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有一口神井 > 復蘇 第四十八章 堅韌
    不久后,澤小波超過了耿九仙,與查理曼德兩人并列在第一位,耿九仙緊緊地跟在三人的身后,此時即便曹旺德和澤小波兩人有靈符相助,也舉步艱難。

    龐大的壓力居然有一部分透過了光罩壓在他們的身上,而且他們身上的光罩也在壓力下邊的明暗不定,甚至出現了細密的縫隙。

    這讓曹旺德和澤小波臉色大變,如果靈符失去了作用他們還有靠近仙鶴,那么他們根本承受不了這么強大的壓力。

    “呼!”耿九仙呼出了一口熱氣,身上的衣服已經濕透,他渾身肌肉緊密收縮,使得他看起來有些削瘦,但是背脊依然挺拔如槍。

    渾身的氣血不斷運轉,宛如水銀滾滾流動,縈繞出淡淡的金芒,一條條金絲纏繞正在他的身上,雖然看似是一條條的,但其實只有一條,這一條金絲在他身上蜿蜒流轉,支撐著他的身軀。

    他停在原地一動不動,他走到這里,純粹是依靠強大的肉身之力,丹田和經脈中的靈力還沒有調用,而現在如果只依靠肉身之力恐怕是走不動了。

    “嗡!”

    下一刻,他的身上出現淡淡的金光,使得他渾身金燦燦的,閃亮的靈光纏繞在他的身上,幫助他抵抗巨大的壓力,讓他感覺壓力頓時一松。

    耿九仙抬起腳步,速度開始提升,有種要趕超曹旺德三人的趨勢。

    當他超越了曹旺德三人的時候,他的速度才開始變慢,耿九仙看了一眼曹旺德和澤小波露出雪白的牙齒笑道:“兩位,放棄吧,不然等你們身上的靈符碎裂,你們恐怕就會被壓死的。”

    曹旺德和澤小波陰沉不定,曹旺德冷哼一聲,繼續先前,澤小波看了一眼他的身影,一咬牙,也接著前行。

    當距離仙鶴還有五十米的時候,曹旺德和澤小波兩人的光罩居然發出了咔擦聲,這令兩人大驚失色,還不等他們反映過來,光罩轟然碎裂了。

    “噗呲!”

    “噗呲!”

    兩人同時被壓倒在地上,身體像個死八爪魚一樣,連動彈都不能動彈,大口吐血,血中似乎還夾雜著肺腑渣子。

    澤小波想要爬起來,但是連動彈都不行,似乎只要一掙扎,他的身體就會被擠壓成血泥。

    “嗡!”

    就在這時,曹旺德背后的金色長劍輕輕震動了一下,一股絕世鋒芒從上面透露而出,似乎要斬破籠罩在曹旺德身上的壓力,但是這股鋒芒卻無法沖破三米,被絲絲地壓制住了。

    金色長劍只被曹旺德煉化了一絲,根本無法掌握,不過曹旺德用靈力刺激了它之后,在巨大的壓力之下,靈性居然蘇醒了,要反抗滔天的威亞。

    曹旺德從地上慢慢地爬了起來,被金色的鋒芒籠罩,他朝耿九仙咧嘴一笑,似乎很輕松地踏出了一步。

    不一會兒,曹旺德就超越了查理曼德和耿九仙,在超越的那一刻,他哈哈大笑道:“兩位,你們在后面好好欣賞道爺我的偉岸英姿吧。”

    查理曼德憤怒大叫:“fuck!fuck!fuck!”

    不過曹旺德的速度很快就慢了下來,當距離仙鶴只有二十步的時候,他已經無法立刻抬腳了,懸浮在他頭頂的金色長劍光芒逐漸變得暗淡下來。

    曹旺德體內已經沒有靈力輸入金色長劍中,金色長劍本身蘊含的力量也即將消耗一空。

    “不,我不甘,我不甘。”曹旺德大叫,咬著牙,迅速抬腿,朝前行走,肥胖的身軀似乎都被擠壓的小了一圈,皮膚上滲出淡淡的血漬。

    當曹旺德就距離仙鶴還有五步,他頭頂的金色長劍不斷震動,發出凄慘的哀鳴聲,靈性似乎要受損。

    曹旺德緊緊地要緊牙冠,滿臉的不甘,五步,只剩五步了,可以說是近在咫尺,但是他現在真的走不動了,即便再走一步金色長劍靈性就會受損,同時也再也堅持不住了,得不償失。

    “哎。”他嘆了口氣,居然轉身朝后走去。

    查理曼德見狀,臉上露出嘲諷之色:“死胖子,你不是說很牛嗎,繼續走啊。”

    曹旺德冷笑道:“你別得意,我看你能堅持多久。”

    前進雖然困難,但是后退卻很容易,幾分鐘后,曹旺德已經尋找到適合他自身能承受壓力的地方了,收起光芒已經黯然到極點的金色長劍,盤膝坐了下來,從儲物袋中拿出一枚丹藥服下。

    在場的只有耿九仙與查理曼德還在繼續前行,前行的速度非常慢,十分鐘都不一定能前行一步。

    時間緩緩流逝,耿九仙身上也被巨大的壓力擠壓的出現血漬,汗水與血水夾雜在一起,令他看起來猶如一個血人,查理曼德也差不多,他身上籠罩的血光起伏不定,似乎要時候被消散。

    隨著前行,兩人只見的距離不斷靠近,當他們走到距離仙鶴還有五步的時候,兩人平行的距離也只有一米。

    查理曼德身體被壓彎了脊梁,耿九仙的背部依然挺拔如山。

    耿九仙臉上露出嘲諷之色道:“歪果仁,你不行。”

    “混蛋,你說什么?”查理曼德怒吼道。

    耿九仙冷哼一聲:“還敢囂張,那我就送你一程。”

    “呼風!”

    一股狂風從他的身邊產生,朝查理曼德呼嘯而去,但是狂風剛離身就停了,在這強大的威亞下,根本無法離身。

    “哈哈,哈哈,來啊,你來啊,讓我看看你怎么送本少一程。”查理曼德露出得意的神色。

    耿九仙皺了皺眉,隨即冷聲道:“是嗎?那你可要看好了。”

    說罷,他再次施展呼風,只不過這一次沒有狂風在他身上產生,而是在他的指尖形成了一小股風流,無形的風流不斷旋轉,形成一個細小的龍卷,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沖向了查理曼德。

    無形的龍卷猶如一個鉆頭,在巨大的威亞下,速度變得很緩慢,當距離查理曼德還有十公分的時候,無形龍卷居然在不斷潰散,七公分,五公分,三公分,一公分。

    終于,在碰觸到查理曼德身上的血光后,無形龍卷徹底消散。

    “哈哈,哈哈···噶。”

    “噗呲!”

    查理曼德本來的大小忽然停止,雖然龍卷觸碰到他已經基本上沒有攻擊力了,但是卻打破了他身上血光的微妙平衡,平衡被打破后,他身上的血光猶如火焰迅速被壓力給壓散,巨大的壓力讓他的肺腑瞬間受創,一口血噴了出來,身體跌倒在地上,猶如狗啃屎的模樣。

    “哈哈,哈哈,小血鬼,你再猖狂啊,你再囂張啊,呀,你很餓嗎,連屎都要啃。”曹旺德見狀暢快地大笑道。

    “混蛋,咳咳,噗呲。”查理曼德怒不可及,一口怒血再次噴濺了出來。

    他想要再站起來,但是卻后繼乏力,想要站起來,需要更強大的力量才行。

    耿九仙露出雪白的牙齒笑了笑:“拜拜了朋友。”

    隨即他看向仙鶴,臉上露出慎重之色,距離巨大的仙鶴只有五步,似乎一伸手就要碰到了。

    “四步,只要再前行四步,我就能碰到仙鶴。”耿九仙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咬著牙踏出了一步,這一步踏出后,他的肌膚上瞬間被擠壓出一道口子,鮮血噴濺。

    “啊!”

    耿九仙痛叫一聲,這一刻,所有人都在關注著他,想要看看他到底能不能碰觸到那傳說中的仙鶴。

    “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的。”耿九仙的眸子前所未有的明亮,調動渾身的氣血之力與靈力,再次踏出了一步。

    “噗呲!噗呲!噗呲!”

    這一次,他的身上龜裂三道口子。

    鮮血不要命的朝外流,他的腳下已經出現了一灘血跡。

    “不能再適應了,不然血液要流盡了。”耿九仙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血液在不斷的流失,淡淡的虛弱感在不斷的變大。

    下一瞬,他再次走出一步,距離仙鶴只有兩步,只要再走一步,就可以觸碰到仙鶴了。

    “噗呲!”

    然而這一次,耿九仙卻噴出了一口逆血,血中夾雜著腑臟碎片。

    “我就不信了。”耿九仙怒目圓睜,全力運轉煉體功法,他身上的金絲似乎要徹底活了過來,在他身上游走。

    踏!

    咔擦!

    咔擦!

    咔擦!

    當他走出最后一步后,他的身上響起骨骼斷裂的脆響,兩根肋骨斷裂,腿部骨骼斷裂。

    唰!

    骨骼斷裂的腿再也堅持不住,居然要朝下跪下,但是耿九仙的身體卻忽然前撲,身體朝前方倒立。

    耿九仙在倒下的瞬間,滿是血沫子的嘴中吐出了幾個字:“無人可叫我跪下,即便是單膝。”

    咔擦!咔擦!

    由于他的身體前撲,他的前臂已經能碰到仙鶴了,不過仙鶴站在玉石臺上,好在玉石臺并不高,他的前臂前身,摔在玉石臺上,兩條手臂的骨骼瞬間斷裂,呈不正常的趨勢折疊。

    與此同時,耿九仙的一只手也抓住了仙鶴腿部一根凸出的羽毛。

    眾人見到這一幕,呼吸都不由得沉重起來。

    然而,還沒等耿九仙高興,仙鶴忽然變化了,耿九仙在抓住羽毛的瞬間,就感覺到手中的羽毛沒有任何觸感,果然,羽毛迅速化為了點點靈光消散。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