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297章 老板,來二十斤 (為冰雪盡頭加更)
    小蠻牛,好久不見……

    柳生千夏差點吐血,她僵在原地,笑容凝固,溫柔不在,一股驚天殺氣在醞釀。

    可怕的柳生門天才少女在這一秒鐘內仿佛揮出了幾百刀一樣。

    刀刀致命!

    可惜,這只是她的幻想,她沒有帶刀,更不能揮刀。

    在場眾人全都懵逼了,看看柳生千夏又看看楚源,什么情況?

    楚源竟然叫柳生千夏做“小蠻?!?,這是什么鬼稱呼?楚源認識柳生千夏?

    項飛眼珠子都要凸了,他才把柳生千夏接進來,都還沒有開始裝逼呢,楚源已經先搞事了?

    “楚源,你瞎叫什么?柳生小姐怎么可能認識你!”項飛厲喝,恨不得給楚源一刀。

    楚源攤手:“我們還真認識,說來話長……”

    “夠了?!绷穆曇舳读硕?,繃著臉坐下,“我不認識你!”

    她要氣死了,氣得想螺旋飛天了!

    她今天化了古華夏的妝容,穿上了美美噠的漢服,特意來吃日料,心情別提多愉快了。

    結果呢?

    可惡的男人!

    噩夢般的記憶席卷而來,柳生千夏一絲笑容都沒有了!

    眾人都慌了,東洋跨國公司的大小姐生氣了,怎么辦?

    “柳生小姐,這個人瞎說的,你不要在意,料理上來了,我們先吃吧?!背谭茍A場,作為女生她還是有點用的。

    正巧料理也上來了,項飛點了十幾樣料理,都是店里最名貴的,每個人都有好幾份,讓人食指大動。

    柳生千夏聞到了香味,強行穩住了情緒—雖然意外遇到楚源讓她很爆炸,可她畢竟是柳生門大小姐,不能失態了。

    “看起來很好吃耶,大家都吃吧?!绷脑俅涡α似饋?,她無視楚源,把楚源當空氣。

    柳生小姐一笑,那當真是北海道的櫻花開了,美上天了。

    所有人都松了口氣,項飛也坐在了柳生千夏旁邊,恭敬又熱情道:“柳生小姐,懷石料理店是京城最有名的餐廳,這是你家鄉的美食哦?!?

    項飛開始介紹起食物來。

    安康魚肝、玫瑰龍刺身、鰩魚翅、吉拉多生蠔……他一樣一樣介紹,令得大家眼界大開。

    柳生千夏則微笑聽著,她其實知道這些東西,這些東西在柳生門中不算什么,但她還是露出感興趣的樣子,讓項飛很有成就感。

    項飛有了成就感就舒服了,他也沒有忘記今天還有一個任務。

    他要懟楚源!

    “還有最后一樣美食沒有上來,那可是世界美食界最昂貴的食物之一,在場的恐怕只有柳生小姐常吃了?!苯榻B完桌子上的食物后,項飛神秘兮兮地賣起了關子。

    程菲忙問:“是什么?”

    項飛一笑:“大家猜猜唄,柳生小姐就不用猜了,她肯定知道?!?

    柳生千夏淡淡一笑,她的確知道,不過不說。

    一堆人都猜不出來,畢竟全都是普通人家。

    項飛察言觀色,忽地問楚源:“楚源學弟,你之前大大方方地幫大家買單十萬,應該很有錢吧?你不會不知道我說的是什么吧?”

    楚源還真不知道,他有錢,但對吃的不講究,哪里知道美食界最貴的是什么玩意?

    “你別賣關子了,吃個飯至于么?”楚源張口就批評。

    項飛哈哈一笑:“不急不急,吃日料講究的就是一個舒緩的調子。我就是好奇,楚源學弟竟然不知道魚子醬,你沒吃過嗎?”

    項飛終于說出了美食的名字,語氣傲然得很,也充滿了對楚源的鄙視。

    他的言外之余就是楚源是個暴發戶,沒有情調,不值一提。

    楚源無語之極,一個破魚子醬都能讓你裝這么嗨?

    “行了行了,你厲害,開吃吧?!背床迤鹈倒妪埲馄粤似饋?,懶得廢話了。

    一眾人沒有動筷,要等千夏動筷。

    項飛露出愉悅的笑,在他看來,楚源毫無招架之力,只能蠻橫地吃肉片來掩飾尷尬。

    “哈哈,我們也開吃吧,魚子醬馬上上來?!表楋w看了一眼后廚,能看到服務員端著魚子醬過來了。

    眾人都看了過去,那魚子醬在一個精巧的木盤子里,上面蓋著一個銀色的蓋子,看著就不簡單。

    魚子醬上桌,項飛朝柳生千夏笑道:“柳生小姐,世界上的魚子醬有很多品種,難以區分,辨別種類也是一件趣事,你愿意為我們辨別嗎?”

    項飛講究得有點做作了,一盤魚子醬的逼他要裝到明年!

    柳生千夏并沒有拒絕,她依舊無視楚源,伸出小手揭開了蓋子。

    頓時,一股奇異的香味飄了出來,那木盤子里是滿滿的魚子醬,每一顆都珠圓玉滑,仿佛小巧的鉆石一樣,相當的漂亮。

    眾人都盯著看,何曾見過這么漂亮的魚子醬?

    柳生千夏看了看,又斯斯文文地舀起一顆嘗了嘗,然后微笑道:“這是歐洲鰉鱘魚子醬,是世界上最貴的魚子醬哦?!?

    “不愧是柳生大小姐,太厲害了!”項飛當即狂拍馬屁。

    程菲咽著口水道:“項飛學長,這盤魚子醬多少錢???”

    “三十八萬,一千克?!表楋w志得意滿,裝逼裝到了頂峰。

    “嘶!”人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一千克三十八萬!

    這是什么天價??!

    見眾人震撼的表情,項飛更加得意了,但他轉眼一瞅,發現楚源竟然毫無反應,還在吃刺身。

    項飛心頭冷笑,你繼續裝,看你能裝到什么時候。

    他正要諷刺兩句,不料楚源已經盯上魚子醬了,他抓著一個勺子一舀,舀走了一大坨魚子醬,起碼有一百克!

    “這玩意兒至于這么貴嗎?不好吃啊?!背匆豢诮劳?,“不如珍珠奶茶里面的珍珠?!?

    眾人傻了眼,楚源也太狂野了吧?三十八萬他一口吃了幾萬了!

    項飛都心疼了,他點魚子醬主要是給柳生千夏享用的,別人是斷然不能吃的。

    “楚源,你……你別吃了,讓柳生小姐吃……”項飛急了,要被楚源氣死了。

    柳生千夏不著痕跡地抽了抽嘴,她其實愿意吃的,但被楚源舀了一勺打死不肯吃了,不是嫌棄楚源,是……她也不知道為啥,看見楚源就想殺人!

    楚源還是狂野的樣子,又舀了一勺:“讓她一個人吃?那我們咋辦?你這兩斤珍珠不夠啊,多叫幾斤吧?!?

    項飛臉都青了,多叫幾斤?你以為是番薯嗎?

    “楚源,你是故意來搗亂的吧?請你離開!”項飛不能忍了,楚源實在不能用常理來理解。

    程菲也很生氣,楚源太不懂禮貌了!這么貴的魚子醬明顯是給柳生千夏吃的,他哪里有資格吃?

    “你給我住手!”程菲把魚子醬連帶木盤子都搶了過來,不給楚源吃了。

    楚源砸吧兩下嘴:“還別說,多吃幾口又感覺很好吃了,這樣吧,我請你們吃?!?

    楚源打了個響指,叫來店員。

    店員過來了,楚源問她:“你們還有多少歐洲什么魚的魚子醬?”

    “歐洲鰉鱘魚子醬嗎?”店員很溫柔,也是日式風格。

    “對,我們人太多了,多來一點?!背醋约阂餐ο氤缘?,他有錢不知道怎么花,索性吃魚子醬了。

    項飛等人全都盯著他,這家伙瘋了嗎?

    三十八萬一千克,他還要多少?

    店員也很驚訝,畢竟很少有客人敢點鰉鱘魚子醬的,一盤了還不夠嗎?

    “先生,您想點多少千克?”店員試探性問道。

    “我們差不多二十人,一人一斤,再來二十斤吧,十千克?!背葱Σ[瞇的,他好久沒有花過這么多錢了,零花錢都發霉了。

    店員癡傻地長大了嘴,程菲她們也完全呆滯了。

    項飛手指都在抖,二十斤?380萬!

    一輛法拉利??!

    縱然是項飛也不敢這么點,他隨身只帶了花旗黑金卡,額度30萬美金,壓根吃不起二十斤魚子醬!

    楚源尼瑪當真是買番薯!

    柳生千夏不震驚,她反而很嫌棄楚源,這可惡的男人還是那么奇葩,越看越生氣!越看越想揍!

    “小蠻牛,你盯著我干什么?”楚源察覺了柳生千夏的目光,打趣道。

    柳生千夏瞇著眼:“我不認識你,請你不要套近乎!”

    “美食當前還生氣,看來你不喜歡魚子醬,那待會我請你吃小龍蝦吧?!背凑{笑了一聲,瞬間令得柳生千夏炸毛。

    她拍桌而起:“楚源!你!沒事了?!?

    她炸毛了一秒鐘,然后意識到自己不能炸毛,又猛地坐下了。

    這一套動作又快又猛,比閃電俠還快,看得眾人大眼瞪小眼,什么鬼?

    項飛的注意力則還在二十斤魚子醬身上,他忽地冷笑:“楚源,我可不會幫你買單,你確定要二十斤魚子醬嗎?”

    店員也難以置信地看著楚源,不敢下單。

    楚源懶得說廢話,掏出了自己的黑金卡:“去吧,二十斤不要少,我挺喜歡吃的?!?

    店員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她抓著黑金卡看了半響才結巴道:“百夫長卡?”

    這四個字宛如天雷,轟得眾人一陣哆嗦!

    所有目光都在百夫長卡身上,難以置信。

    當日在西餐廳,項飛炫耀了他的花旗卡,當時他就說過,全球排名第一的黑金卡是百夫長卡。

    而現在,楚源掏出了百夫長卡!

    “不可能!”項飛徹底失態,大叫了起來。

    而店員翻看百夫長卡,語氣更加結巴:“全英文……運通集團發行,這是不限額度的純正百夫長卡……尊貴的先生請稍定,我去請店長來處理?!?

    店員趕緊去找店長了,以她的資格是無法接待百夫長卡的持有人的。

    項飛等人啞火了,跟干尸一樣杵著。

    楚源不理,挪過盤子又舀魚子醬吃。

    還別說,真的挺好吃的,可以當小龍蝦的輔料,肯定賊香。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