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340章 在下打架小王子 (大章節)
    會見黃一煒兩日后,楚源接到了凱文的消息。

    “楚先生,竹天會社已經出動了,神母在西南接應他們,悄無聲息入西南,你可以讓黃氏安排了?!?

    這個消息在楚源預料當中,千夏肯定會幫自己的,至于竹天會社,他們也想跟上帝之矛保持友好關系的。

    雙管齊下,不可能拿不下。

    “我明白了,孤狼也要入西南了,你盡快回來?!背炊?。

    凱文當即說好,掛了電話。

    楚源露出一個笑,舒服。

    待得夜幕降臨,他又獨自走向黃氏宗祠,這幾天黃一煒肯定每晚都在等他的。

    果不其然,當午夜降臨,楚源邁入黃氏宗祠的時候,他看到了宗祠里的燈光。

    一個老人正跪在祭臺前念念有詞,跟誦經一樣,不是黃一煒是誰?

    為了不引起覃氏的注意,黃一煒干脆當起了守靈人,白天都故意來宗祠里祭拜,這樣監視他的人反而不會有疑心。

    楚源關上了宗祠的大門,緩步走向祭臺。

    黃一煒當即起身迎接:“楚先生,你可算來了?!?

    “進去說?!背催€是很小心的,楚未楊雖然不關心西南,可他一定會派人監視自己的,一切都要盡量隱蔽。

    兩人找了個宗祠最深處的地方坐下談。

    黃一煒迫不及待地詢問:“孤狼和竹天會社愿意入西南嗎?我愿意出高價租他們的殺手!”

    對于黃氏而言,錢不是問題,問題是亞洲前三的組織看不上西南,所以有錢也租不到。

    楚源點頭:“已經來了,最晚明天就會聯系你,你今晚通知其余大家族,各家都租下一批殺手,然后跟覃氏開啟暗世界?!?

    黃一煒大喜過望,別看他一直很期待,實際上不抱希望的,沒想到楚源竟然真的做到了!

    那只要開啟暗世界,覃氏必定會輸!

    他的殺手再多也不是孤狼和竹天會社的對手!

    其實開啟暗世界比較墨跡,最簡單的辦法還是直接干掉覃氏,奪回西南權勢。但那樣一來影響太惡劣了,當初的楚未楊都不敢這么做,他都是扶持覃氏開啟暗世界當霸主的。

    楚源自然也只能開啟暗世界,一切要按照規則來。

    這就是孤狼和竹天會社的作用。

    話不多說,兩人商議一陣紛紛離去。

    黃一煒當晚就通知了各家開會,可把各家給震驚了,孤狼和竹天會社竟然愿意入西南?

    消息很快傳遍了各大頂級家族,他們都是遭到了覃氏迫害的,得知消息后全都磨刀霍霍要復仇了。

    覃氏對此一無所知,還忙著修建宗祠呢,連家主都每天跑去宗祠監工,幻想著西南第一大宗祠的橫空出世。

    所以這一晚是平靜的,什么事都沒發生。

    倒是楚源不平靜,他在街頭巷尾走著,本想散散心思考一下后面的計劃,但莫名有了熟悉的感覺。

    他就時不時回頭看一下,仿佛身后的黑暗中有人一般。

    楚源可以確定,現在已經沒有人跟蹤他了,都被上帝之矛干掉了。

    現在保護他的是上帝之矛的殺手,可為什么感覺很熟悉呢?

    “出來?!背催~入巷子,朝著黑暗招了一下手。

    立刻,一個女殺手現身,恭敬道:“楚先生,有何吩咐?”

    她是北歐人,上帝之矛的殺手。

    “你們有多少人保護我?”楚源詢問。

    “三人,都是國際前二十的殺手?!迸畾⑹只氐?。

    楚源想了想道:“沒有別人了嗎?”

    “不可能有,我們三人全方位保護你,如果還有別人一定會被發現的?!迸畾⑹质肿孕?。

    楚源點了點頭,讓她退下了。

    四周又安靜了,楚源繼續散步,但熟悉的感覺又來了,那是很奇特的直覺。

    楚源再次回頭看去,什么都沒看到。

    他有點疑惑,不自覺摸了摸脖子上的狼牙。

    搖搖頭,楚源索性回酒店休息了,明天要干大事了。

    翌日,桂寧城明顯躁動了起來,因為孤狼和竹天會社正式入西南了。

    黃氏、韋氏、陸氏、梁氏以及其余各大頂尖家族都秘密接觸了兩大組織,接手了他們的殺手。

    一直到天黑,兩大組織才被“消化”。

    而覃氏對此依然一無所知,他們的家主、少爺,全都在覃氏宗祠夸夸其談,展望未來。

    覃氏宗祠一旦落成,那必定驚艷整個西南,覃氏顏面有光!

    當然,覃氏倒也不是狂妄自大,而是楚未楊本來就留了殺手在西南的,殺手一直沒有匯報異樣,覃氏自然也很放心。

    他們哪里知道,西南005號已經叛變了,被嚇得叛變了。

    晚上七點,黃一煒再見楚源,跟他說一切準備就緒,只需要一個借口開啟暗世界即可。

    楚源陰笑一聲:“讓黃向東帶我去酒吧玩玩,我要找覃輝?!?

    半小時后,書呆子黃向東帶著楚源去了酒吧。

    黃向東只是旁系子弟,他不太明白發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楚源干嘛要自己帶他去酒吧。

    “楚先生,你要找覃輝?他基本每晚都在酒吧逍遙的,上次你打了他,他現在隨身帶了十幾個保鏢了?!秉S向東有點害怕,覃輝可不是好惹的。

    “那小子沒啥卵用啊,被打了,覃氏都沒有反應,我還以為覃氏會找我麻煩呢?!背茨睦飼埋x?

    黃向東解釋:“覃輝就是個小分支子弟,現在覃氏忙著修建宗祠,哪里會理他?!?

    兩人說著話,已經進了酒吧了。

    偌大一個酒吧里熱鬧非凡,全是桂寧的富二代,美女也多不勝數。

    最顯眼的美女還是要數打碟的DJ。

    她身材高挑,留著短發,大腿上有紋身,恰到好處,整個人又酷又美。

    楚源咋一看還愣了一下,響起了往事。

    黃向東疑惑:“楚先生怎么了?那個DJ叫藍莓,是我們五象城最美的DJ,我可以幫你引薦?!?

    楚源搖搖頭,收回了目光。

    而這時,打碟臺前忽地一片混亂,卻是一個年輕人跳上了打碟臺,直奔藍莓去了。

    楚源一瞅,那年輕人不正是覃輝嗎?

    黃向東也驚道:“覃輝想干嘛?”

    覃輝明顯是看上藍莓了,他上去哈哈一笑,一把抱住了藍莓:“小美人,今天你可來了,哥包你了!”

    藍莓顯得驚慌失措,她可沒有什么大背景,就是個打碟的。

    她也不喜歡覃輝,連連掙扎,不給抱。

    覃輝當即就給了她一巴掌:“干,動什么動?知道哥是誰嗎?”

    酒吧已經安靜了下來,現在這年代,腦殘富二代可沒有幾個,這樣光明正大地強搶民女太罕見了。

    不過眾多客人不敢吱聲,因為對方是覃輝,目前桂寧霸主覃氏的子弟。

    酒吧經理也嚇壞了,他趕緊上去圓場:“藍莓啊,覃公子喜歡你是你的榮幸,快親覃公子一口?!?

    覃輝一聽樂得哈哈大笑,嘟著個嘴就往藍莓嘴上湊。

    藍莓眼淚都出來了,本能地抬手一擋,根本不給親。

    這下覃輝徹底炸了,又是一巴掌抽過去:“干,給老子裝什么純!”

    這一巴掌打得狠,藍莓嘴巴都流血了。

    覃輝還不解氣,要繼續打,不過他的手掌抽不下去了,被人扣住了。

    覃輝扭頭一看,一個略帶胡渣的年輕人盯著他呢。

    正是楚源。

    “又是你,我干!老子找你好幾天了!”覃輝勃然大怒,顧不得藍莓了,反手就揍楚源。

    楚源冷笑一聲,一拳砸在覃輝臉上。

    楚源可是入門級的殺手,雖然力道不大,但他懂得打要害,人體臉的要害就是鼻梁。

    這一拳下去,覃輝鼻梁都歪了,劇痛襲來令得他瞬間冒了眼淚,鼻血長流。

    “草!給我殺了他!”覃輝捂著鼻子痛叫,酒吧里頓時亂作一團,下方的保鏢全都沖了上來。

    覃輝帶了十幾個保鏢,但這些保鏢只是精壯些的保安,哪里是楚源的對手。

    楚源化身功夫高手,一打一個準兒!

    客人們都看傻了,一邊往后躲一邊震驚地盯著楚源。

    這家伙是李小龍嗎?

    藍莓也躲到了打碟臺最里面,一眨不眨地盯著楚源看。

    楚源干脆利落,很快把十幾個保鏢都打趴了。

    覃輝已然嚇慘了,沒理由啊,楚源怎么那么厲害?

    “你……你有種給我等著,老子打電話!”覃輝大叫,掏出了手機。

    楚源插著手:“打啊?!?

    覃輝利索打了,他叫來了他的表哥,也是覃氏分支之一。

    他表哥又帶來了十幾個更加厲害的保鏢,跟楚源又是一頓揍。

    楚源這次有點費勁兒了,不過他還是打贏了。

    于是乎,表哥表弟都趴在地上大叫:“你他媽有種別跑,老子打電話!”

    “打啊?!背垂藘煽跉?,坐等。

    客人們都看樂了,偷偷支持楚源。

    藍莓則一臉憂慮,想提醒楚源跑路,但她不敢提醒。

    片刻后,酒吧入口忽地寂靜了下來,這股寂靜蔓延到了整個酒吧。

    這次只有一個人來了,他身形挺拔,龍行虎步,目光銳利,好一個世家子弟的模樣!

    很多客人驚呼出聲,因為來人是覃氏的繼承人,覃斌文!

    覃斌文可不是小嘍啰了,他是桂寧五少之一,暗中都有殺手保護的。

    以他的地位,本來是不該來這里的,但他今天正好開心,打算來放松一下,結果接到了旁系兄弟的電話,直接過來了。

    覃輝兩人大喜,趕緊跑過去叫道:“斌文哥,就是他,他打了我們!”

    兩人指著楚源叫囂。

    覃斌文理都不理兩個旁系兄弟,他走向楚源,嘴角勾起玩味的笑:“你是哪位???外地人?”

    “嗯?!背袋c了點頭,跳下了打碟臺。

    覃斌文走到他面前,饒有興致道:“功夫不錯嘛,可是你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少功夫不錯的人嗎?那可不是你能理解的層面?!?

    楚源哦了一聲,忽地一巴掌抽過去。

    覃斌文正在裝逼,瞬間被抽懵了,還轉了三圈,然后趴在了地上爬不起來。

    所有人都驚呆了,就連藍莓也不可思議地捂住了嘴。

    桂寧五少之一的覃斌文,就這么被抽了?

    楚源簡直是找死??!

    “斌文哥!”覃輝趕緊扶起覃斌文,覃斌文已經在流血了,他晃了晃腦袋,怒吼連連:“給我殺了他!”

    他在命令保護自己的殺手。

    然而,無人出現。

    在楚源動手那一刻,上帝之矛的殺手已經干掉了覃斌文的殺手。

    眾人面面相覷,覃斌文叫誰殺了楚源呢?

    “斌文哥,我……我不是他對手啊?!瘪x慫道,他以為覃斌文要他殺了楚源呢。

    覃斌文又驚又怒,扭頭掃視人群,再次大叫:“聾了嗎?給我殺了他!”

    依然無人出手。

    客人們面面相覷,難道覃斌文要他們殺了楚源?

    楚源笑了,他一腳飛起,將覃斌文踹飛了三米遠,腦袋都撞破了。

    這下覃斌文都沒力氣叫了,覃輝嚇尿了,想跑又不敢丟下覃斌文。

    楚源拍拍手,走向了已然癡呆的黃向東。

    黃向東一直在看戲,都看傻了。

    “向東啊,以后就要這樣收拾他們,懂了嗎?”楚源故意跟黃向東說話。

    覃斌文冒著血抬頭:“原來是黃氏……你給我等著,我覃氏宰了你!”

    他艱難爬起來,一瘸一拐地走人,狼狽不堪。

    楚源嗤笑一聲,五象城暗世界可以開啟了。

    黃向東比較單純,他只覺得心慌,要回去匯報此事。

    楚源拉他坐下:“你家的老爺子早就準備好了,放心吧?!?

    楚源說著打了個響指:“今晚全場由楚公子買單,大家盡情暢飲?!?

    當即,人人都樂開了花,趕緊點酒喝,什么貴點什么。

    經理也送來了一瓶路易十三,這在江州被稱作紅盒子。

    楚源還挺懷念的,正要打開一只玉手卻伸過來,輕輕地蓋在了瓶蓋上。

    “先生,我來開?!眳s是藍莓,她臉還是腫的,但的確漂亮,很有氣質。

    楚源笑了笑:“請?!?

    藍莓展顏一笑,屁股坐在了桌子上,俯身用嘴開啟了瓶蓋。

    這正是藍夜酒吧那一套,看來很多酒吧都通用。

    楚源怔了征,看著藍莓含著瓶蓋倒酒,又用嘴將瓶蓋合上,這一幕真是像極了那個女孩啊。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