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平靜之外的慘烈(第三更)
    回無鋒山的路上,陳沉很受傷。

    他把身邊的人看得比自己都重要,才有了那番舉動。

    這不是重情重義嗎?怎么就成了心胸狹隘了?

    莫非世人就是這么看待他的?

    難道在世人眼中,他就是一個心胸狹隘,錙銖必較之徒?

    “世人愚昧……”

    陳沉輕嘆了一口氣,心中頗為委屈。

    同時對姜初的惋惜也消失無蹤。

    這人連情報工作都做不好,估計也沒什么真本事。

    至于身后的暗衛,倒是著實不錯,基本他下了什么命令,都會無條件完成。

    這些人估計從小就被洗腦了,一個個都成了工具人,沒了自己的情感。

    ……

    “小子?發生了什么事?”

    “念在你稱呼我一聲門主的份上,有什么事快說,我能幫的盡量幫?!?

    傳訊令牌里有周人龍傳遞來的訊息,雖然老周嘴硬,但陳沉看得出來他還是有些擔心自己的。

    “沒事,老周,你忙你的吧,事情已經被我解決了?!?

    想了想,陳沉回復了一句。

    “你特娘的,老子都在來大晉的路上了!”

    “既然來了,別白跑一趟,去無鋒山領點丹藥回去吧,我剛剛發了筆大財,不差錢?!?

    陳沉打趣道,這老周這么關心自己,自己怎么也得回饋一下不是。

    當然,老周現在是自己的手下,嚴格的來說也談不上回饋,畢竟都是壯大自己的力量。

    “那還差不多!”

    周人龍這才算平息了怒火。

    ……

    回到無鋒山,八個師兄師姐基本都在煉丹,只有八師姐例外,此時她正和袁擎天一邊散步,一邊聊天,看兩人臉上的笑容,似乎聊的很投機。

    “春天來了啊……我也有些想惜霜了?!?

    陳沉感嘆了一句,隨后拿出了傳訊令牌表達了一下思念之情。

    沒過多久,夏惜霜那邊就傳來了回復,不過她此時的心情并不美好,甚至可以說十分沉重。

    “陳沉,三天前有兩個小諸侯國徹底覆滅了。

    覆滅兩個小諸侯國的妖皇得到了那所謂的妖神血脈的親自接見,不知得到了什么好處,血脈竟然提高到了八大妖族的水準。

    如今大量的元神境妖皇都盯上了小諸侯國,你千萬小心?!?

    看到這條消息,陳沉臉上的笑容僵住,內心也變得壓抑起來。

    大戰在側,何以家為?兩國的平靜只是暫時的,天知道往后會發生什么事?

    惜霜在那兩個小諸侯國身上用了徹底覆滅這個詞,具體覆滅到了什么程度他不知道。

    但肯定十分慘烈。

    “師兄,你回來了……”

    遠處袁擎天總算看到了陳沉,趕緊撇開了八師姐屁顛屁顛地跑了過來。

    “擎天,我八師姐為人怎么樣?”陳沉擠出一個笑容問道。

    “很善良,很好的一個人?!痹嫣煜乱庾R地回答,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了些許溫柔。

    看到那眼神,陳沉知道,這再也不是一個么得感情的殺手了。

    “擎天,你要把握機會啊?!标惓僚牧伺脑嫣斓募绨?,意味深長。

    看到陳沉的神情,袁擎天哪里不明白什么意思,當即搖了搖頭道:“不不不……師兄,你就別開我的玩笑了,我一個結丹境的小修士,要天賦沒天賦,要背景沒背景,要實力沒實力,當她的隨從都有些不夠格……哪里敢想太多?”

    陳沉頗為詫異,這小子竟然自卑起來了。

    不過說實話,他和袁擎天身份互換一下,也得自卑。

    沉默了片刻,陳沉神情嚴肅:“你是我師弟,單憑這個身份,這世間就沒有你攀不上的人!”

    袁擎天聽此愣了愣神,心中非但沒受到鼓舞,反而愈發自卑。

    因為他和師兄的差距太大了,這輩子都無法追趕上師兄。

    等師兄實力再強一點,或許他連跟隨的資格都沒了。

    想到這里,他下意識地低下了頭,就在這時,他手中突然被塞了一個令牌。

    那令牌通體黑色,上面刻著一個“暗”字。

    沒等他弄清楚這令牌是什么,十二個元嬰巔峰暗衛將他包圍在了中間,那種強大的氣息只是泄露一絲一毫,都讓他心中忍不住發寒。

    這可不是上次那只剩下元嬰還受了傷的烏仙宗宗主,而是十二個正處于巔峰狀態的可怕強者!

    “擎天,這是我新得的手下,名為暗衛,以后他們十二人就交給你管了?!?

    陳沉淡笑道,眼中滿是期許。

    這十二人整天跟個尸體似的,弄得他發慌,還是交給自己信任的人管比較好。

    就比如那姜王,不也是把這暗衛交給姜初管的嗎?

    “師兄……這……都是元嬰巔峰?”

    袁擎天臉上滿是不敢置信,仿佛活在夢里。

    師兄讓他一個小結丹統領十二個元嬰巔峰?這不是在開玩笑吧!

    “他們是什么樣的人你也應該能感受到,我實話告訴你,這暗衛是我從一個仇家手里搶來的,你來管說不定會有一定風險。

    當然,如果你不愿意,我會交給其他我信任的人?!?

    陳沉目光灼灼,坦言說道。

    袁擎天根本沒有絲毫猶豫,便鄭重點頭:“師兄!我當然愿意!這點風險算什么!多謝師兄給我這個機會!”

    陳沉聽此這才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

    與此同時。

    在不知道多遙遠的一片荒野之中,有一落寞身影踽踽獨行。

    這人是靈虛氣宗的準圣子,名為丁義,兩族大戰期間一直在突破,如今剛踏入元神境,進入前線戰場沒多久。

    丁義是先天靈體,年少成名,是在整個人族都赫赫有名的天驕,論成名時間比夏惜霜還要早十多年。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天驕,此時卻一個人出現在這荒野之中。

    這荒野地處齊國邊境,而齊國,正是他的家鄉。

    一個月前,妖族狂獅妖皇踏入齊國疆域,開始瘋狂屠殺人族,不過大半個月的時間,便將齊國數千萬人屠戮殆盡!

    不僅齊國所有的宗門盡數被滅,就連那些凡人都徹底淪為了妖獸的口糧。

    整個齊國幾乎完全淪為了死域,每當深夜,整個齊國大地到處都能聽到冤魂的凄厲哀嚎之聲。

    而他身為靈虛氣宗天驕,家族自然得到了最嚴密的保護。

    三天之前,靈虛氣宗派數名元嬰強者前來接應他的家族。

    然而,到了齊國邊境,卻遭到了駐扎在鄰國的赤狐妖皇的埋伏,陷入了大陣之中。

    隨行的數十萬平民,近萬修士盡數被滅,而他一族,也沒能留下一個活口。

    看著荒野之中那遍地的殘尸,丁義整個人如同行尸走肉,內心已經絕望悲傷到了極點,同時對妖族的怨恨也到了極點。

    他是不顧前線的命令,私自回到故鄉的。

    此時此刻,一切的一切他都顧不著了,腦海中只剩下了一個念頭。

    那就是報仇!

    將屠戮族人的赤狐妖皇碎尸萬段!將毀滅齊國的狂獅妖皇碎尸萬段!

    在這狂暴的殺意之下,荒野之中偶然出現的妖獸根本都沒露頭,就被強大的靈壓碾壓成了肉沫。

    沿著荒野緩緩走了數十里后,他突然停下了腳步。

    因為遠處一個用人頭壘成的京觀映入了他的眼簾。

    那一個個人頭都是他記憶中熟悉的人,有他的父母,也有他的爺爺奶奶叔叔伯伯各房兄弟。

    他出身修真世家,族人實力不弱,然而此刻盡數成了別人炫耀功績的工具。

    如果不是族人長輩們堅決要帶那些平民走,不至于發生這種事。

    可是身為修士,身為強者,保護平民那是應盡的義務。

    如果沒了平民,便沒了修士滋生的土壤,也就沒了未來。

    四周突兀的掀起了一陣妖風,整個荒野驟然變得肅殺起來。

    丁義內心突然變得平靜無比,冷聲道:“出來吧?!?

    他的聲音落下,一道道狂笑之聲從遠處響起,天地間驟然變色。

    足足數千妖族從某個陣法里鉆了出來,而為首的兩妖正是屠戮了齊國以及鄰國衛國幾乎所有人族,如今在整個妖族都炙手可熱的赤狐妖皇和狂獅妖皇。

    手 機 站: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