視,不曉得楚源在作何打算。

    這時,歐陽寧遠回來了。

    他一臉晦氣,打了個招呼就走了。

    楚源三人都一頭霧水,這家伙咋了?

    “我去見見千笠?!背床挥煞终f,跑去找千笠了。

    千笠還在木屋里,她沒有被限制自由,不過最近風聲緊,她一直待在木屋里。

    楚源獨自一人推門而入,然后驚了個呆。

    偌大一個木屋亂糟糟一片,衣服隨意丟在地上、窗戶臟兮兮的還有紙團、書桌上的書也擠成一堆……更夸張的是床,床上被子和枕頭在打架一樣,亂得不成樣子,而且還散落著各種零食,連辣條都有!

    這尼瑪哪里是大小姐的閨房?分明是死宅男的狗窩,邋遢得要命。

    楚源呆了好一會兒才進去,他聽到了浴室的水聲。

    木屋很大,里面很現代化,浴室自然也是有的。

    千笠在洗澡。

    楚源明白歐陽寧遠為什么晦氣地跑了,作為一個少爺,他哪里受得了這種邋遢女人?

    千笠是故意的,她成功地讓歐陽寧遠對她失去了興趣。

    “千笠,這就是你的真面目嗎?”楚源好笑,敲了敲浴室的門。

    “楚先生不愛了嗎?”千笠俏皮的聲音傳來,她在笑。

    “你真厲害,活生生把歐陽寧遠嚇跑了?!背磽u搖頭,開始幫千笠收拾亂糟糟的閨房。

    千笠躺在浴缸里,微閉著雙眼:“是啊,他太不經嚇了,我不過是在他面前摳腳而已,他就跑了?!?

    “別說了,我的千笠是不會摳腳的!”楚源抽嘴,惹得千笠歡笑不已。

    兩人聊著天,一個洗澡一個收拾屋子,倒也愉快。

    終于,千笠洗完了,她披著濕漉漉的頭發出來,身上裹著浴衣。

    “大白天的為什么洗澡?”楚源將衣服疊好放在衣柜里,回頭問千笠。

    “我在臉上沾了墨水,臟?!鼻胰鐚嵒卮?,為了嚇跑歐陽寧遠,她可是把自己都弄臟了。

    楚源點頭:“還是干凈了好看?!?

    千笠莞爾,她坐在了書桌旁,看著煥然一新的書桌嘴角翹了起來:“無事獻殷勤,楚先生又是奔著我的腿來的吧?”

    “天地良心,這次我真的沒有想過你的腿?!背葱攀牡┑?,然后眼珠子卻瞟向了千笠的大腿。

    千笠撐著下巴側頭看他,跟少女一樣天真無邪:“可以摸哦,畢竟是最后一次見面了,以后或許沒機會了?!?

    楚源一怔:“什么意思?”

    “家里太悶了,我想去旅行,走遍全世界?!鼻衣冻鲢裤降哪抗?,“或許是一年,或許是三年,甚至是十年,這世上的風花雪月,我都想看看?!?

    楚源沉默了。

    千笠無疑是浪漫的,她對男人有致命的吸引力,但她不會為了男人而停下腳步。

    這世上的風花雪月比情情愛愛有趣多了。

    楚源輕輕點頭,對于男人而言,世上的女人有兩種,一種驚艷了時光,一種溫柔了歲月。

    千笠是前者,她成不了后者,自己的管家婆林思涵才是后者。

    “那祝你一路順風,有緣再見?!背葱α诵?,并不強迫千笠留下來。

    千笠抓起了筆,她也笑:“真的不摸嗎?下次見面或許我都老了,你可能就對我不感興趣了?!?

    “不摸?!背催~步而去,將門關上了。

    千笠聽著腳步聲遠去,目光像三月里的春光一樣暖。

    她翻開日記本,寫下了與楚源有關的最后一篇日記。

    “有點遺憾也有點懷念,或許將來的某一天,我會回到那間酒吧,再請他跳一支舞?!?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