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三百七十二章 火遍黎仙宗
    兩個時辰之后,楚蕓突然呆愣愣地坐在了那里一動不動,就那么聚精會神地看著手中的“棋”。

    陳沉和黎湘都等的有些不耐煩,就在黎湘準備催促的時候,陳沉突然間意識到了不對。

    “慢著,她好像出了問題?!?

    “問題?什么問題?”黎湘詫異地問道。

    “她似乎是頓悟了?!?

    陳沉喃喃低語,說罷他自己都無語了。

    打個牌竟然能頓悟,這未免也太夸張了,難不成這女人真聯想到天道上去了?

    “頓悟?”

    黎湘聽此眼神變得羨慕無比,但頓悟這種東西她羨慕是羨慕不來的。

    當著陳沉的面,她也做不出打斷楚蕓頓悟的事情來。

    于是她只能仔細地觀看死了手中的“棋”,想看看其中到底有什么玄妙。

    ……

    就這樣,楚蕓靜坐了半天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晨才清醒了過來。

    而陳沉和黎湘也跟著后面靜坐了半天一夜,親眼目睹了楚蕓由煉虛后期踏入了煉虛巔峰。

    陳沉還好,畢竟他也頓悟過。

    可是黎湘那心情就有些復雜了,要知道,她唯一強過楚蕓的便是戰力。

    如今楚蕓踏入煉虛巔峰,就連戰斗力恐怕都超過了她,這么一比,豈不是在所有方面都比她強?

    而她可是宗主的弟子兼義女,這讓她內心有些無法解釋。

    “恭喜道友踏入煉虛巔峰?!?

    耳畔傳來一個聲音,是那個陳沉正在恭喜楚蕓。

    聽到這話她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趕緊也說道:“師妹,恭喜你修為突破?!?

    “還得多虧了道友這套棋!”

    楚蕓興奮說道,感受著自己的修為,她看向陳沉的眼神中滿是感激。

    陳沉呵呵干笑了兩聲,這要是被前世的那些賭鬼知道,恐怕又多找到一個打牌的理由了。

    “別人打牌突破,我打牌怎么就不行?”

    陳沉心中暗想,想著想著,他突然覺得索然無味起來,于是便委婉的下了逐客令。

    “道友既然已經突破成功,那就趕緊回去鞏固一番修為吧,而且兩位道友在我這兒待了一夜,要是被其他人知道,難免會產生誤會?!?

    楚蕓聽此站起了身,告辭了一聲,轉身離去。

    黎湘心有不甘,還想著多下一下這棋,看看自己有沒有機會頓悟,不過在看到陳沉那疲憊的眼神之后只好打消了這個念頭,同樣站起身離去。

    ……

    另外一邊。

    楚蕓回去之后,立刻去見了自己的師父云月真人,并且將自己突破的消息告訴了她。

    云月真人得知自己的徒弟突破,那心情自然極好,當場便賞賜了不少東西給楚蕓。

    要知道,她這輩子恐怕是追不上黎仙了,但她的徒弟卻能超過黎仙的徒弟,這對她也是一種慰藉。

    良久之后。

    云月真人沉聲問道:“那件事做的怎么樣了?”

    楚蕓聞言神情一僵,師父所說的事自然是派人勾引陳沉,給宗主戴綠帽子的事。

    而在昨天之前,她還只是懷疑那陳沉可能知道師父與宗主不和,但經歷了昨天那套棋的某種下法之后,她卻是確定了這件事。

    那陳沉絕對知道宗門里的貓膩,甚至還通過下棋的方法勸告她!

    那下法名為“斗宗主”,三人下棋,其中一人當宗主,另外兩人想辦法贏過宗主。

    這簡直是明晃晃的暗示!她當時就震驚了!

    “怎么?出了什么問題嗎?”云月真人見自己徒弟臉色有些奇怪,眉頭微皺著問道。

    楚蕓趕緊低下了頭,小聲道:“師父,那陳沉防備之心極強,而且很可能看穿了我們的用意,所以我覺得……”

    “你覺得我想的這辦法行不通?”云月真人語氣轉冷。

    楚蕓聽此硬著頭皮將這幾天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云月真人。

    云月真人在聽到什么“斗宗主”之后臉頰抽動了下。

    美色固然動人心,但若是對方知道這色字后面是陷阱,那只要不是只會用下半身思考的蠢物,便基本不可能上當了。

    如此一看,的確是行不通。

    “師父,而且我得知那陳沉之所以來我們黎仙宗是被宗主脅迫的,他本身并不是那種出賣色相,攀附女子的小人?!?

    楚蕓小聲說道。

    云月真人聽得心煩意亂,擺了擺手道:“行不通就算了,此事暫且放著,你先跟我說說那棋,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能讓你頓悟?!?

    提到棋,楚蕓立刻來了興趣,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套靈石做的“棋”。

    這棋是她仿照陳沉那套做的,無論是大小還是上面刻的符號全都一摸一樣,只不過材質好了一大截。

    “師父,這棋是這么下的?!?

    ……

    第二天。

    黎仙宗內便出現了一則傳言,傳聞宗門二師姐楚蕓突然頓悟了,修為一舉踏入了煉虛巔峰。超過了大師姐黎湘。

    而二師姐之所以能頓悟,據說是因為下了一種奇怪的棋的緣故。

    這棋中暗含天道,下這種棋能夠增加自己對天道的理解。

    這傳言越傳越邪乎,等傳到了最后,甚至有人說下這棋能夠直接提升修為。

    但這棋具體是什么樣子什么規則卻無人知曉。

    直到又過了幾天,這棋完整的模樣才流傳了出去。

    而經歷這幾天的發酵,黎仙宗內所有修士都已經對這“天道棋”好奇無比,所以剛一流傳出去,便掀起了一陣下棋熱潮。

    上至一些分神期的高階修士,下至一些剛踏入修真之路,修為不到結丹的修士,全都在琢磨這“天道棋”。

    而為了真真切切的感受人生的大喜大悲,一眾修士每下一局棋,都要拿出大量的賭注。

    ……

    至于陳沉則默默閉關了一個月,這一個月中他不僅鞏固了他那煉虛巔峰的修為,更把煉體修為提升到了元神巔峰,順帶還把秘術練的更加熟練。

    等他出關后,他下意識地用神識查探了一番宗門內的景象。

    結果就看到了讓他震驚無比的一幕。

    宗門內近半的弟子都在打牌,他們用的牌有的是竹片做成的有的是靈石做成的,還有的是木頭做成的。

    雖然材質各不相同,但使用者的神情卻大同小異,全都興奮的臉色潮紅,其中不乏一些宗門內的高層。

    “這是咋回事?”

    陳沉一臉懵逼,有些摸不清頭腦,難道這和他有關?

    想到這里,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按這個勢頭下去,等黎仙出關了,宗門內怕是要出一群賭圣。

    到時候會不會弄死自己這個始作俑者?

    砰!

    沒等他繼續想下去,修煉室的門直接被打開,黎湘風風火火地闖了進來。

    對比一個月前,她的氣質已然大變,渾身上下多了一股痞氣。

    “陳沉,我就知道你出關了,我且問你,你那棋還有沒有其他下法?”

    書客居閱讀網址: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