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506章 不盟
    “不甘!”何晨君捏拳咬牙,野心蓬勃。

    作為何家的繼承人,何晨君早就受夠了隱世,他何家明明是華夏隱族之首,早就有實力成為華夏真正的霸主。

    但何家一直隱世不出,毫無斗志,現如今讓楚源那么個跳梁小丑當了華夏霸主。

    楚源竟然還入奧尋求結盟,妄圖隱族為他辦事,何等可笑?

    “不甘就對了,東方世界已經崛起,隱族不必害怕遭到西方打壓。這正是最好的時機,只要滅了楚源,何晨君就是東方世界的王,在華夏隱族的支持下稱霸,就連攘夷武士都得退避三舍!”楚修遠嘴角勾著陰笑,語氣卻慷慨激昂。

    旁邊霍利奇怪地笑了笑,并不說話。

    何晨君深吸一口氣:“修遠兄,我該如何對付楚源?”

    “只需要一個合適的理由,就可以聯合華夏隱族對付他?!背捱h邁步走近,貼著何晨君的耳朵說起了悄悄話。

    何晨君一邊聽一邊點頭,眼中都是冷光,他殺意已決,不再遲疑—楚源能當王,我就不能當嗎!

    天色越發暗了,繁華的城市燈火通明,宛如不夜城。

    楚源睡了個大好覺,第二天伸著懶腰起身,一眼看見了床頭的紙條,暗影又傳來消息了。

    楚源抓起一看,卻是關于華夏隱族的。

    “巴蜀劉家、大原溫家、江浙榮氏入奧了?!?

    這三家算是知名隱族了,曾經也拜訪過楚源,只是并沒有深入交流。

    他們三家入奧,肯定是找何家商議大計的。

    楚源琢磨了起來,現在自己無從下手,或許可以從三大隱族找突破口,不然只能在這里耗死。

    楚源立馬找來許少泉:“少泉,派人盯著賭場,我要邀請幾位大人物談生意?!?

    “什么大人物?”

    “隱世大人物,可不是輕易能見到的?!?

    許少泉當即派人去盯梢了,楚源自己也收拾了一番,前往賭場。

    他并沒有進去,而是在外面的咖啡廳坐著看風景,思考著如此進行下一步。

    很快,幾輛豪車駛來,停在了賭場門口。

    楚源挑眉看去,卻見幾個氣度不凡的大人物下車,仿佛是來視察的領導一樣。

    毫無疑問,他們就是三家隱族的人!

    而賭場內,何晨君親自來迎接了,他領著幾個大人物上了賭場大樓的高層。

    這下可就不好監視了,楚源也不急,他繼續等待,也讓許少泉就位,只要三家隱族一出來立刻邀請談生意。

    賭場大樓高層,一行人邊走邊聊,相談盛歡。

    巴蜀劉漢明、大原溫碧龍、江浙榮昌盛,三位隱族家主全來了。

    他們都是五十歲往上的人了,是隱族明面上的代言人,跟何雄光是一個級別的。

    華夏隱族的真正掌權人是不問世事的,跟外界有關的一切事務都需要通過何雄光一行人來處理。

    隱族也只認他們。

    “晨君,猶記得當年見,才十來歲,現在都是大帥哥了?!眲h明比較爽朗,有著巴蜀人的幽默感。

    眾人哈哈一笑,氣氛十分友好。

    何晨君在前面帶路,溫爾儒雅道:“劉叔過獎了,這邊請,宴茶已經備好?!?

    不多時,一行人進了隱秘的會議室,開始喝茶聊天了。

    劉漢明三人都知道何雄光“重病”了,雖然覺得可惜,但也沒有多疑。

    “不知道何老爺什么時候才能好?他可有什么交代?”溫碧龍比較急性子,坐下就問。

    “溫叔莫急,我爺爺是突然犯病,醫生說半年才能穩定病情,當然,我可以去見他,跟他聊聊天什么的?!焙纬烤菁己芎?,一邊倒茶一邊道,“們也可以去見他,如果他精神好一點的話?!?

    “不必了不必了,看來何老爺的病十分嚴重,我們去打擾也不好。既然晨君可以傳話,那就來主持大局好了?!睒s昌盛很看重何晨君。

    因為何雄光已經太老了,他就算不犯病也當不了幾年家主了,下一任賭王只能是何晨君,隱族那邊都不會有意見。

    幾人都點頭,沒必要打擾何雄光。

    何晨君也不強求,他抿了一口茶直奔主題:“爺爺已經跟我說了最近亞洲的局勢,攘夷武士出山,跟楚源一道剿滅了東南亞隱族,這是殺雞儆猴!”

    何晨君語氣嚴厲了起來:“他故意做給我們看的,他知道我們不會幫他,所以先去聯合東洋人。我爺爺挺不高興的,楚源理應先來見他的,結果跑去東洋了?!?

    “他架子很大,做了一套戲給我們看,想我們主動找他?!?

    何晨君一口氣說了一堆話,都是針對楚源的。

    劉漢明三人對視一眼,都沉吟不語。

    楚源的確有殺雞儆猴的意思,不過并非什么嚴重的事,他反倒是證明了他的本事,他足以令華夏隱族心動了。

    “晨君,爺爺是這么個想法嗎?”劉漢明開口,似乎覺得何雄光氣量不會這么小。

    “我爺爺很看重楚源,希望楚源主動求見我們七大隱族,好好商量大計。但楚源不來求見,反而先去見東洋人,對我們華夏隱族不太尊重?!焙纬烤幸鉄o意給楚源拉仇恨。

    劉漢明和溫碧龍再次沉默,榮昌盛則道:“是這么個理,楚源有點過了?!?

    “這也就罷了,可楚源耍完了威風,又跑來我何家了,非要見我爺爺,被我拒絕了?!焙纬烤俚?。

    “什么?”幾人都吃了一驚,楚源來了?

    “他昨天就來了,現在估計在監視我們?!焙纬烤行┍锴?,“他現在太強了,本身權勢滔天,又有攘夷武士作為后盾,我何家可不敢招惹他?!?

    幾人一聽,都有點不悅,已經被何晨君帶偏了。

    “這小子跑到咱們家門口來耍威風了?還監視?有什么話不能當面說嗎?”劉漢明站了起來,相當的不爽。

    而他話音一落,一個屬下前來匯報:“何公子,楚源和江南代表團都在賭場外面,不知道要做什么?!?

    “他還真來監視我們?”榮昌盛大為惱火,作為隱族的代言人,他也是有脾氣的。

    “走,去會會他,他不是要監視我們嗎?讓他看個夠!”溫碧龍要為何晨君做主了。

    何晨君猶豫道:“楚源似乎帶來了暗影,我們還是不要招惹他了?!?

    “暗影是對付西方的,給楚源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對付我們!”溫碧龍大手一揮,率先下樓去。

    幾人全都跟上,然后殺向賭場外面。

    許少泉正在等著呢,見幾人出來了忙熱情迎上去,結果被推開了。

    “楚源在哪里?”何晨君質問,眼中隱藏著冷笑。

    “在喝咖啡啊,他等著幾位大佬呢?!痹S少泉還不懂發生了什么。

    “怕是監視我們吧?”榮昌盛嗤笑一聲,大步走向咖啡廳。

    一行人全過去了。

    楚源的確在喝咖啡,還挺悠閑的。

    但幾人一來,楚源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兒,怎么三位大佬一身火藥味?

    楚源起身打招呼,劉漢明三人都沒啥好臉色,倒是何晨君特意露出有點忌憚的表情道:“楚先生,怎么不直接進賭場???在這里做什么?”

    “我不便打擾們,在此等候?!背唇忉尩?。

    “楚源,無謂多說了,我們隱族有自己的生存之道,這次只是來見何老爺的,不是見,走吧?!睒s昌盛甩手,完全不給面子。

    楚源懵圈了,這是啥情況?

    自己沒得罪華夏隱族吧?

    “楚源,我們華夏七大隱族是一體的,就是楚氏也不會針對我們,可要好好掂量一下?!睖乇听堃驳?,很是不滿。

    楚源皺起了眉頭,掃了一眼何晨君。

    何晨君一副老好人的樣子,只是嘴角勾著難以覺察的笑意。

    毫無疑問,他抹黑了楚源。

    其實劉漢明等人不是傻子,只是他們不會懷疑何晨君,何晨君很快就是下一任賭王了,沒必要干齷齪事。

    華夏七大隱族又是一體的,宛如一家人,想問題的時候自然是一致對外的。

    所以楚源就遭殃了,他一個外人,根本走不進華夏隱族這個大家庭里。

    “們見過何雄光了嗎?”楚源不辯解,只是問了一句。

    “我爺爺重病,我代為傳達他的話。如果楚先生一定要見我爺爺,可以半年后再來?!焙纬烤_口。

    劉漢明三人懶得再說,甩手而去。

    這是擺明了不會跟楚源結盟,態度還十分堅決。

    楚源目送他們遠去,臉色沉凝了起來。

    這似乎有點麻煩啊。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