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776章 謝謝你等我
    亞麻遜綠色水蚺,世界上最致命的動物之一。

    目前人為發現的最大綠色水蚺全長十九公尺,體重超過了三百公斤。

    在這魔鬼沼澤,綠色水蚺就是絕對的霸主,連鱷魚都是其食物

    山上觀眾議論紛紛,懷疑還有一條,如果是公的就麻煩了。

    他們的懷疑沒有錯,水生林中,的確還有一條綠色水蚺。

    在迪達三人即將離開水生林的時候,前方的沼澤地忽地翻涌,一頭巨大的鱷魚在逃命。

    威克士又嚇了一跳,蹲了下來。

    迪達則盯著那片沼澤,臉色變了變,因為他看到了一頭龐然大物。

    那又是一條巨蟒,猛地從沼澤里鉆出,一口就將鱷魚吞了,銅鈴大的眼睛盯向迪達三人。

    這條巨蟒比剛才那條大了起碼一倍,光是露出的脖子都有近一米長!

    它在迪達三人身上嗅到了同類的味道,然后沉入了沼澤中。

    迪達后退了一步,臉色肅然。

    威克士和另一個圣使抓著武器四顧:“跑哪里去了?”

    “它在蟄伏,要偷襲我們?!钡线_低沉道:“在水下,誰也發現不了它?!?

    “那怎么辦?”威克士心驚膽戰。

    “如果不宰了它,我們會被一路尾隨,隨時有危險?!钡线_看向威克士兩人,“你們兩人,去一個人下水引誘,我找機會殺它?!?

    “???”威克士兩人臉色慘白,連連搖頭。

    “去!”迪達怒斥一聲,威克士一抖,一咬牙給了另一個圣使一腳。

    那圣使都沒反應過來,直接掉入了水里,驚恐地亂叫。

    不過三秒,一抹綠影靠近,然后撲向那圣使。

    威克士嚇傻了,迪達則一喜,彪悍無比地躍下水面,在巨蟒張口的瞬間,一刀插進了巨蟒的腦袋。

    隨后迪達借力躍回,穩穩地停在了樹根上。

    巨蟒痛得翻滾,但已經將那圣使一口咬斷了。

    水中全是鮮血,巨蟒把水下攪得天翻地覆。

    “把你的匕首給我!”迪達罵了一聲,嚇傻了的威克士趕緊拋出匕首。

    迪達凌空接住,單手抓住樹枝,半邊身體入水,手中的匕首悍然一劃。

    水流破開,匕首精準地劃開了巨蟒的白肚子!

    這下,鮮血和內臟都在橫流,足足三刻鐘后,巨蟒才死去。

    迪達擦了擦身上的血水,露出殘忍的笑:“區區畜生,也想吃我?”

    威克士瑟瑟發抖,竟是忍不住磕頭:“迪達大人,請帶我出去?!?

    他徹底成了一條狗了,迪達的一條狗。

    山上,一些老道的殺手看著模糊的畫面驚叫:“迪達又殺了一條綠色水蚺,我的天,是公的!”

    “太強了,不愧是神榜之下無敵,東方殺神斷然不是他的對手!”

    山上嘩然,迪達簡直就是神。

    最高處,登記官也贊嘆:“迪達真是了不得,不愧是蘭美洲第一殺手,他一定是十三圣使之首了?!?

    “十三圣使死得差不多了,又得重新招募。不過首領可以確定了,基本是迪達了?!卑驳滤挂灿行┵潎@,迪達展示出來的武力極其接近神榜了。

    “肯定是迪達先生了,其余圣使隨便招募?!钡怯浌傩Σ[瞇。

    “還有一分變數?!卑驳滤箍聪蛭鱾鹊膮擦?,那邊一片漆黑,也沒有絲毫動靜,楚源似乎蒸發了一樣。

    楚源并非蒸發了,他換了好幾個地方,邊前進邊跟白紋伊蚊纏斗。

    整整一晚上,楚源手臂都酸了,不過收獲也是極大的。

    他的暗影一刀流和斷水流進步神速,連續突破,根本擋不住。

    在險境中突破自我是最快的,要么蚊子死,要么自己死,別無選擇!

    當然,楚源也遇到了其余危險,比如踩了一窩子彈蟻,要不是他反應快,恐怕腳掌都被咬穿了。

    其次,沼澤中鱷魚也是一個極大的危險,楚源在凌晨時分清洗臉頰,結果被一頭鱷魚偷襲。

    幸好楚源反應快,一刀插入了鱷魚的嘴里,不然他腦袋就沒了。

    如此可怕的環境中,人體的潛能被逼到了極限,視力、聽力都上升了一個檔次,楚源化身一頭獵豹了。

    而極限之下,對付白紋伊蚊也就更加專注,這才是真正的練武!

    終于,天色再次亮了起來,又一天過去了。

    楚源躺在樹干上,閉眼休息,進入淺睡狀態,此刻但凡又一絲動靜都能驚醒他。

    而沼澤東側的,迪達和威克士一路披荊斬棘,終于度過了最危險的地帶。

    他們已經前進了二十八公里了,只剩下最后兩公里了。

    而兩公里之外就是北方出口,那里有干燥的空地、有臨時搭建的棚子,還有一座座青翠的山峰。

    此刻,北方出口,蘭美洲殺手殿搭建的營地里布滿了觀眾。

    前前后后,不斷有人來此等候,連安德斯圣王也在一小時前抵達了。

    所有人都看著沼澤,而無人機也在上空盤旋,搜索著目標。

    很快,畫面傳回,那是迪達和威克士。

    “迪達出來了,再過一條河就到了!”人群驚喜,紛紛看著東側的大河。

    河水湍急,但攔不住頂尖殺手的。

    迪達直接抱了根木頭,激流勇進。

    威克士也有樣學樣,跟著迪達一起走。

    兩人游了半天,進入了人群的視線。

    觀眾們齊齊大喊:“迪達迪達迪達!”

    迪達露齒一笑,順利上岸。

    威克士也如死狗一樣爬上來,氣喘吁吁。

    一群殺手趕緊過去救援兩人,迪達卻推開眾人,掃視四顧:“東方人呢?”

    “他還沒到呢,或許死了?!?

    “哈哈哈!”

    眾人哄笑不已,迪達嘖了一聲,盯著西側:“這么好走的路,他竟還沒到?不會真死了吧?”

    “迪達大人別管他了,先過來,你已經是首領了!”眾人催促,殺手殿的登記官也走了出來。

    他贊許地看著迪達:“迪達先生,過來休息吧,你是十三圣使的首領了?!?

    “不不不,我要等一等東方人,不殺了他,我怎么能算首領呢?”迪達陰沉一笑,竟就這么站著,盯著西側沼澤。

    眾人對視,也盯著西側,看看東方人什么時候能出來。

    人群后方,初墨一臉擔憂,手心里都是汗。

    壩壩可千萬別出事啊。

    西側,距離北方出口三公里左右。

    楚源發現了一個水潭,這是洪水過后形成的,十分安全。

    楚源果斷跳進去洗澡,揉著自己酸痛的胳膊,舒服地不想動。

    他太痛苦了,對付蚊子看似簡單,但其中的艱辛是任何人都難以想象的。

    一整夜揮動匕首,練習斷水流,傻子都能練成瘋子。

    但楚源堅持了下來,他此刻的斷水流已經強得不可想象了。

    這是劍走偏鋒。

    楚源在所有方面都落后于迪達,他只能形成了一種不對稱力量。

    管你迪達多強,只要中了斷水流都得死!

    “嗡嗡”又有一群蚊子飛了過來,大概是驅蟲劑的味道又散了。

    楚源這次波瀾不驚了,根本不抹沼澤泥。

    他也不起身,指尖一夾匕首,看都不看就揮出。

    聽聲辨位!

    十幾刀下去,那群蚊子死了個精光,全都落在了地上。

    楚源伸了個懶腰,又泡了一會兒才出發。

    這一次他沒有逗留了,三公里的路途,他半小時就走完了。

    當他出現那一刻,北邊營地一片驚嘩,原本有說有笑的人群都啞然了。

    初墨長松一口氣,恨不得高喊幾聲壩壩。

    迪達則滿意一笑,大步走向楚源:“東方人,你遲到了,我等了你很久了?!?

    “謝謝你等我?!背捶畔卤嘲?,揉了揉脖子,“來吧?!?

    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該開殺了。

    迪達仰天大笑:“痛快,那來吧!”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