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后宅里的漫畫家 > 第八十三章 疏而不漏
    宋汀蘭與鄭風平的緋聞剛剛平息,宋夫人便火速為她尋了一門親事,進入了相看議親的流程。

    “誰?趙玄?”周靜容驚訝的連表情管理都顧不上了,眼睛瞪得像銅鈴似的。

    根據傅嬈華給出的方子,醉花陰已經做出了香膏樣品,周靜容邀請宋汀蘭來試用新品,兩個人聊著天,便說到了此事。

    原來,宋夫人為宋汀蘭挑的夫婿人選,正是趙玄。

    宋汀蘭淡定的應了聲:“嗯?!?

    周靜容又問:“那天在巷子里,從鄭風平手中救下你的人,就是趙玄?”

    宋汀蘭再次點頭,淡淡的應了聲,耳尖卻微不可察的泛了紅。

    周靜容微嘆,這也算是緣分吧。

    二人早便因程月杳的關系相識,如今又有了英雄救美這種俗套卻永不過時的橋段作為催化劑,想來也是一段佳緣。

    不過,周靜容對之前宋汀蘭身陷緋聞,趙玄卻不作為的行為還是頗有微詞:“之前你被鄭風平污蔑,他明明知道真相,怎么不出來幫你澄清?”

    宋汀蘭知道好友嫉惡如仇的性子,生怕她誤會趙玄,趕緊替他解釋道:“趙公子外出訪友,回來才知道這事。他還因沒能幫上忙感到十分愧疚,已親自登門向我致歉了?!?

    見宋汀蘭這么積極的維護趙玄,周靜容也不好再說什么。

    宋汀蘭頓了頓,又有些難以啟齒似的,拐彎抹角的問:“我知道,趙公子曾向貴府的林姑娘提過親……”

    看著宋汀蘭支支吾吾的模樣,周靜容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打趣道:“你是想問,他們兩個之間有沒有發生什么吧?你怎么不親自去問你那位趙公子?”

    宋汀蘭被周靜容戳破心思,別扭的生硬著語氣道:“我也不是很想知道,只是隨口問問而已?!?

    周靜容見宋汀蘭口不對心的樣子,怕把人逗急了,便道:“好吧好吧,不逗你了。那件事啊,都是傅云深想要說媒拉纖,無奈我家姑母眼光高,想將表妹高嫁,便拒了這門親事。他們兩個呀,壓根連話都沒說過?!?

    當然,這中間省去了林疏桐為了拒婚還向傅云深表白了,也省去了趙玄在七夕之夜對林疏桐一見傾心的經過。

    這種事情,還是應由當事人親自解釋,不好由她這個旁觀者傳話,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誤會。

    宋汀蘭打聽清楚了這件事,仍是悶悶不樂,向周靜容傾訴心事:“我總覺得趙公子向我提親,是為那日之事感到愧疚。他會不會是覺得,牽累我名聲受損,嫁不出去了,所以要對我負責呀?”

    周靜容問:“你既然心有疑慮,為什么不直接問他呢?”

    宋汀蘭面露猶豫,她也不知道為什么不敢直接問,也許,是怕聽到不想聽的答案吧。

    周靜容知道,這個時代的女子在婚姻之事上的自由度非常低。

    很多女子在出嫁前,不能自主選擇結婚對象;在出嫁后,即便過得不幸福,也會礙于禮法忍耐,不會輕易選擇和離。

    她不想好友將來也面對這種得過且過的生活,便鼓勵道:“婚姻是關乎一生的大事,馬虎不得。首先,你要確認三件事。第一,你是否喜歡他;第二,他是否喜歡你;第三,如果他不喜歡你,是暫時對你沒感覺,還有因為心中另有所屬。這后兩件事,你必須親自向他求證。第一件事,就要問你自己了。蘭娘,你喜歡趙玄嗎?”

    宋汀蘭短暫的思索了一下,便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嗯,他救了我?!?

    周靜容無奈的笑了一下:“如果僅僅是因為他救了你,也許你只是對他感激、感動,但不一定是喜歡?!?

    宋汀蘭搖了搖頭,略顯激動道:“當你處于絕望之際,突然有人出現拯救了你,那種感情是很復雜的,已經不能單單用恩情或感動來形容。我不知道該怎么說,你沒有經歷過,是不會明白的?!?

    “我明白的?!?

    傅嬈華不知何時來到了門外,正好聽到宋汀蘭的話,不由自主便接了一句。

    她想起之前落水,在冰冷刺骨的湖水中也曾是那樣的絕望??删驮谀莻€時候,林衍出現了,他劈開了水面,給她帶來一束生命之光,如同神祇降世。

    那種于絕望之中得到救贖的感覺,確實比對救命之恩的感激之情更為深刻復雜。

    她也有過這樣的經歷,所以她能理解宋汀蘭的心情。

    “嬈娘?!?

    周靜容的聲音喚醒了傅嬈華,她赧然一笑,上前施了一禮:“對不起,二嫂,宋姑娘,打擾你們了?!?

    宋汀蘭回以微笑:“不妨事,二姑娘不必客氣?!?

    傅嬈華將帶來的幾個小瓷罐放在了桌子上,這是根據她的方子做出來的香膏,被周靜容命名為玉華霜系列,不同的款式還分別起了不同的名字,并用了不同顏色的瓷罐盛裝。做出樣品后,便由傅嬈華這個研發者驗收。

    傅嬈華盡職盡責的向周靜容指出這幾罐香膏的不足之處:“桃夭的配比不對,蜜香放多了,沖淡了花露的氣味;竹青的膏質略有粗糙,不夠細膩……”

    宋汀蘭拿起一個粉色的瓷罐,便是被傅嬈華指出問題的桃夭,打開嗅了嗅,贊道:“二姑娘的鼻子真靈驗,僅憑嗅覺就能判斷配比,我真是什么也聞不出來?!?

    傅嬈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呢,二嫂也說我是狗鼻子?!?

    正在喝茶的周靜容嗆了一下,她是因為傅嬈華嗅覺靈敏,能分辨一些極其細微的氣味,便夸贊她比警犬還要厲害,誰知她就記得狗鼻子三個字了。

    宋汀蘭也對周靜容另類的夸贊感到無奈,將這幾罐香膏挨個使用一番,連連贊嘆不已。

    “膏質水潤,馨香別致,比面脂好用太多,一定會很受歡迎的……”

    宋汀蘭一邊說著,一邊拿出帕子擦手,卻不小心帶出了另外一張帕子,落在了地上。

    傅嬈華正好站在二人中間,便俯身幫她撿了起來,卻在拿起帕子的時候微微一怔:“咦,這帕子……”

    周靜容聞言看過來,宋汀蘭解釋道:“哦,這帕子便是被鄭風平糾纏的女子遺落的。我一直帶在身上,原是想著有機會找到她,便還給她。不過現在看來,應是見不到這人了,也沒有必要再找她了?!?

    周靜容看了一眼那帕子,顏色素白,只在邊角繡了一朵小花,樣式常見,繡法也普通,很難以此判斷帕子主人的身份。

    傅嬈華卻將帕子放在鼻翼下端嗅了嗅,眉頭緊蹙。

    周靜容問道:“嬈娘,怎么了?”

    傅嬈華面露迷惑之色,微微猶豫道:“這帕子上熏香的氣味,聞著有些熟悉,好像是……”

    周靜容見她吞吞吐吐,不禁著急的追問道:“好像是什么?”

    傅嬈華也不十分確定,只道:“這帕子上的香氣與周二身上的香氣很像?!?

    “周靜姝?”

    周靜容一喊出這個名字,就仿佛一道閃電劃過,照亮了她腦海中一些被墻堵住的通路,很多事情一下子串聯起來。

    傅嬈華忙道:“許是別人也用同種熏香,倒是不能確定這帕子便是她的?!?

    周靜容已站起了身:“是與不是,去問問鄭風平就知道了?!?

    傅嬈華不明白周靜容的意思,宋汀蘭卻是懂得。周靜容讓傅嬈華先回家,她則在宋汀蘭的陪同下去找鄭風平。

    鄭風平如今可是怕了宋汀蘭,見到她便如老鼠見到貓,轉身就跑。

    周靜容大喊:“哎,你別走啊,我有事要問你!”

    可鄭風平哪里肯聽,轉瞬就跑沒了影,周靜容頓時有一種自作自受的感覺。

    宋汀蘭卻對周靜容更加佩服:“容娘,還是你有辦法,從前他恨不得貼上來,現在居然見到我就跑!”

    周靜容說:“跟無賴是沒有道理可講的,所以對付無賴,只能用無賴的方法。不過,凡事過猶不及啊,唉?!?

    待派人去將鄭風平捉了來,他一臉防備的看著宋汀蘭,緊張的尖利著嗓子喊道:“你要干什么?我可沒招惹你!”

    宋汀蘭懶得理他,周靜容直接問道:“那日與你同在巷中的女子是誰?”

    鄭風平聽周靜容是要問這件事,不是要為難他,便松了口氣,當下竹筒倒豆子般噼里啪啦的將來龍去脈清楚的說了一遍。

    與周靜容料想的無差,鄭風平常年混跡于煙花勾欄之地,沒有別的特長,對女子的脂粉香氣卻是頗有心得。

    所以那日在街上,周靜姝經過他的身邊時,他聞出了她身上的香氣與他之前收到的那封匿名信上的香氣是相同的,便纏住了她。

    起初他只是想訛點錢,得知她是首富之女后,便想著若是能做首富的女婿,豈不快哉?

    恰逢宋汀蘭路過,周靜姝情急之下,為了脫身,便大聲呼救將她引過來,并低聲向鄭風平透露了她的身份。

    宋汀蘭是官家女,身份可不比周靜姝貴重多了,鄭風平想也沒想便順著周靜姝的想法,改去糾·纏宋汀蘭了,周靜姝則趁亂逃跑。

    宋汀蘭從來沒有怪過那個被她解圍,卻扔下她逃跑的女子。她只當是女子膽小,遇到這種事難免慌亂,她可以理解。

    可萬萬沒有想到,她竟是被人有意設計的,這就很讓她氣憤了。

    想來宋夫人也不會想到,自己女兒的名聲差點被毀,竟是拜自己的盟友之女所賜。不知道她知曉真相后,心情會如何。

    周靜容狠狠的捏住了手中的帕子,一顆想要搞事的心蠢蠢欲動。人證物證俱在,她要去打臉周靜姝!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