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476章 狼女不現
    情況有點混亂,楚源稍微失去了方寸。

    再見狼女,他實在難以平靜。

    但楚未晞說得很對,現在應當先讓西方佬磕長城,向外宣示,誰才是華夏之主!

    楚源深吸一口氣,穩住了心態。

    他掃視人群,發現西方佬個個惶恐不安難以置信,全都往河邊跑,要去檢查幽靈的死活。

    東方人則歡呼雀躍,很多人都圍向楚源道賀,這一刻所有東方人都是向著楚源的!

    這就是亞洲霸主!

    楚源壓下去找狼女的沖動,再次點燃了一支煙。

    煙氣入喉,又干又苦,楚源徹底平靜下來,大步走向楚修遠。

    楚修遠也跑去河邊了,他完全失態了,無法接受幽靈已死的事實。

    “給我撈起來,快點!”楚修遠在岸邊大吼大叫,跟只猩猩似的。一眾西方佬則踏著墩堡入水,狼狽地撈幽靈。

    幽靈趴在水里,一動不動,正在往下游飄呢。

    一眾人把他撈了起來,約克和西蒙一馬當先,一個勁兒地推幽靈的肩膀:“幽靈,幽靈!”

    可惜,人都死了,動脈的血都流干凈了,哪里還能活過來?

    “你們可真吵啊,多美的水長城,被你們毀了?!背撮_口,聲音冷冽。

    他身后,大片東方人都壓下激動,個個驕傲地盯著西方佬。

    全球百族,不知道幾百人,全都淪為了弱勢的一方。

    他們無法高高在上了。

    “楚源!你……這不公平,幽靈打敗了幻影,已經贏了,后來的決斗不算!”約克披頭散發渾身濕透,鐵青著臉叫囂。

    不等楚源回應,一眾亞洲人已經懟了回去。

    “規則是你們定的,所有殺手都可以上場,怎么就不算了?”

    “死鬼佬,你說不算就不算?”

    眾亞洲人可是磨刀霍霍的,如此歷史性的一刻,他們絕對不允許西方人反悔。

    約克被懟得啞口無言,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西蒙捏緊了拳頭,意識到了輸掉決斗的可怕。

    按照約定,西方佬可是要磕長城的!

    全球百族,多少西方大人物在此?多少目光集中在這里?

    杜邦家族、塔塔集團、沃爾頓家族,三個國際前十都在場,更有十幾個知名大財閥,還有幾十個西方家族。

    這些人代表的勢力,可以輕易碾壓亞洲了,可此刻卻要在亞洲人面前磕長城?

    這絕對不可以!

    “我們還有殺手沒有上場,勝負未定!”西蒙大聲叫道,強行續命。

    他這個倒不算違規,他的確可以繼續上殺手。

    然而,楚源給了他致命一擊:“不是要急著回援杜邦家族嗎?還要繼續決斗?那黑黨我可就管不了了?!?

    “你!”西蒙和眾西方佬氣炸了,又驚又怒。

    杜邦家族危在旦夕,上帝之鞭必須回援了,不然楚源一聲令下,黑黨繼續攻擊,杜邦就完了!

    “別吵了?!焙龅?,楚修遠開口,聲音嘶啞而冷冽,竟是比誰都要平靜。

    “連幽靈都死了,我們再派殺手也是送死?!背捱h大口呼吸,目光看向楚源:“我真是小瞧你了,你這手藏拙藏得不錯?!?

    楚源微微一笑:“過獎了,還是先履行約定吧?!?

    “磕長城,磕長城!”一眾亞洲人叫了起來,完全不給楚修遠面子。

    西蒙等人臉色難看之極,哪里肯磕頭?

    “看來諸位腿腳不夠利索啊,跪不下去?!背春舫鲆豢跓煔?,“那就走吧,請,都走吧?!?

    楚源讓出路來,放西方人走。

    所有人都懵了,西蒙等人都驚疑不定。

    “走啊,怕什么?!背丛俅蔚?,結果一轉頭跟楚未晞低語:“安排殺手?!?

    他雖然是低語,實際上很多人都聽見了。

    頓時,人群騷亂,連亞洲人都亂了。

    楚源安排殺手,莫非要大開殺戒了?

    若是之前,楚源安排殺手無人會怕,但現在,楚源可是擁有一位干掉了幽靈的頂尖殺手。

    誰不怕?

    “楚源,你干什么?你想殺我們?”西蒙質問,竟還怒火沖天。

    “沒有沒有,我是讓殺手送你們一程,你們是客人嘛?!背磾[手,示意亞洲人也讓路,“大家都讓一讓,恭送尊貴的西方人回家?!?

    眾亞洲人也讓出了路,一條大路呈現,西方佬可以走了。

    但無人敢動,眾西方佬面面相覷,實在忌憚狼女。

    楚源絕對不安好心!

    這里又是他的地盤,眾人還真無法反抗。

    于是乎,西蒙等人全都看向楚修遠,盼著楚修遠做主。

    楚修遠臉色陰晴不定,作為西歐猛虎,他是一方梟雄,可何曾遭遇過如此慘???

    沒了幽靈,他就相當于沒了牙齒,根本狂不起來了。

    “長城是我母國的象征,我跪拜長城很合理?!背捱h再次深呼吸,一字一句道,“我邀國際百族同游長城,大家可一道跪拜,表示對華夏古人的尊敬?!?

    他說著,走向水長城,要磕頭了。

    他的說辭很勉強,華夏人磕頭可以理解,但西方佬再怎么說也很勉強。

    可沒辦法,楚修遠已經最大限度地維護西方佬的尊嚴了。

    眾西方佬對視,眼看楚修遠踏上長城了,也只得跟上去。

    于是乎,壯觀的一幕發生了,數百個西方財閥的代表,齊齊在長城上磕頭跪拜!

    雖然毫無誠意,而且一臉怨氣,可就是磕頭了!

    楚源連連拍手:“不錯不錯,大伙拍下來,多往網絡傳,讓全世界都看看這壯觀的一幕?!?

    頓時,咔嚓咔嚓聲不絕于耳,人人都掏出手機拍了起來。

    這可把西方佬氣炸了,但有什么辦法?他們已經毫無還手之力了。

    足足十幾分鐘,磕頭結束,一堆人黑著臉走下長城,一言不發。

    楚修遠卻意外地恢復了平靜,他走到楚源面前,感慨道:“真是棋差一招,我走了,不過我們還會見面的?!?

    他不得不走了,他已經沒有資本入華了!

    不過他也沒有徹底潰敗,只是傷了根基而已。

    楚源露齒一笑:“好,回去吧,好吃好喝,沒幾天活了?!?

    楚修遠目光一寒,甩手而去。

    一眾西方人也紛紛離去,這次他們不怕楚源安排殺手干他們了,因為他們磕了頭,楚源沒有理由殺他們。

    在東方人起哄的噓聲中,西方佬灰頭土臉地滾了,整個風景區都似乎靚麗了起來,讓人身心愉悅。

    楚源目送楚修遠離開后,當即打算入叢林,他要找狼女。

    不料老魔陀和流疏影下來了。

    “楚源,冷靜點,你萬萬不可承認那個女殺手是狼女?!崩夏右呀浾J出是狼女了,但他來警告楚源,千萬不能承認。

    “青空王已經去追蹤狼女了,他一口咬定是狼女,但你不要承認,這事往后拖?!绷魇栌耙蔡嵝蚜艘幌?。

    楚源咬了咬牙:“見一面也不行嗎?”

    “不行,任何可能落實狼女身份的行為都要避免?!崩夏訐u頭,“你還沒強大到可以對抗青空的地步?!?

    話音一落,人群忽地驚叫了一聲,卻是叢林那邊有個高大的男人出現,他仿佛踏水而來,直接踩著水長城跳躍了過來。

    眾人都很震驚,這個男人太猛了吧?幾下越過一條河?

    楚源目光一寒:“他就是青空王?”

    “對?!崩夏雍土魇栌岸键c頭,而青空王已經逼近。

    他看起來吃了悶虧,顯然沒有逮住狼女,因此怒火沖天,跑來找楚源了。

    “楚源,狼女呢?交出來!”青空王一來就怒喝,面罩下的臉肯定陰寒到了極點。

    楚源臉色也陰寒:“這就是你對待楚氏繼承人的態度?”

    “青空只對家主負責,我告訴你,你窩藏狼女,我有權殺了你!”青空王越說越冷冽,手指甚至扣住了腰間的匕首。

    他殺氣鋪天蓋地,連四周的亞洲人都駭然失色,感覺他是一頭惡魔。

    老魔陀呵斥:“青空王,狼女早就死了,你在叫囂什么?”

    “放屁!楚源,你今天不交出狼女,我殺了你!”青空王簡直張狂,絲毫不把楚源放在眼里。

    楚源笑了,很不屑地笑了。

    他從脖子上取下狼牙,就這么放在青空王面前:“你殺一個試試?”

    狼牙熠熠生輝,上面的“暗”字象征著暗影至高無上的權杖!

    誰敢殺楚源,必定會被暗影吞噬!

    青空王嘴唇抖了一下,他極度憤怒,如同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

    但青空王必須得承認,他不敢殺楚源,明晃晃的狼牙就在眼前,是一道任何人都不敢逾越的鴻溝!

    “楚氏三少爺,我記住你了,我會一直監視你,我遲早會抓住狼女!”青空王怒罵一聲,轉身離去。

    楚源只當他是個弱智,鳥都不鳥。

    重新戴好狼牙,楚源看向茂密的叢林,他有種直覺,狼女一定還在叢林中,或許在看自己。

    可自己不能去找她,甚至看一眼都是奢求。

    “親愛的哥哥,不要發呆了,你現在一鳴驚人,國際第十財閥的地位是真正穩了,無數國際權勢都等著你去掠奪呢?!背磿動譁愡^來賣萌了。

    楚源收回了目光,是啊,這一刻,他楚源才是真正的亞洲霸主才是真正的第十財閥!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