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萬古神話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有苦難言
    “你們這么看著我做什么?”

    金十三極力的勸說王昊等人,只是,越說他發現大家看著他的眼神越發怪異,這讓金十三心中發毛。他有一種拔腿就逃的沖動。

    可惜,王昊哪里會給他這個機會?

    “就你了!”

    一把拎起金十三,王昊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如今,我們實力不足,不管是第一種方法還是第二種方法,都不行!你不是想要讓我分你一絲宗門氣運嘛?現在讓你得償所愿。準備一下,三日之后,我們凝聚宗門氣運讓氣運化形!”

    “小子你不能這樣!你……”

    被王昊拎在手中,聽著這一番話,金十三有痛哭的沖動!

    果然,回到宗門就沒有好事啊。

    “怎么?你不想要宗門氣運嗎?”

    打斷了金十三的解釋,王昊面色一凝。

    “要!當然要!可是……咱們可以用別的方法??!”

    金十三小心的說道,他還在做著最后的掙扎。

    “難道你那天說以后都聽我的,不會有異心,都是假的?”

    王昊不給金十三絲毫機會,將臉湊近到金十三跟前,瞇著眼睛問道,隱隱的眼中寒光閃爍。

    “我……”

    金十三頓時啞口無言。

    “就這么定了!回去準備一下吧!你知道的,你如果失敗了,我們會記得你的!”

    王昊似笑非笑。

    “小子,你們……”

    見到王昊做出了最終的決定,自己的掙扎終究還是失敗了,金十三嘴角一抽,心里拔涼拔涼的!

    什么叫做自己失敗了,他們會記得自己……

    他金十三,需要王昊這些混蛋記著嗎?失敗了,就算被記著還有個屁用啊……

    這一刻金十三有一種抽自己耳刮子的沖動。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若是當日不陷害王昊,哪里來的祭天敬神!沒有祭天敬神,哪里來的宗門氣運?若非如此,哪里會有現在這般下場?

    果然,因果報應,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啊。

    想到這邊,金十三頓時無力的趴在地上,如霜打了的茄子一般,蔫了吧唧的!

    這讓一邊的泰有錢等人都不由得生出了一絲同情。

    “你們聊!為想靜靜!”

    似乎感受到了眾人同情的眼神,金十三輕嘆一聲,無力的朝著大廳之外爬去!

    他現在不想看到這些混蛋。

    他金十三,需要同情?

    “這家伙,不會想要逃走吧?”

    直到金十三消失在大廳之內,田不二一臉警惕的看了一眼他離去的方向,朝著王昊問道。

    “要不然我去把他捉回來?”

    田不二很積極。

    讓這金十三往日一副囂張的模樣,不將自己放在眼里。

    現在有這般機會,田不二哪里會錯過。

    “放心吧,他走不了!”

    王昊似笑非笑的說道。

    金十三想要逃?想多了!只要他與自己的那一層束縛未曾脫開,金十三便是無路可逃。

    “不過,這次的事情危險雖然不??!但是,一旦這金十三能夠成功,他得到的好處也不會少!而且,他的血脈和傳承足夠強大,對我們宗門將來的發展,也必然是一件好事!”

    眼看著凝聚宗門氣運的事情,就這么定下來,泰有錢嘴角浮現出了一絲笑意。

    “除了金十三之外,是否還要準備什么?”

    王昊沉吟道。

    “其余的我會準備。而且金十三如果不想死的話,他會幫我們做好的!”

    泰有錢眼中閃爍著精光。

    聽到泰有錢的話,一時間,屋內所有人都不由得笑了起來。

    這金十三,知道的可比任何人都要多。這一次他會藏私?這一次,金十三算是作繭自縛了。

    ……

    “什么?王昊他們回到東圣閣了?”

    就在東圣閣之內,王昊等人商量著如何處理氣運化形的事情之時,天玄劍宗當中,得知王昊一行人歸來,趙長老等人瞪大了眼睛。

    “怎么會這樣?這一段時間多少人潛入到我天玄山脈之內,王昊他們還能歸來?”

    一邊的曲巖鶴更是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著前來送信的門下弟子。

    如果說,天下誰最不愿意讓王昊等人歸來,那一定就是天玄劍宗之人!

    要知道,此番王昊等人前往古城,天玄劍宗可是做了不少事情。

    他們先是給了云雨閣暗示,甚至讓天越山莊的人出面對付王昊等人。

    雖然對這些人在古城之內能給王昊帶來什么威脅不抱有希望。但是,王昊的表現依舊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

    當得知王昊在古城之內得到葉家認可,并且得到了生死簿之時,饒是曲巖鶴等人心中也無比震驚。誰能想到王昊一行人竟然從葉家拿到了如此至寶!

    這可是葉家生死簿啊,靈界之內頂尖的法寶之一。饒是天玄劍宗也對此眼饞無比。如今竟然落入到了王昊等人的手中?

    那一刻,更加堅定了天玄劍宗滅殺王昊的想法。

    他們不單單是花費高價,找來了暗潮的殺手,更是在這幾日,放縱外人進入到天玄山脈之內。

    如今天玄山脈之內的情況?趙長老等人是太清楚不過了。這當真可以說是群魔舞動,什么牛鬼蛇神都趕來了。

    為此天玄劍宗收縮了往日他們巡視的地界,為的就是給這些人方便。

    在趙長老和曲巖鶴等人看來,如此情況下,王昊一行人是定然不可能回到東圣閣的。天玄山脈便是他們的葬身之地。

    不說是王昊一行人了!就算是讓曲巖鶴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下走一遭,只怕他也沒有自信能夠返回到天玄劍宗之內。

    正因為如此,趙長老等人靜靜的在宗門之內等待。

    一旦王昊等人出事,他們天玄劍宗便會出手封鎖整個天玄山脈。怎么說天玄劍宗與東圣閣關系‘莫逆’怎么能夠眼睜睜的看著東圣閣之人出事而無動于衷?這跟他們正道第一宗門之名不相符。他們必須為王昊等人報仇。到時候,王昊他們死了,斬殺王昊的人也要完蛋。那么,生死簿豈不是就自然而然的落入到了天玄劍宗的手中?

    怎么看,這都是一件一箭雙雕的事情。

    而現在王昊他們卻回來了?這讓曲巖鶴怎能不驚?

    “那些人是吃干飯的嗎?”

    確定消息真實,一邊脾氣火爆的左長老更是忍不住大聲罵道。

    “師尊,師尊……”

    然而,還不等趙長老等人大發雷霆,一陣急促的聲音卻是從門外傳來。

    緊接著林天翼匆匆跑入到大廳之內。

    “怎么了?”

    看著氣喘吁吁的林天翼,趙長老眉頭一皺。

    “剛才東圣閣那邊……那邊傳來消息,說是……”

    說道這邊,林天翼面色突然怪異了起來。

    “說!”

    左長老沒好氣的催促道。

    難怪趙天雄最近對這個弟子不滿意。身為第一長老親傳弟子,最近做事情越來越不利索,將來成就能高到什么地方?

    “剛才泰有錢讓人傳話,說是最近我們天玄山脈之內多了很多魑魅魍魎,這讓我們天玄山脈之內的氣息都變得烏七八糟!天玄劍宗身為堂堂正道第一宗門,難道不應該管管?他還說……”

    林天翼看了一眼趙長老等人猶豫著,不知道該如何委婉的說出來接下來的話。

    “還說什么?”

    趙長老面色陰沉。

    “他還說,既然天玄劍宗沒用,那就算了。為了不讓天下人笑話,他們東圣閣就勉為其難的出手相助。他們已經幫我們收拾好了局面,讓我們派個人去接管一下!讓我們不用感謝!”

    林天翼小聲說道。

    “什么?”

    隨著林天翼話音落下,左長老眼中仿佛要噴出火來!

    “無恥!猖狂!無知!”

    左長老氣急敗壞。

    泰有錢傳這話過來是什么意思?

    這是在嘲諷他們天玄劍宗嗎?

    什么叫做天玄劍宗沒用?什么叫做為了不讓天下人看笑話,他們東圣閣勉強出手?這簡直是對天玄劍宗最大的羞辱!

    還有,他說收拾好了,是什么意思?

    左長老咬牙切齒!

    幾個東圣閣的無知小輩竟然如此狂妄!

    “長老!不好了……”

    然而,還不等左長老發泄完,又是一陣急匆匆的聲音傳來。

    聲音還在落下,沈云清已然沖入到了大廳當中。

    “說吧,又發生了什么事情?”

    趙長老面無表情的看著沈云清問道。

    “山下二十里之外的山林當中,現在吊著……吊著很多人……”

    沈云清喘息著說道。

    “吊著很多多人?跟我們有什么關系!”

    本就在氣頭上的左長老沒好氣的喝到。

    可憐的沈云清,被這么一陣怒吼,心中叫苦不迭。他顯然是被左長老當成了出氣筒!

    這讓沈云清別提是多么委屈了。

    王昊!

    那一群該死的混蛋!

    自從那一群家伙出現,自己似乎就沒有過好日子!

    從升龍峰,到天劍城,再到如今的宗門……

    他沈云清怎么說,當初在東荒之內也是頂尖天驕!身為劍閣劍侍,他走到什么地方不是萬眾矚目!

    可是如今……

    想到來到靈界之后的遭遇,沈云清有哭的沖動!

    被王昊等人對付,被萬人恥笑也就罷了,現在在宗門之內,也被這些長老看著不順眼。

    他容易么他!

    早知道如此,當初就留在劍閣之內了。在東荒,他怎么可能受到如此遭遇!

    眼眶一紅,沈云清的眼淚險些掉落下來。

    強忍著心酸的感覺,沈云清深吸一口氣:“可是……那些人都是這幾日進入到天玄山脈之內,準備對付王昊等人的!現在他們都被剝光了吊在樹林當中……之前泰有錢傳話過來,我便是第一時間趕過去看看,誰知道會發生這般事情!”

    這一刻,沈云清將所有的委屈都往肚子里面咽了下去。

    “什么?”

    隨著沈云清這一番話說出,一瞬間如平地驚雷。

    這一次,不單單是左長老,就算是趙長老和曲巖鶴都徹底不淡定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