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秦淮夜上 > 第9章 醉酒
    蘇冷久與他四目相對,時間像是靜止了一般。

    她竟然從那雙溫柔的眼眸里看到三千桃花瓣落下,明月照滄海。

    身體鬼使神差地走了過去。

    花成瀚笑得愈發動人,微微露出貝齒,拿起酒壺,溫柔地給蘇冷久倒了一小杯。

    那雙手是冷白色,青筋微微凸起,手指修長潔凈。

    他長發半束,垂落腰間,稍稍散開的長袍散落在席位上,竟也能顯得風流瀟灑。

    說不心動是不可能的。不僅是見色起意,更是這人給她的感覺。

    只要在這個人身邊,周圍的一切都仿佛不復存在。

    然而這種感受仿佛已經歷了千千萬萬遍,熟悉得讓人悵惘。

    下一秒,花成瀚的舉動令眾人目瞪口呆。

    只見他一把攬住蘇冷久的肩膀,將雕花酒杯蠻橫地從她口中灌入。

    蘇冷久還沒回過身來,來不及吞咽的酒水沿著細嫩的脖子往下,流進了衣領。

    正值嚴冬,這一下給蘇冷久來了個透心涼。

    蘇冷久當場想罵人。

    鄭玲玉同一幫子姐妹們笑得格外開心。

    這下眾人才發覺,這安容王今天有些不對勁。安容王雖然平日里姬妾成群,但絕不會在公眾場合對女子做出這樣的行為。

    花成瀚給自己倒了杯酒,仰起雪白的脖頸,喉結微動,一飲而盡。

    “你是哪個樓的?”他問。

    氣氛一下子尷尬到了極致?;ǔ慑瓉硎前阉斍鄻擎郊肆?。

    劉公公連忙走過來,小聲說,“王爺,這是蘇右相家的千金?!?

    花成瀚像是沒聽見一般,繼續給自己倒酒,一杯又一杯往下灌。

    太子花成明也走了過來,“三哥怕是喝醉了。你們幾個,趕緊帶三哥去休息?!?

    王府的侍女們欠了欠身,便去扶喝醉的花成瀚。

    蘇冷久這才發現,花成瀚的雙眼流淌著醉意,眼眶發紅。

    “和我一起走?!被ǔ慑ブK冷久的手,死死不肯放開。

    “步月?!彼恢澜兄l的名字,看著蘇冷久的眼睛。

    “三哥,三哥,給皇弟一個面子,”花成明聽起來像在撒嬌,“咱別鬧了成不?!?

    花成瀚站了起來,連著蘇冷久一起起身。接著只見他將蘇冷久一把橫抱了起來,走了出去。

    宴會廳里一時全是喧嘩躁動。眾人都開始議論紛紛,不知道這安容王吃錯了哪門子藥。

    鄭玲玉氣得快把衣袖咬碎了,暗暗把筷子狠狠戳進坐墊上。蘇冷久就這樣在她面前被她喜歡了三年的人搶走了。

    “好你個蘇冷久,我定會不讓你好過?!彼龕汉莺莸卣f。

    太子回到殿堂中央,舉起酒杯。眾人也安靜下來,劉公公宣布了宴席開始,各式各樣的山珍海味便開始被端了進來。

    宴廳外。

    蘇冷久被花成瀚抱在懷里,海拔一下比平時高了不少,連空氣都清新很多。

    這時一個無恥的想法出現在腦海里。

    不如就趁著他耍酒瘋,在他懷里多呆一會。手上蟒袍觸感絲滑至極,不知若隱若現的胸口,摸起來又是什么感覺?

    誰不愿意醉臥美人懷呢?

    沒想到走了不遠,花成瀚臉色一變,皺起了眉。

    好一個美人蹙眉。蘇冷久心想。

    “你太重了?!彼f。

    蘇冷久滿頭黑線。

    她一下子從花成瀚懷里跳了下來,“失陪了?!?

    “步月?!被ǔ慑暹^蘇冷久的肩膀,一臉認真地看著她,“你當真不記得我了?!?

    “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什么步月。我姓蘇?!碧K冷久甩開花成瀚的手?!暗钕录热灰呀涀砹?,便早些休息?!?

    “你要去哪?”花成瀚拽住蘇冷久的手臂,手上的力道一點都不憐香惜玉。

    “我很忙?!碧K冷久累計的怒氣即將爆炸。

    花成瀚的一秒變臉一點也不比唱戲的差。

    只見他一副惆悵的模樣,眼眸里含著秋水,“步月你不愛我了?!?

    蘇冷久頭上的黑線簡直要掉下來,握緊拳頭,頭也不回地走了。

    什么濁世佳公子!除了副完美的皮囊,就是一個隨便耍酒瘋隨便亂撩隨便認錯人的混蛋!

    蘇冷久也沒再回會場,直接找了翠濃金釵,幾個人坐上馬車,回了蘇府。

    “小姐,小姐,你還好嗎?”金釵擔憂的看著蘇冷久。

    蘇冷久看著窗外,也不回話,臉色像踩了狗屎。

    翠濃一臉嚴肅對金釵說,“你多嘴什么,小姐這樣,一定是因為那個?!?

    “因為什么?”金釵眨著水靈的大眼睛。

    “因為愛情的幻滅?!贝錆鈸u頭晃腦道。

    車廂就這么大。她們倆的悄悄話蘇冷久全部聽到了,臉色愈發難看。

    翠濃又小聲對金釵說,“你不信,我問問看就知道了?!?

    “小姐,可有見到安容王?”翠濃對著窗邊的蘇冷久說。

    “見了不如不見!”蘇冷久道。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