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532章 世界第一狙擊手
    兩艘巨無霸兇悍撞擊在一起,三百余毒蜂沖入了郵輪。

    他們的暗榜殺手其實不多,總數不超過十人,但個個都是精銳中的精銳,尤其是三位首領,乃當今世界最強大的人。

    華夏隱族和攘夷武士絕對不是對手,唯一能看的只有魅影了!

    大戰再起,這一次動靜要小許多,毒蜂是頂尖殺手,他們不會跟士兵一樣沖殺,他們是刺客。

    一入郵輪,他們就仿佛水滴入海,消失得無影無蹤。

    楚源感覺自己被危險包圍了,如果魅影擋不住毒蜂,那自己必死無疑。

    對面,商船甲板上,西方百族人仰馬翻,摔得鼻青臉腫。

    他們不敢躲,只能硬抗了這一波撞擊。

    甚至有好幾個人摔進了海里,直接被震碎了內臟。

    絡蘭還算完好,他穩住了身子,抓著欄桿道:“毒蜂出手了,我們必勝!”

    這話鼓舞人心,眾人無不興奮,哪怕霍利剛被殺也無關緊要。

    眾人也偷偷看瑪門,這才發現他不見了。

    頓時,西方百族長松一口氣,再次盯向郵輪。

    “哈哈,毒蜂進入郵輪了,這次看你怎么死!”

    “楚源,你繼續囂張啊,看你能囂張到什么時候!”

    “殺殺殺!”

    西方百族又開始興奮了,個個盯著郵輪看。

    此時,惡靈和骷髏會基本被消滅了,底層郵輪全是尸體。

    而華夏隱族的精銳和暗榜殺手正在趕往高層,要狙擊毒蜂。

    然而,不得不承認,毒蜂的確強大,哪怕不是暗榜殺手,也可以纏住攘夷武士中的王者。

    攘夷武士擅長強攻,在亂糟糟的郵輪中陷入了頹勢,他們根本逮不住毒蜂。

    短短幾分鐘,就有好幾個攘夷武士死亡,甚至被分尸。

    “隱匿!”高杉靖在第十五層大叫,他被好幾個攘夷武士簇擁著,正在尋找毒蜂。

    華夏隱族的情況要稍微好一些,他們中的暗榜殺手也擅長暗殺,已經隱匿了。

    于是乎,隨著時間流逝,郵輪竟然安靜了下來。

    只是時不時就有吼聲和慘叫響起,令人膽寒。

    郵輪太大了,藏幾百上千人都是輕而易舉的,各方精銳,都在隱藏,然后暗殺。

    西方百族看得激動而緊張,他們人手一個望遠鏡,搜尋著郵輪各個位置,偶爾看到黑影就興奮得直叫。

    “我看到毒蜂了,二十五層,三個人!”忽地,一個西方人驚喜叫道,預示著毒蜂已經接近楚源了。

    二十五層,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層數了。

    “哈哈,楚源完了,他等死吧!”西方百族樂呵得不行,個個嘲笑楚源。

    楚源感受到了危機,毒蜂來的壓力很大,而且已經有人上了二十五層了。

    只剩下五層了。

    他們就跟鬼魅一樣,無影無蹤!

    又是一陣慘叫響起,卻是十余個攘夷武士跟一支毒蜂小分隊碰上了,雙方爆發了廝殺。

    短短三刻鐘,攘夷武士團滅,而毒蜂緊緊丟下了兩具尸體,迅速踏上了二十七層!

    “二十七層了!”西方百族大叫,看得意猶未盡,趕緊到處搜尋,可惜看不到毒蜂了。

    郵輪再無動靜,慘叫和廝殺也爆發在低層,那并不是暗榜殺手的廝殺,各方的暗榜殺手似乎都進入了高層!

    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這三層中恐怕隱藏了二十幾個暗榜殺手!

    楚源轉身,盯著船艙出口,那里黑漆漆的,沒有一絲動靜,但卻仿佛一個血盆大口,已經對這楚源張開了。

    “哈哈,楚源嚇尿了!”西方百族狂笑,興奮得直搓手。

    絡蘭再次倒了一杯葡萄酒,愜意道:“死亡來敲門了?!?

    他話音一落,三十層船艙內,金戈之音大作,兩波殺手展開了激烈的廝殺。

    人數不多,但肯定都是暗榜殺手,一人可定千軍!

    起碼十余人在相互廝殺,慘烈無比。

    西方百族都安靜了,豎耳聽著船艙里的動靜,分析有多少人。

    “應該有十人以上,三位七宗罪的首領肯定都在,馬上突破最后的防線了!”

    “楚源不自量力,他以為能打敗毒蜂?”

    西方百族越說越興奮,迫不及待地等著七宗罪出場。

    然而,金戈之音一直持續,彎刀和匕首在黑暗中突刺劈砍,雙方竟是不相上下!

    這是令人心驚的,毒蜂被擋住了!

    楚源的殺手,不容小覷,甚至可以說令人瞠目結舌了。

    除了暗影,還有誰能擋住毒蜂?

    “哼,我倒要看看你楚源能擋多久!”絡蘭冷笑,一眨不眨地盯著三十層船艙出口。

    所有目光都聚集在那里,里面的昏暗中不斷有黑影閃過,仿佛十幾頭惡魔在相互撕咬。

    楚源也緊盯著,這種級別的戰斗是驚天動地的,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忽地,船艙出口滾出一人,氣絕身亡。

    楚源眼眉一挑,那是一個魅影!

    西方百族驚叫了一聲,瞪大了眼睛。

    而后,他們看到了他們最期待的人,瑪門!

    瑪門手持彎刀,輕輕甩開刀上的血,走了出來。

    他身后的黑暗中,戰斗還在持續,誰也無暇分身。但瑪門已經殺了他的對手,他得以抽身。

    可以看到,他一身干干凈凈,甚至連血都沒有一滴,就這么大步走了出來。

    “瑪門!”西方百族狂喜大叫,仿佛看見了親爹一樣。

    瑪門平平淡淡的,眼眸都是死的一般。

    他鎖定了楚源,一邊把玩彎刀一邊走過來:“你就是東方霸主?”

    楚源的煙已經抽到頭了,他點了一下頭,并不多言。

    瑪門咧嘴一笑,手中的彎刀仿佛一朵花一樣,挽起各種形態。

    “我喜歡沉默的人,因為我就是沉默的人?!爆旈T一步步走近,彎刀的寒氣直沖楚源的喉嚨。

    楚源忽地笑了:“對于殺手而言,暴露在陽光之下應該是致命的吧?”

    “嗯?你還有后手嗎?”瑪門依然咧著嘴,“其實從一開始你就輸了,你一踏上南美就被徹底監控了,包括這艘郵輪?!?

    “你以為魅影的存在我們不知道嗎?楚氏、三王,都是重點監控對象,我們昨晚就發現魅影上船了。所以,我們實際上有四支毒蜂,驚不驚喜?”

    瑪門很愉快,他喜歡玩弄蟲子的感覺。

    西方百族聽得驚喜不已,四支毒蜂!

    天??!

    楚源也有些驚訝,四支毒蜂嗎?難怪能突破魅影的防御,自己的確失算了,低估了西方的情報系統。

    他們的情報系統只會比楚未晞的更加厲害。

    “你無話可說了?”瑪門舉起了彎刀。

    楚源聳聳肩:“無話可說,但我總覺得,我應該是有后手的?!?

    他這話令人疑惑,瑪門怔了一下,接著不做理會,一刀砍下。

    只是下一秒,砰地一聲,一枚狙擊子彈從遠處不起眼的游輪上激射而來,正中瑪門的彎刀。

    刺耳的聲音炸裂,彎刀直接破碎了。

    瑪門吃了一驚,迅速后撤,躲在了艙門側邊,拔出了一把匕首。

    而遠處的游輪甲板上,趴在最高處的楚未晞摘下護目眼鏡呼了口氣:“怎么打偏了?不對,我這是發揮超常了,竟然能打中他的刀?!?

    “小姐不愧是世界第一狙擊手,兩百米距離僅僅偏離了不到半米,跟爆頭差不多了?!迸赃?,還趴著一個女人,卻是楚源許久不見的白雪。

    她學會拍馬屁了。

    楚未晞翻了個身,揉著被后挫力震了一下的肩膀:“我哥哥真奸詐,得到了魅影竟然不告訴我,害我一直擔心老末晝吃虧?!?

    郵輪上,不僅僅有魅影,還有老末晝!

    那才是楚源的終極王牌!

    他之前已經跟楚未晞說定合作了,老末晝該殺人了!

    但為了防止被西方霸主察覺,楚源一直刻意忽視老末晝,可以說,從華夏到南美再到帕拉州海域,楚源完全忽視了老末晝。

    他自己都不確定老末晝是否來了。

    子彈出膛那一刻,楚源才確定,老末晝來了。

    他松了口氣,朝著躲避的瑪門笑了一聲:“你看,我果然有后手吧?”

    瑪門臉色陰冷,直接打開通訊器:“絡蘭,派人除掉狙擊手?!?

    商船上,絡蘭連忙去辦,但瑪門忽地自語:“不對勁兒!”

    他是自語的,但話卻通過通訊器傳到了西方百族的耳中。

    眾人個個愕然,緊緊盯著瑪門。

    瑪門緩緩回頭,看向船艙的黑暗中,那里面安靜得詭異。

    明明剛才還在劇烈廝殺,這一刻卻一點動靜都沒有了!

    毒蜂,似乎死光了!

    強如瑪門也感到了不安,但他不敢后退,否則會暴露在狙擊手的槍下—盡管只有楚未晞一個不靠譜的狙擊手,她來玩的。

    終于,黑暗中有了動靜,一個白發蒼蒼的老婆婆彎著腰走了出來,還咳嗦了幾聲。

    “就剩你一個了,我來當你的黃泉引路人吧?!?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