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313章 過街老鼠
    后半夜,城里終于平靜了。

    各方勢力退走,不再追殺楚源,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楚王都不追殺了,他們自然也不會追殺了。

    很多大佬想見楚未楊,問問什么情況,但楚未楊自閉了,他在夏家大院里,臉色鐵青地擊打著沙包,打了足足兩個小時。

    待得力竭,他大聲道:“叫三王過來!”

    “是?!?

    很快,歐陽錦羅、柳承義、百里仁恭敬地來了,還很迷茫,不曉得楚源什么情況。

    楚未楊開口就命令:“我要三重門發布消息,就說楚源妄圖入京,不自量力,慘遭失敗,而今成了過街老鼠,誰敢收留他就是跟三重門作對!”

    歐陽錦羅三人對視一眼,都說沒問題。

    楚未楊冷笑自語:“我不能殺你,就讓你生不如死,我看你還能翻起什么風浪!”

    黎明時分,一則來自三重門的消息震動了無數勢力。

    首都、江北、江南,甚至是楚源的大本營江州都聽說了這則消息。

    “兩江之王不自量力入京,所攜勢力盡數被滅,險些身死。楚王大度,饒他一命,由著他茍活!”

    這個消息震驚了所有勢力,國內的勢力大多集中在兩江和首都,這些地方都跟楚源有染,而今消息一出,人人都明白了,楚源完了!

    那個楚王不知道是誰,他打敗了楚源,他才是真正的三重門的王!

    從今日起,楚源不再是兩江之王了,甚至不是江州王了,他就是一只茍活的老鼠,走到哪里都人人喊打。

    楚未楊實在惡毒,他甚至開心了,自己就不該殺楚源,讓他凄慘地活著不是更好嗎?

    有狼牙又怎樣?除了暗影,誰認狼牙?

    楚未楊越想越開心,第二天他又發布了消息,自己要封王了,他走到了這一步,無需再低調了。

    馬上封王,讓每個人都知道他楚王的名號!

    這無疑又是一個重磅炸彈,三大王族、十大望族,還有各方財團,紛紛著手準備禮物,要獻給三重門的新王!

    江北也轟動了,當即就有勢力絡繹不絕地入京,哪里還管什么楚源?

    就連韓家都派人去了,為了自保,韓家不得不暫時拋棄楚源了。

    韓可芯一直打電話給楚源,可惜楚源都沒有接聽,現在無人知道楚源在哪里?

    江南,天都。

    許家、司徒家、顧家……各大家族召開了緊急會議,他們是楚源比較忠實的勢力了,但現在也慌亂了。

    “楚先生敗了,聽說險些身亡,完了!”

    “我們也必須派人入京去祝賀楚王,不然楚王會秋后算賬的!”

    “哎,這一敗怕是再無機會東山再起了?!?

    江州,四大豪門也亂了。

    他們很不起眼,但他們是楚源最初的勢力,反而最危險。

    如果楚未楊要將楚源連根拔起,江州的豪門必定會遭殃的。

    “我們也趕緊去祝賀吧,不然來不及了!”

    一日之內,幾乎所有勢力都派遣了人去祝賀楚未楊。

    再無人討論兩江之王楚源!

    兮蘊酒莊,秋末的寒風刮走了淡淡的酒香,涼亭中顯得分外干冷。

    洪權戴著老花眼鏡,看完了一份來自向管家的文件,然后顫抖著手抓起茶杯,可怎么也抓不穩,最后茶杯摔落,碎了一地。

    繼承人,楚源,出局。

    日升日落,下午過后,首都的天氣越發寒冷了。

    楚源從昏迷中醒來,發現自己躺在一輛車子里,車子正在高速公路上行駛,不知道去往何處。

    車內只有兩個人,楚源在后排躺著,還有一個人在開車。

    楚源嘴唇干裂,身上的傷口已經包扎了,但還是痛得厲害。

    他動了一下,司機立刻回頭:“楚源,你干的好事!”

    竟是凱文。

    他還活著,不過看樣子很震怒,恨不得一刀砍死楚源似的。

    不過他怒歸怒,還是給了楚源水喝。

    楚源艱難地喝了兩口水,終于緩過了勁兒來。

    “凱文,情況如何……狼女在哪?”楚源意識還不清晰,只會問自己最關心的事。

    凱文又怒了:“你他媽害死我了,楚未楊是楚氏的公子,我上帝之矛都要給他交代了,現在莫說京城了,你兩江的勢力都歸順于他了!”

    楚源呼了幾口濁氣:“料到了?!?

    “是上官奕拜托我送你出城,上官奕不便跟你接觸,他也是膽大,竟敢救你,說是看在妹妹的份上救你一次,以后你別入京了,最好出國去躲難?!眲P文的話語中有股火藥味,他覺得跟楚源的合作太虧了。

    虧到姥姥家去了。

    現在不止楚源成了過街老鼠,就連暗影王都不知所蹤了。

    有這樣的合作嗎?

    “你有狼女的消息嗎?”楚源撐著坐起來,又扯到了傷口,痛得他呲牙咧嘴。

    “我有個錘子有,那晚發生了什么我都不知道,老子還指望你聯系暗影王給我止損呢!”凱文粗口連連,他一點都不顧斯文了。

    楚源重新躺下,思考著該怎么辦。

    他無疑是敗了,把這兩年辛苦打下的江山全葬送了,如果不發生奇跡,他斷然不可能重新入京。

    而且他現在很危險,不說楚未楊了,就是很多大勢力都會針對他,說不定還有殺手想殺了他,拿去跟楚未楊換取獎賞。

    所以上官奕才建議自己出國躲難。

    楚源也不能回江州了,否則會暴露洪權的。

    楚源閉上了眼睛,他思考著發生的一切,想到了那晚巷子里的事。

    在自己迷迷糊糊間,狼女出現了,一定是出現了的,不然自己怎么可能還活著?

    他回憶了很多遍,忽地忍痛抬手去摸自己的脖子。

    摸到了一枚冰涼的吊墜。

    果然,狼女救了自己!

    楚源心里一熱,抓起吊墜仔細看,那是狼牙吊墜,上面刻著一個“暗”字。

    楚源并不認識,也沒有見過,這吊墜有什么深意嗎?

    凱文從車內鏡看楚源:“那是啥?什么時候了還看吊墜……等等!”

    他猛地踩剎車,停在了應急車道里。

    楚源差點沒被甩下座椅,痛死他了。

    凱文才不管他痛不痛,他都被楚源坑慘了。

    “給我看看,這是……”凱文抓過狼牙仔細看了起來,他也沒見過狼牙,但看見了上面的“暗”字。

    一個傳說驟然浮現在他腦海中。

    刻暗字的狼牙,是殺手界最高的權杖之一,沒有人知道狼牙來自哪里,屬于誰,但都在傳說,狼牙即權杖。

    按照東方的說法就是,江湖里的屠龍寶刀!

    凱文大喜過望,他猜到了什么,他可是少有的接觸過暗影王的人。

    “這是狼女給你的,我靠,你得到暗影了!”凱文驚叫不已,使勁兒搖楚源。

    楚源痛得想自殺,用力一腳踹過去:“草,別晃了!”

    凱文忙停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狼牙,又還給楚源:“楚先生,我們的合作還要繼續,我相信你可以東山再起的,上帝之矛隨時等待你歸來?!?

    “上帝之矛不能跟我一起殺回去嗎?”楚源摸著狼牙,仔細思考著狼女跟自己說過的話。

    “不了不了,關乎到了楚氏,我們豈能插手?不過你放心,只要你東山再起了,我們絕對幫你!”凱文簡直就是機靈鬼,他想坐享其成。

    楚源無語,但也能理解上帝之矛。

    那可是楚氏啊,上帝之矛再厲害也不愿意蹚渾水。

    楚源不再說話了,他思考著狼女說過的一個地方:蘇梅島。

    車子繼續啟動,漫無目的地朝南方而去。

    楚源忽地道:“凱文,送我去蘇梅島?!?

    “???”凱文又是一個剎車,他驚呆了。

    蘇梅島?

    “你瘋了?你知道蘇梅島是什么地方嗎?全世界最血腥的暗世界之一,多少跨國家族在那里消亡了?多少殺人如麻的殺手在島上蟄伏?你不要命了?”凱文作為上帝之矛的神使,他自然知道蘇梅島。

    有勢力爭斗的地方就有暗世界,而蘇梅島是國際勢力爭斗的地方。

    曾經有東洋勢力跟澳洲勢力在蘇梅島暗世界決斗,竟然決斗了半年,把雙方的殺手和資源都耗干了,著實令人震驚。

    “我無處可去了,你也說了,我是過街老鼠,那只能去蘇梅島了?!背雌鋵嵅恢捞K梅島有什么,但狼女讓他去肯定是有道理的。

    凱文勸說無果,他也沒有辦法,只能開車下高速。

    “我們得隱蔽點,我看看有沒有旅行團去蘇梅島的,我把你弄過去,你要以普通人的身份生活了?!眲P文叮囑著。

    楚源詫異:“還有旅行團去蘇梅島?這是什么情況?”

    “蘇梅島很大的,有五萬居民,有城市,暗世界不為人知,一般人無法接觸的,平時看著就跟我們的縣城一樣?!眲P文解釋。

    “那挺好,海島多安逸啊,我還以為島上就是地獄呢?!背凑{侃了一下,他心態倒是很好。

    凱文無暇多說,趕緊去找旅行團了。

    他得盡快把楚源這個瘟神丟掉。

    ——————

    東洋,北海道,初冬未到,竟已經下雪了。

    柳生千夏從山上走下來,她剛才去泡了溫泉,身上還冒著絲絲熱氣。

    才走到道場門口,兩個高大的劍客已經等著她了,旁邊還有黑川野。

    柳生千夏心里一沉,快步走了過去:“何事?”

    “千夏小姐,柳生門元老會希望你如實回答,你是否派出了影子?”高大的劍客十分嚴肅,對小姐也沒有敬意。

    柳生千夏抿了抿嘴,反問:“發生了什么?”

    “請回答我們的問題!”兩個劍客手指扣在了劍柄上。

    旁邊黑川野臉色突變,趕緊跪下:“是我,是我勾結楚源,妄圖謀求兩江利益,這才勸小姐派出影子劍客幫楚源,一旦成功了就有兩江的權勢了!讓我去跟楚王交代……”

    黑川野說得認真急切,柳生千夏一急,正要說不關黑川野的事,但兩個劍客已經出刀。

    瞬間,黑川野人頭落地,一個劍客提起人頭就走,另一個劍客朝柳生千夏拜了拜:“小姐,元老會希望你能成穩點,三月后就是東京都的劍道大會了,此次劍道大會不同尋常,地點定在蘇梅島,你將代表柳生門參加,只能勝不能敗?!?

    他說完也走了。

    茫茫大雪落下,黑川野孤零零的尸體倒在雪地中,染紅了大片積雪。

    柳生千夏抱著尸體,淚水長流。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