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秦淮夜上 > 第25章 再次進宮
    醉金樓。

    上次來到這里,是在夜晚。燈紅酒綠,醉客滿樓。

    今日再來,卻是門庭空落,關門大吉。

    不僅是醉金樓,秦淮河畔一眼望去,皆是如此。色彩斑斕的房屋再是如何華麗,若是沒有人,依舊是冷冷清清。

    無人問津的秦淮河,仿佛化身鬼市。

    昨日,花醉三千和蘇冷久約好在此等候,蘇冷久便在附近蹲了一夜。她本想找個旅館借宿一宿,卻在旅館大門口看見了自己的畫像,正中央寫著“罪女蘇冷久”。若不是自己名字在上面,蘇冷久本人也認不出來,那畫上丑得像母夜叉的玩意是自己。

    “取得此女人頭者,賞黃金三千?!碑嬒衽赃吪⒌?。

    蘇冷久挑眉,反正就憑著這畫,也沒人能把她認出來。

    有一個小手拉了拉蘇冷久的衣擺。是一三歲小孩。

    “大姐姐,這幅畫上的人,和你好像哦?!毙∧泻④浥吹卣f。

    蘇冷久一頭黑線,立馬捂著臉拔腿就跑。

    到了夜里,秦淮河變得空無一人。蘇冷久坐在橋上吹冷風,就這樣過了一夜。

    天剛亮,蘇冷久就到醉金樓前等。

    等了好久,都沒有人來。

    直到巳時,花成瀚總算出現了。

    一輛蓋著貂裘的銀灰色馬車停在醉金樓門前。一雙修長的手從那扇窗子里伸出來,向蘇冷久的方向招了招。

    蘇冷久走上去,掀起車簾。

    花成瀚烏發高高束起,靠在潔白的毛絨椅背上,與一身黑金蟒袍形成強烈的顏色對比,顯得瘦削。他看著窗外,一言不發。

    蘇冷久徑自上了車,坐到對面。

    車輪又開始咕嚕嚕前進。

    花成瀚繼續一臉專注地看著窗外,側臉線條堪稱完美。

    蘇冷久因此放心大膽地偷看他,卻注意到他的臉色依舊蒼白。特別是襯著黑色衣服,更加顯得那張小臉楚楚可憐。

    “你,沒事吧?!碧K冷久假裝咳嗽,聲音有些不自然。

    花成瀚轉過頭來時,她又瞬間將自己的視線從他身上移開。

    然而,花成瀚終究是沒說話,蘇冷久卻再也不敢朝他的方向看了。

    我干嘛問那種問題,簡直就是豬。

    蘇冷久在心里暗暗后悔。

    到了宮門,守衛們一見馬車,便立刻行禮道“王爺?!?

    守衛頭子吩咐道,“速速放行?!?

    馬車行駛到一處偏殿,便停了下來。

    花成瀚掀開車簾下了車,又看向蘇冷久。

    蘇冷久突然被他這么看著,一時間喪失思考。

    于是蘇冷久也睜大眼睛瞪著他。

    緊接著,她便在花成瀚臉上看見了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下車?!被ǔ慑曇纛H為無奈,放下一直幫她掀著的車簾,走遠了。

    蘇冷久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起身跟上去。

    兩人一前一后走著,全程無話。

    蘇冷久覺得自己奇怪得很,不知道為何就是想要和花成瀚講話,即使看那人的樣子似乎并不想理她。

    “那個,你身體好些了嗎?!碧K冷久問。

    花成瀚沒有回答她。

    “太子被我殺死了,你不恨我?”蘇冷久問。

    花成瀚沒有回答。

    “你是不是對我有想法?!碧K冷久開始胡說八道。

    這下,花成瀚突然回頭,一把掐住蘇冷久的脖子,眼睛里都是一觸即發的危險,“你若是想挑撥我的耐性,就要小心不要被我殺死?!?

    蘇冷久擰著脖子,“你不要解藥了?”

    花成瀚盯了她一會,眼神令蘇冷久這個沒出息的鬼毛骨悚然。

    他又將她放開,繼續往前走,腳步比之前快了很多。

    到了上朝的正殿,兩邊是乳白色階梯,正中央一道大紅階梯的中間雕刻著盤龍?;ǔ慑刂醒肱_階往上走,動作輕快地像在飄。蘇冷久氣喘吁吁在后面追,好不容易跟著跑到頂端。

    花成瀚負手而立,“解藥?!?

    蘇冷久從口袋里掏出一個綠色的小袋子,“給你?!?

    花成瀚接過袋子,朝里面看了一眼,神色很是嫌棄,但還是將解藥吞了下去。

    蘇冷久不知為何,自己的心里也跟著松了一口氣。

    “有些東西,你要自己去看,才會明白?!被ǔ慑珢汉莺莸卣f。

    緊接著,花成瀚便一把攬過她的肩膀,推開殿門。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