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秦淮夜上 > 第6章 雨花茶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蘇府晚宴。

    之前碰到的蘇府大少爺蘇廣生偏要挨著蘇冷久坐一起,那張油膩的臉簡直要蹭到蘇冷久衣領上了。蘇冷久可以清楚看到他臉上撲的厚粉,卡著粗大的毛孔格外令人毛骨悚然。金陵的貴公子都這么變態?還是丑人多作怪?名動天下的美男花成瀚不知道會不會也往臉上撲粉,不過他那樣的美人,再怎么打扮都應該是錦上添花!

    蘇冷久極力往旁邊挪,誰知道她挪一步,那頭豬挪三步。

    “妹妹,嘗嘗這燈影肉,絕對是你沒吃過的美味~”那頭豬臉上帶著猥瑣的笑容,拿自己的筷子,夾了一塊要放到蘇冷久碗里。

    千鈞一發之際,蘇冷久起身道,“蘇大人,我身體略有不適,先回房休息了?!?

    “哎喲我這妹妹這么身嬌體弱,快讓哥哥瞧瞧——”蘇廣生的咸豬手要摸上來。

    蘇冷久眼睛一閉,心里道,不如死了算了。

    蘇世全沉聲道,“廣生,不得無禮!”

    那頭豬這才悻悻收回手。對面坐著的蘇家二公子蘇向榮,一臉愉悅,無聲地拍手叫好。

    蘇世全對蘇冷久道,“你一路奔波,想必也累得很,早些休息去吧。老徐,”蘇世全對旁邊站著的管家道,“你安排好了嗎?”

    老徐低眉順眼,彎腰道,“老爺,小姐的一應用具,丫鬟侍衛都安排好了。請老爺放心?!?

    蘇世全對蘇冷久揮揮手,“成,那你便先回去吧?!?

    蘇冷久立刻抱拳道,“多謝?!本痛蟛礁鴰返氖膛吡?。她還能感受到身后那頭豬的視線,于是腳步越來越快,逃跑似的。

    外面夜涼如水。

    蘇世全不愧為當朝權臣,庭院修建得極盡考究奢華。五步一樓,十步一閣,高樓直指夜空。說是廊腰縵回,檐牙高啄,風雅如此,一點也不夸張。蘇冷久跟著侍女一路彎彎繞繞,也沒講話,光是看著園景倒也不覺得無趣。

    到了蘇世全安排的小院,不大但清凈整潔。已經有人在那候著,放好了洗澡水。

    “小姐,請沐浴更衣?!?

    兩個清純可人的女孩聲音甜甜??瓷先ゼs莫和蘇冷久年齡相仿。

    蘇冷久讓她們先退下,脫了衣物,緩緩泡進澡盆。

    緊接著便深深嘆了口氣。

    兩個字,舒適。

    身體像是融化了一般,再無酸痛?;ㄏ闱逖赔?,隨著溫熱的水汽上蒸,思緒漸漸放松下來,腦子里雜七八亂的思緒也理了一遍。

    蘇世全和她說,娘親要她取的東西暫時還不在蘇府,需過些時日才能拿到。于是她便答應蘇世全,暫且在這住下來。蘇世全稱呼娘親為玉兒,兩個字說地很順口,像是念了很多年。關于這個所謂的爹,娘親多年來卻只字未提,卻突然讓她來金陵尋他。一切看上去理所當然,又仿佛疑點重重。蘇世全看她的時候,眼睛是半閉的,漫不經心像是站在橋上遠眺;又或者說是,沒拿正眼看過她。

    蘇冷久能感受到周圍人的情感。這是一種天生的能力,人的喜怒哀樂無論再怎么用表情掩飾,在她面前都是徒然。

    蘇世全對她的怠慢,是裝的。蘇冷久能感受到蘇世全看她時,周身的喜悅,欣慰,以及一種極其強烈的痛苦之情,悲傷,懊惱甚至還有憤懣。

    她不知道蘇世全在想什么。七年來頭一回知道自己有個爹,說實話,多多少少還是有些開心的。

    管他那么多,反正一拿到東西,老子就走了。床頭那本坎著的聊齋,不知道有沒有被娘親收起來。

    沐浴完畢,蘇冷久簡直快樂地飄飄欲仙。果然是上等的玫瑰浴鹽,洗完后臉呼吸都帶著芬芳。

    啊。

    天蠶絲制成的里衣穿上身,和老子的皮膚一樣絲滑。

    啊。

    “小姐,請用茶?!毖诀吖ЧЬ淳吹搅艘恍”?,茶葉形似松針,長直圓渾,清香撲鼻,色澤澄凈。正是蘇冷久最愛的雨花茶!

    啊。喝一口,簡直上頭。

    蘇冷久喝完,立馬給自己倒了第二杯,丫鬟笑道,“小姐,睡前不宜多飲?!绷硪粋€丫鬟匆匆跑進屋說,“小姐,老爺來了!”

    蘇冷久“哦”了一聲,繼續喝茶。

    兩個丫鬟面面相覷,面色為難。

    蘇世全身后跟著兩個隨從,兩手別在身后,站在門口道,“小久?!?

    蘇冷久楞了一下。

    他還沒叫過自己。開口卻這么親熱,讓人很不習慣。

    “何事?”蘇冷久也走到門口,整個人擋在門面前,手里還端著茶杯。

    兩個丫鬟面如土色,與蘇世全的目光相觸,更是惶恐。

    “不請我進去坐坐?”蘇世全倒不生氣,語氣帶著些無奈。

    “請進?!碧K冷久自顧自走到茶桌坐下,又抬頭道,“喝茶嗎?”

    “來一杯吧?!碧K世全跟上來,站在桌子前。

    “站著干嘛?坐?!碧K冷久又取了個茶杯。

    蘇世全答應著坐到對面,看著她將茶壺上下移動三次。

    “誰教你的鳳凰三點頭?”蘇世全裝作不經意問道。

    “不記得了?!碧K冷久說,“好像一直都該是這樣?!?

    “這么說,小久還是歡迎我來了?!?

    “咳咳?!碧K冷久咳嗽一聲,盡力化解尷尬,“快說何事。天色不早,你年紀大了也該早些回去休息了?!?

    “是這樣,”蘇世全笑道,“過幾日,皇宮里的那位要給太子舉辦生辰宴,邀請了王侯世家們的公子小姐,你與廣生和向榮一同去吧?!?

    “我不想去?!碧K冷久拒絕道。

    她都還有兩三天就走了,可不想攪什么渾水。

    “到時候可有不少青年才俊,你莫要后悔?!?

    “我不去我不去?!?

    “安容王花成瀚也會在那?!?

    花成瀚?那個玉樹臨風文武雙全,出宮就被老少粉絲圍堵,年僅弱冠就被封王的安容王?

    “其實我也想去見見世面的?!碧K冷久道。

    “那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碧K世全起身便離開了。

    屋內。

    丫鬟翠濃道,“小姐,恕奴婢無禮,下次還請小姐不要那樣同老爺講話了?!?

    蘇冷久道,“哦?我怎么講話了?”

    翠濃四下看看,小聲說,“小姐才到蘇府,有所不知。老爺脾氣出了名的差,有次,就因為看庫房的偷了一斤米,就足足打了他七十二扳子!”

    “翠濃!”另一個丫鬟金釵打斷她,“你可別胡說??!讓別人聽去了,可就糟了!”

    “這哪有什么別人啊?!贝錆鈹[手,“守門的都在院子外面呢。我看過了?!庇洲D頭對蘇冷久說,“總之,我可是為了小姐好啊,老爺那脾氣,蘇府上上下下都知道,所有人都怕他得很呢?!?

    “欸,對了今天老爺居然笑了?!苯疴O說,“我還沒見過老爺笑,今天也算太陽西邊出來了?!?

    “我也發現了?!贝錆庹f,“我們蘇府還沒有個小姐,今日終于有了,可不是整個蘇府都得寵著?!?

    “就是就是,小姐生得冰肌玉骨的,誰見著都喜歡呢?!?

    蘇冷久看著她們嘰里呱啦,也覺得有趣,不知不覺就有了困意,竟然撐著手臂就在桌上睡著了。迷迷糊糊感覺有人幫她脫了鞋襪,扶她躺到床上,還幫她蓋好了被子。

    久違的溫暖。像是回到了很多年前。

    又想到,不久后便能見著那人了。

    不知道那三王爺是否像傳言中翩翩如玉呢。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