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秦淮夜上 > 第48章 黑色面具
    四個人圍坐在桌旁,一言不發。

    雷無風很不習慣這么安靜,剛要張口說話,被柳畫一個警告的眼神嚇得立刻閉上嘴。

    天色愈來愈暗,妖風將茶棚的布旗刮得呼呼作響,天上飛過兩只烏鴉,叫聲突兀。

    一股陰寒之氣襲來。

    “來了?!倍屋p眉道。

    只見不遠處突然出現了一個高大的黑影,映著最后一縷殘留的日光,身后長發盡數散亂在風中,向眾人緩緩走來。

    他手上空無一物,看上去平靜極了,像只是來散步的。

    等他走近了,眾人才發現來者帶著鐵皮面具,身形極其修長,周身都是黑的,唯獨面具下露出的少許皮膚蒼白不似活人。他寬闊的肩部紋絲不動,雙腿勁瘦筆直,有條不紊邁著不大不小的步子,直至站到眾人面前。

    他仰著修長的脖子,用眼底的余光看著段輕眉,高高在上,一言不發。

    段輕眉依舊坐著,玩弄著桌上沾滿灰塵的茶具,說道,“閣下想用什么來換?!?

    黑衣人從袖子里伸出一只枯瘦的手,黑色的指甲長且向下彎曲,指尖蒼白。

    “羅盤?!焙谝氯说?。聲音沙啞似枯井。

    “你究竟是誰!怎么會知道羅盤!”柳畫站了起來,指著黑衣人道。

    然而黑衣人并沒有理她,從頭到尾只看著段輕眉,像是其他人都不存在。

    段輕眉心里很清楚。這個人知道羅盤在她手里。

    “羅盤我可以給你,不過我們要先看到被你綁走的姑娘?!倍屋p眉道。

    黑衣人稍稍歪歪脖子,又有一個人從茶棚屋頂跳了出來,手里抱著一個穿著青色羅裙的女孩,站到黑衣人身后。

    那個女孩正是華芝芝,只不過閉著眼睛,不省人事。

    雷無風跳起來就要過去救人,被黑衣人一襲掌風推出好幾米遠,生生被逼出一口鮮血。

    蕭劍樹皺起眉,暗暗握住了清風劍的劍柄。

    “人還活著?!焙谝氯死^續將那只手平攤在段輕眉眼前,枯瘦的手指一根根向掌心彎去,很不耐煩,“羅盤?!?

    段輕眉將包裹里的羅盤拿了出來。

    柳畫想要阻止她,搖著頭道,“段輕眉!羅盤不可以給他!”

    段輕眉擋住她的手,“一個羅盤重要,還是芝芝的命重要?!?

    柳畫死死咬著嘴唇,沒有再說話。她眼睜睜看著段輕眉將柳家的傳家寶放到黑衣人的手上。

    一拿到羅盤,黑衣人便與他的同伴迅速消失在眾人視線里,留下昏迷在地的華芝芝。

    此人一走,不知是不是錯覺,周圍的空氣仿佛開始回溫。

    “師姐!”雷無風第一個撲上前去,將華芝芝從地上抱了起來。華芝芝除了臉上有些細微的擦傷,身上再也沒有別的傷口。

    “應該是吃了昏迷的藥?!绷嬰p目無光,試探了華芝芝的脈搏后說道。

    “先回客棧?!倍屋p眉對眾人說。

    雷無風抱著華芝芝往前走,因為剛剛黑衣人的一擊,腳步有些踉蹌,似乎很是有心無力。蕭劍樹從后面扶住他,“讓我來背華姑娘?!?

    雷無風連忙點頭同意,將華芝芝輕輕放在蕭劍樹背上,想了想又說,“你可不準對我師姐動什么歪心思?!?

    蕭劍樹沒理他,將人背好后,便自顧自往回走。

    “柳畫,你去哪?”段輕眉對往城門口走的柳畫道。

    柳畫回頭冷笑道,“自然是回龍虎山。

    段輕眉用輕功快步走上前去,“你爹當真沒告訴你,這羅盤我們有兩個?”

    柳畫撇撇嘴,神色有些不自然,歪過頭去道,“是嗎,我沒聽他說?!?

    “羅盤我帶了兩個。你爹庫房里還有一大堆?!倍屋p眉道?!澳惴判?,若真是你家獨一無二的傳家寶,我怎肯能把它就這么給別人?”

    柳畫亮亮拳頭,“回去我就找老頭子算賬。虧他從小打到都和我說,這羅盤是絕無僅有的,要格外珍惜?!?

    “雖然不是絕無僅有,可是也值不少錢,柳前輩那么扣,這么說估計只是不讓你弄壞?!?

    柳畫恨得牙癢癢,“我有時候懷疑,你才是那老頭的親閨女?!?

    “不是親閨女,不過也差不多?!倍屋p眉想了想道。

    “回去了!還愣著干什么!”柳畫搶在段輕眉前面走。

    段輕眉跟了上去,收起了笑容。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

排列五没有开出的号码查询