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秦淮夜上 > 第16章 兄長
    蘇冷久沐浴后,來到臥房。

    案幾上一片紅色惹人注目,是蘇世全找金陵的彩衣樓,量身定做的銀霓紅細云錦廣綾合歡婚服。

    蘇冷久對著銅鏡脫下浴袍,將婚服披在身上,襯著雪白肌膚,竟是觸目驚心地好看。

    咚咚。

    門外有人敲門。

    蘇冷久問,“誰?”

    “我是......二哥?!笔翘K向榮的聲音。

    “何事?”

    “我想送你個東西?!?

    “你等會,”蘇冷久穿好衣服,又說,“推門吧?!?

    蘇向榮進來后,輕輕關上門,對蘇冷久微微一笑。

    “我就知道你還沒睡,所以就過來了?!?

    “二哥怎知我還沒睡?現在已經過了午時了?!?

    “因為你有心事?!碧K向榮說。

    蘇冷久坐在小桌前,扣扣桌面,“你先坐吧。要我去煮茶嗎?”

    “不用。我一會就走了?!碧K向榮說。

    “這里是我這些年的積蓄。都給你拿去用?!碧K向榮拿出一個小盒子,打開給蘇冷久看,里面鋪滿了銀票。

    “二哥也是好笑,我在皇宮里會缺錢用?”蘇冷久有些忍俊不禁?!霸僬f了,你把錢都給我了,你用什么?”

    “你擔心我做什么?這些錢是我的心意,你無論如何都要收著?!碧K向榮把盒蓋蓋上,推到蘇冷久手邊。

    蘇冷久聳聳肩,意思收下了。

    “還有,這個非常重要的東西?!碧K向榮又拿出一個絲絨小袋子,打開給蘇冷久看,“紅色的夾縫里是毒藥,綠色的袋子里是解藥。你隨身帶著,防止宮里有人居心叵測?!?

    蘇冷久眼睛有些發酸,沒有說話。

    “怕是不會用在別人身上,我自己倒是可以留著,什么時候撐不下去了,就來個服毒自盡?!?

    “胡說什么?!碧K向榮呵斥道。見她這副模樣,心中也明白七八分。久兒大概是不愿嫁人的。這一切,怕都是父親的意思。

    “我先回去了,明日見?!碧K向榮把東西放在桌上,便走了。

    蘇家人,她只對蘇向榮討厭不起來。蘇世全雖是她的親舅舅,可一開始就在欺騙她,此去皇宮也是他的主意;那個蘇廣生,初次見面就想揩她油,吃喝嫖賭,不學無術,惡心至極。

    唯獨蘇向榮,看著似乎孤高臭屁,卻在當時太子生日宴上過來幫她講話,也是出嫁前夜唯一來看她的。盡管蘇府上下都在說他的壞話,將他講的各種劣跡斑斑,蘇冷久覺得他們全在瞎掰。翠濃金釵兩個丫頭以前也說過,被蘇冷久呵斥過后再也不說了。

    蘇冷久心情稍稍緩了緩,抬頭看著夜空,明月當頭。

    今日是十八。月亮已經開始虧損。

    十五已經過了三天了。她這個月還沒有進食,卻絲毫沒有進食的欲望。明明那日在涼亭內,她被情緒所激,還想撕破蘇世全喉嚨來著。而回來后,進食的欲望居然幾乎消失了!她如果不刻意去想,甚至都沒想起來!所以,發生了什么!

    十五那日,我在哪!

    蘇冷久思索起來。三日前,我應該在桃源村。也就是說,她可能在桃源村,做了什么......

    她會不會對村民們下了手?不對,當日她離開村口的時候,桃源村上下一點異常也沒有。

    突然,蘇冷久想到一個戴黑色斗笠的男人,但在她還沒來得及仔細看的時候,就把她拍暈過去了。

    那個人是誰?為何會出現在那里?

    蘇冷久咬破自己的嘴唇,血腥味蔓延開來。

    味蕾的記憶還在,她記得那人的血,甘甜純凈,像是專門為她配備的頭等美酒,僅僅是氣味便能讓她為之發狂。

    那人武功似乎也十分高強,居然能將進食中的她打暈過去。要知道,蘇冷久一旦化為血魔,力氣極大,一手舉一個壯漢都不成問題,那人應該不是力氣比她大,而是內力極其深厚。

    無論你是誰,下次讓我遇見,定不會再讓你走掉。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