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我老婆是房姐 > 第206章如今大趨勢的相思苦,團聚難
    這份無奈就是每天晚上都會在我忙碌的時候,接到姜西和江東西的電話,剛開始就只是反復地重復一句話。

    “老公我想你了!”

    “爸爸我想你!”

    我一般周五會買火車票回南京,但是,杭州的交通真的是,紅綠燈賊多,從余杭某里那里到火車站,下班時間需要足足兩個小時,再坐一個多小時的動車,然后再下火車打車回家,剛開始還覺得沒什么,時間長了,我加了一周的班,再這么折騰,我也真的有點筋疲力盡。

    然后,半個月沒回家,老婆來電話,哭哭啼啼地,“老公,我想死你了,你什么時候才能回來呀?”

    閨女抽抽搭搭地,“爸爸,你不要我了嗎?為什么想見你一面那么難呀,嗚……我太想你了,想得心都疼了!”

    我,“……”。

    本來我知道她們生活都挺好的,平時全部精力都用在工作上了,也沒覺得特別想她們,結果他們這么打電話來一哭一鬧,我就有點受不了,突然也想她們想得抓心撓肝的。

    “哎呀!對不起啊閨女,爸爸也想你,但是爸爸得工作啊……”。

    “我知道的,媽媽說了,爸爸要是不工作,就沒有錢給我買好吃的,好穿的,也沒有錢給我報各種補習班了。”

    “對呀,所以,爸爸得認真工作!”

    母女倆搶電話。

    “老公老公,這周五能回來嗎?我給你燉豬腰子湯喝!”

    “嚯!”一聽這名字我就想吐了,平時我都從來不吃豬腰子,我本想說,你自己喝吧,后來想想算了,咱倆也不在一起,誰都不喝為好!

    “還是燉個老鴨湯吧,我想喝了!”我想了想說,一定要打消她熬豬腰子湯的念頭。

    江東西馬上接話,“老鴨湯好,我喜歡喝,豬腰子湯太臭了。”

    “哈哈哈!”我被我閨女那說話的勁兒給逗笑了。

    “江東西你去寫作業吧,我跟你爸說點正事!”姜西在電話那頭催促。

    江東西不服,“我跟我老爸說完了再寫作業不行嗎?我都多久沒看到我老爸了,你怎么那么狠心呀?你是后媽呀?爸爸,你快點回來吧,你老婆天天欺負我。”

    我,“……”。

    “你媽怎么欺負你了?”我憋著笑問。

    “連塊同學給的水果糖都不讓吃!”

    姜西馬上說,“你這兩個月補過三次牙了,全都是蟲牙,你自己心里沒點數?”

    江東西被噎了幾秒,而后不服氣地說,“那蛋糕也不讓吃,巧克力也不讓吃,冰淇淋更不用說了,還是我老爸好!”

    “你不是說你爸給你吃垃圾食品是害你嗎?”

    姜西說話總能說到點上,堵得江東西又一噎。

    緩了一秒,江東西還不服氣,“那你還說我考試成績好了,就獎勵我吃垃圾食品呢?”

    “那你考試好了嗎?全科得95分以上了嗎?”姜西的語氣咄咄逼人了。

    “我……”江東西突然大聲喊,“我會努力的!”

    “那趕緊努力去!”姜西的聲音也大了。

    “哼!我就想吃垃圾食品,我就想吃垃圾食品,垃圾食品最好吃!我都饞死了你也不給我吃,媽媽真是太狠心了。”江東西一邊嘀咕一邊走了。

    “有本事你吃啊!就怕你沒本事!”姜西挑釁。

    江東西隔老遠的喊,“我下一次一定會考95分以上的,我要把整個小賣部的垃圾食品全都買回來!”

    這回姜西沒理她,她大概是還有點憋氣,于是聲音更大地站在遠處喊,并且已經哭了,“爸爸,你快點回來吧,嗚……你老婆天天虐待我……啊……”

    “砰!”的一聲,我聽到房門關上了,同時江東西的聲音也沒有了。

    姜西拿起手機得意地對我說,“嘿嘿,拿拖鞋削她了,世界都安靜了吧!”

    我,“……”。

    “老婆你不會真的虐待江東西了吧?”我委委屈屈地聲音。

    “怎么滴?我自己生的孩子我還不能虐待了?現在給你兩個選擇……”。

    “啥選擇呀?”我條件反射般繃緊了神經,想了想,又覺得不用怕啊,她又沒在我身邊。

    “我跟江東西在一起,只有兩個結果,不是她虐待我,就是我虐待她,你說吧,你是心疼她多還是心疼我多?”

    我眼珠轉了轉,感覺這是一道驚險題,就跟“我和你媽掉河里了,你先救誰”是一樣的不靠譜。

    但是我想,只要我此刻說話向著她,她肯定就會高興唄,就像有些男人對女人說,我媽和你一起掉河里了我一定先救你,女人竟然會相信是一個道理,咳咳!

    “老婆,那還是你虐待江東西吧,你是我親老婆啊!”

    我自以為是地覺得我除了拍了一個好馬屁,我還順便幽默了一把。

    結果她不按牌理出牌,冷冷地說,“你這意思是孩子不是親孩子唄!”

    額!?我哪是那個意思了?

    “那讓她虐待你!孩子確實更重要!”

    “孩子重要媽就不重要了是吧?你是打算在杭州給她找個新媽了?沒長性想換新老婆了?”

    我,“……”人家沒說呀,舊老婆都沒精力伺候了,還提啥新老婆,真恐怖!

    “嘿嘿,老婆,你是不是氣不順,我周五回來啊!你先忍一忍。”

    姜西,“……”。

    “心情有點不好!覺得這樣生活很沒意思,你說咱家一共就三口人,多個喘氣的都沒有,結果你在杭州,半個月不回來,江東西成天上課,白天就我一個人在家。”

    “你以前不老是說我們煩你嗎?現在你多清凈啊,可以安心寫了。”我笑著說。

    她不悅地回我,“我希望的清靜是,我們家能有一個躍層的房子,你和江東西在樓下,我在樓上,那叫清靜,現在這樣叫孤獨,白天連說句話的人都沒有,晚上又得一個人跟江東西廢一籮筐的話,唾液消耗嚴重不均,腦細胞也會失衡!”

    “這么嚴重啊,那這學期一過,立刻研究一下來杭州吧。”這也是我們計劃好的。

    姜西蔫蔫地說,“這不是還得等一學期嗎?心煩!”

    他一說心煩,我就心疼她,我覺得是我沒做好,但是我突然想到一件能令她開心的事,這件事是絕對的,不容置疑地能令她開心。

    “老婆,你有很多事要做啊,除了聯系學校,你還得在杭州買房子啊,你不是喜歡躍層的房子嗎?那你就趕緊研究找啊。”

    “咳!”姜西嘆了口氣說,“我最近偶爾也看了看房產信息,但是吧,我有點擔心你的工作不穩定,萬一你過兩個月又失業了,我們這一趟不是白折騰了嗎?孩子轉學也麻煩。”

    她這樣一說,我還真的不敢跟她保證我一定不會失業,因為真的,盡管有了工作,危機卻依然很大,隨時都還是有失業的可能。

    我沉默了一會兒,想了想說,“老婆,等三個月試用期一過,你就來杭州買房吧,人生在世,就那么回事,我們無法預測未來,但我們應該把當下過好,我也很想很想你們!”

    我聽見姜西抽噎了兩聲說,“好,等你試用期一過,我馬上開始張羅買房、轉學。”

    “嗯!就這么定了!”

    談到買房,為什么中國的二手房交易根本就不可能下降,因為沒有房子落不了戶口,更不能上學,或者說,即便能上學,也只是會分配到很差的打工子弟學校,但凡有點本事的父母,哪會甘心呀,所以,換一個城市,就得不斷地賣房、買房!

    到了周五,我早早的買了火車票,這邊的事情一處理好,立刻就往火車站跑。

    我的同事中有家在深圳的,有家在北京的,有家在上海的,還有家在美國的,家在北京和美國的,就特別羨慕家在南京和上海的,可是,我每一次坐火車往家趕,也覺得很累,何況是他們。

    現在很多行業都是這樣,工作分部不均衡,太多人為了工作而離開家到處跑,而想到這些,我又為我娶了姜西而感到慶幸,如果姜西也是一個上班族,那完了,我們恐怕此后就永遠只能做對周末夫妻了,基本上為了輕松點,可能會兩周一聚,或者一個月一聚……

    那種日子,我覺得對于愛家庭的夫妻來說,一定不會好受!所以,真的慶幸姜西是寫的,我走到哪里她都可以緊緊相依地跟著我,雖然,她還沒賺到什么錢,這些年好像寫了無數的無用功,但我依然會支持她想干的事,誰讓我愛她又感謝她呢!

    好久沒有見到她們,我因為路上堵車每一次都得十一點多快十二點才能到家,而每一次的這一天,也因為是周五,平時九點鐘睡覺的江東西,一定會等到我回來,必須見我一面,跟我擁抱一會兒,再與我黏黏糊糊聊天聊到她睜不開眼了,睡到我懷里為止。

    每當這個時候,我就想,我一定要努力過試用期,好把他們接到我的身邊來。

    等江東西睡覺了,才是我和姜西的二人世界時間,但,兩個人都累得筋疲力盡了,也只能相擁而眠了。

    第二天姜西會早早起床給江東西做飯吃,因為江東西周末要上很多課,上午一節語文,一節英語,下午一節美術,晚上還有一節舞蹈,可以說,這一天江東西馬不停蹄,而周日還有一節數學,周日下午才是江東西休息的時間。

    不想給她學這么多的,可是沒辦法,不學成績會更差!

    這一學期,我們就是在這樣苦苦煎熬中度過的,終于熬過了三個月的試用期,姜西開始一邊聯系買房子的事,一邊聯系杭州的學校。

    江東西已經讀三年級了,很多學校都不接收轉學生了,尤其是跨省轉學有點麻煩,這就需要姜西思考、研究、想辦法。

    原本我們也聊過,住我們家翡翠城的房子,可是,翡翠城沒有什么像樣的學區,姜西經過調研和總結經驗,在根據江東西的學習情況,量身定制學區。

    她說這一次我們不給江東西弄到最好的學區,因為好學區壓力大,以江東西的能力,在好學區老得墊底,這樣不利于建立她的自信心。

    但也不能找個太差的學區,會耽誤了孩子,所以,她最終的方案是放棄住翡翠城,重新在西湖區買。

    她在網上天天看房子,看了大概有一個月的時候,她說她看上了一套一躍二的房子,報價五百一十三萬。

    姜西說這套房子滿足了她所有的需求,第一,不用爬樓梯,姜西太懶。

    第二,兩層正規房子,四個臥室,這樣就可以滿足她有時候想清靜便把我們趕到樓下的需求。

    第三,這個房子的學區屬于全杭州市不錯的學區,但又屬于西湖區比較偏下的學區,因此房價不算太貴,這個房子是一百四十四平米的,我們一家三口住,足夠寬敞了。

    第四,這個房子在小區中間,實屬小區內的樓王地段,夠安靜!

    但這房子也有缺點,這個房子是一個九六年的老小區,老小區跟翡翠城的新小區那種人車分流和豪華精裝比,這兩點又差得遠了。

    如果想住新房,那就學車買車,每天開車送孩子上學,如果不愿學車開車,那就只能住在城里選擇老一些的小區,因為城里的新小區特別少,并且還特別貴,不適合我們這種中產階層。

    最終姜西選定這套老小區的一躍二房子。

    房子選中了姜西先沒有買,而是先聯系對應這個小區的學校相關負責人,果然,不是特別頂尖的學校,談起轉學來容易多了,因為每個年級都會有轉走的學生,而姜西還遇到了好人,學校負責人特別友好、熱情,盡管江東西的成績不怎么好,他也還是很歡迎我們。

    等姜西把一切都聯系好,我們一家三口一起去見那學校負責人的時候,那負責人對我們說,“我看你們素質各方面也都挺高的,感覺你們孩子的成績未來也不會太差,所以我也愿意接收你們,要是素質差的,我也會往外推一推,我招一個學生來,學生成績好不好對我們學校也是有影響的,我也是要負責任的。”

    這話,我們都聽出了幾分實在話,也很理解負責人的苦衷。

    學校談好了,姜西便開始找中介約看房子,因為是五百多萬的房子,又是一樓二樓,這次姜西看了兩遍房子,第一次是陰天看得,第二次是晴天看得,確認采光和漏水的問題都沒有,姜西才約見房東。

    只是,以前跟我xx家和x家合作的時候,中介都沒有出過問題,這一次中介這里出了問題。

    這一次姜西找的是杭州本地的一家大中介,非我xx家和x家!

    頂點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