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518章 斷指起誓
    流家第五代傳人流疏影,前來拜見三王?!绷魇栌罢Z氣十分尊敬,就仿佛臣子覲見皇上一樣。

    那古塔的木門忽地打開,露出一個黑漆漆的窟窿來。

    塔內無光,完看不清有什么東西。

    楚源仔細打量,他看出了這古塔是中空的,也就是無法攀登,如同李天王的塔一樣,是罩著人的。

    顯然,殺手世家的三位掌權者,就在塔內坐著。

    “流疏影,有何事?”塔內傳出一個低沉的聲音,仿佛一位佛陀。

    “楚氏三少爺前來拜訪三王?!背瓷锨?,拱了一下手。

    流疏影無聲地退下,站在一旁不再插話。

    塔內也沒了動靜。

    楚源靜靜地等候著,終于等到了回應。

    “楚氏三少爺,說出的來意?!辈恢滥奈煌蹰_口。

    楚源將事情一五一十道來,并且強調:“尹家狼女,乃殺手界的神,未來不可限量,對殺手世家而言也是一個寶藏?!?

    楚源相信,殺手世家也是舍不得狼女的,不然他們為什么肯見自己?

    “楚三少,狼女已經是楚氏的殺手了,理論上跟我們無關。況且,事情因而起,倘若當初狼女不幫,她斷然不會落得如此下場?!彼嚷曇粼倨?,多了幾分冷意。

    楚源的說辭,三王并不能接受。

    “狼女的確因我陷入了困境,我因此想幫她,只要她不死,我可付出一切代價?!背醋⒁曋潘谄崞岬膬炔?,字字句句說得冷靜而清晰。

    然而,三聲嗤笑響起,三王都笑了。

    “楚三少竟說出如此幼稚的話?一個殺手,隨手便可丟棄,何需如此虛偽?”

    “假惺惺作甚?繼承人之爭贏了,只要丟棄狼女,楚氏就是的了,我們可承受不起的求情?!?

    一片譏笑。

    楚源不反駁,任由三王嘲笑。

    等笑聲停了,楚源才道:“狼女于我而言有著重要的意義,我并非虛情假意,我一定要保住她!”

    “不惜一切代價?”塔內嗤笑并未停。

    “對?!?

    “那就跪下磕頭,讓我們看看的決心!”一聲冷喝,塔內三王根本不信楚源。

    流疏影抬頭,抿緊了嘴。

    跪下磕頭是萬萬不可的,楚氏的尊嚴不允許楚源下跪。

    楚源輕輕地呼了口氣,并不作答。

    “怎么?這就是的不惜一切代價?下跪都不肯?”塔內又響起了嗤笑。

    楚源依然不答,只是拔出了腰間的匕首。

    塔內安靜了,三王都看著他。

    “楚氏不能跪,換一個?!背撮_口,舉起一只手,另一只手抓緊了匕首。

    “我斷指起誓,必保狼女,請三王助我!”楚源猛地揚刀,鋒利的匕首朝著小拇指砍去。

    瞬息間,刀刃已經逼近,常人根本來不及反應。

    但塔內仿佛有流星激射,一只木魚飛了出來,后發先至,打在了楚源持刀的手腕上。

    楚源瞬間失力,匕首一松,貼著小拇指劃過,僅僅劃出了一道血痕。

    匕首和木魚都掉落在地,發出輕響。

    “好一個斷指起誓,這個楚氏三少爺真是荒唐!”塔內響起呵斥聲,只是依然不見人影。

    楚源指尖溢血,他再次拱手:“請三王助我!”

    塔內安靜了,再無動靜。

    最后,一個平緩的聲音響起:“流疏影,帶他走吧?!?

    “是?!绷魇栌袄^楚源,強拽拉走。

    塔前空蕩了,塔內三王盡皆有些嘆息。

    “此人若棄狼女,或可成球梟雄?!?

    “狼女若棄他,亦可成殺手之神?!?

    “怎么就碰上了呢?”

    黃昏的風拂過慈恩寺,幽靜的后院再無聲音了。

    長安城,楚源從地鐵站出來,手指已經貼上了創可貼。

    流疏影在旁邊心有余悸:“幸虧不是厲害的殺手,動作不快,不然手指就斷了?!?

    楚源要是再厲害一點,木魚可就趕不上他的速度了。

    “不知三王是否同意了?!背床⒉辉谝鈹嘀傅氖?,他現在是迷茫的,一直思考著如何才能讓狼女活下去。

    “應該同意了?!绷魇栌皣@了口氣,“走吧,去秦嶺,小姐在等?!?

    兩人乘上了高鐵,一路南下,之后又換乘巴士摩托等交通工具,抵達了秦嶺的邊緣。

    這里已經不是城市的范疇了,最近的村鎮都在十公里之外。

    楚源腳下踩著一條山路,這山路是通往秦嶺叢林的,是村民上山采蘑菇的路。

    抬頭看去,古老龐大的秦嶺看不到邊際,云海翻騰,林海浩蕩,這里是神秘而危險的。

    “楚氏在秦嶺里面?”楚源詢問。

    “對,秦嶺世外桃源,只要有錢,在這里生活是很舒服的?!绷魇栌靶α艘宦?,帶著楚源前進。

    這里是秦嶺北部的邊緣,多山多峽谷,人類活動的痕跡還是很多的。

    前進十余分鐘后,道路忽地開闊了,前方出現了守林人的木屋,而不遠處還有伐木區,一輛輛大卡車正在行駛。

    “親愛的哥哥,可算來啦?!蹦疚葜?,楚未晞冒了出來,他附近還有幾個黑衣人。

    “楚氏在哪里?”楚源直接詢問。

    楚未晞翻了個白眼:“還遠著呢,等直升機吧?!?

    話音剛落,天空就傳來直升機的聲音,一架直升機降落,停在了不遠處的空地上。

    楚未晞打了個響指:“走吧?!?

    一行人徑直上直升機,朝著秦嶺深處進發。

    楚源無心欣賞,只覺到處都是一樣的,山脈、林海,看都看不完,若是沒有直升機,根本進不來。

    終于,直升機開始下降了。

    楚源看下去,能看到一處巨大的峽谷。

    那是一個四面環山的峽谷,而且并不狹長,反而很開闊,能隱約看到其中的建筑。

    都是古典派建筑,有點像圓明園,不知道建造了多少年了。

    “民國時期就開始建造了,耗時半個世紀,也只有楚氏能支持這么龐大的消耗了?!背磿勑Φ?,“可惜建好后,年輕子弟都不愿意住,因為這里沒有網絡?!?

    “實際上,這里平時沒啥人,只有一些養老的長輩,種種菜養養花什么的。不到特定節日,楚氏桃源只有幾十人?!?

    楚未晞還笑話了起來,覺得楚氏建造這個桃源太浪費了。

    說話間,直升機已經降落在了停機坪,這里經過修剪,一點雜草都沒有。

    放眼看去,已經有十幾架直升機了,顯然楚氏諸多成員都回來了。

    沿著道路看去,能看到古色古香的園林式建筑,甚至還有水上宮殿,美不勝收。

    楚源沒心思欣賞這些美景,他跟著楚未晞一路前進。

    路上有不少人,楚氏成員和下人都有,一個個跟楚未晞行禮,然后又很迷茫地看楚源。

    無人認識楚源。

    這是二十年來,楚源首次回家。

    或許一兩歲的時候,楚源在這里生活過,可他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再走一段路,前方忽地喧嘩了起來,卻是一大群人正在談天說地,好不歡樂。

    楚源腳步一停,他看到了兩個熟面孔。

    楚修遠和楚未楊!

    他倆也回來了。

    那群人也看見了楚未晞和楚源,當即走了過來。

    楚未晞款款一笑:“未晞見過諸位長輩?!?

    “未晞啊,越來越漂亮了,真是我們楚氏的一朵金花?!北娙舜蛉?,笑聲不斷。

    很多人都在有意無意地瞄楚源,可并不跟楚源說話,氣氛中有一絲怪異。

    楚未楊這個家伙陰狠地盯楚源,但也不說話,仿佛不認識一樣。

    還是楚修遠主動,他假意才看見楚源,驚喜道:“三弟,也回來了啊,最近不忙啦?”

    “忙完了,回來看看?!背雌狡降?,他能感受到眾人對自己的排斥。

    五脈相爭,脈脈都有矛盾。

    但楚源作為最優異的繼承人,成了眾矢之的,他是矛盾的中心點。

    說白了,繼承人之爭到了最后時刻了,楚源是出頭鳥,眾人當然排斥他,換作別的少爺也是一樣。

    “們四兄弟,還有妹妹,難得一聚,都別傻站著了,去主殿見見家主吧?!焙龅?,一個中年人開口,他一副書生氣,十分的儒雅。

    正是第五脈的掌權者,楚業樺,也就是楚韞玉的父親。

    楚韞玉站在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當真就是書呆子樣。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